第2版:视点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以“问”撬动知识宝库的大门
bolan
暑期出游,家长教过孩子“保平安”吗
连小学生都跨入了“苹果时代”?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7月06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以“问”撬动知识宝库的大门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一堂课究竟应该怎么上?
10年前,这个问题的答案非常确定:找“凯洛夫”去!这位前苏联著名教育家提出的“五步教学法”,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教师,因而成为我国教育界倍加推崇的通用模式。
现在,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那么确定了:江苏省洋思中学的“先学后教,当堂训练”教学模式,山东省杜郎口中学的“三三六”教学模式,江苏省溧水县东庐中学以“讲学稿”为载体的“教学合一”教学模式……而邓州城区三小的“问题导学法”从“问”入手,给学生提供了撬开知识宝库之门的“支点”,真正实现了新课改所提出的学生自主学习、自主探究的目标。
从最初的唯一选择——“五步教学法”,到现在的乱花渐欲迷人眼,各种模式层出不穷。尽管这些模式名称不一,但它们的积极意义在于,在历经艰难的教育教学观念挣扎和技术涅槃之后,“学”开始从课堂冻土里苏醒,中国的课堂从“教中心”逐步过渡到“学中心”。

 

□ 本报记者 杨晓谜 孙俭/文图  
邓州,是北宋名臣范仲淹被贬流放之地。2000多年前,儒家先师孔子设杏坛广收门徒,兴教育之盛事,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人,开教育之先河,创华夏文化之渊源。怀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开阔胸襟,范公勤政务实,兴办教育,教化黎民,重视农桑,在邓州花洲书院设春风堂开馆授业,被后人传为美谈。
邓州市城区第三小学(以下简称邓州城区三小),这所与共和国同龄的学校,便与花洲书院毗邻。在先贤厚重文化积淀的滋润下,在近年践行新课改理念的过程中,这所学校逐渐成长为邓州人眼中的优质学校。值得特别关注的是,“问题导学法”在该校的快速成长中功不可没。
为什么问:给课改一个支点
没有采用“问题导学法”模式之前,师资力量薄弱是影响邓州城区三小教育教学质量提升的重大障碍。而新课程改革倡导的三大基本理念则是关注学生发展、强调教师成长、重视以学定教。如何在实际的教学工作中结合新课改理念,走出一条适合学校的路子,成了班子成员一直思考的问题。
“针对班大人多、师资薄弱的实际情况,怀着使不会上课的教师会上课,会上课的教师上好课、上优质课,使学生学会自主学习、自主探究问题的初衷,2010年暑期,我校推出了适合学校教学实际的课堂教学模式——‘问题导学法’。”邓州城区三小校长唐跃杰的介绍开门见山。
“问题导学法”是以问题为核心,以探究为主线,通过自主学习、合作学习,探究完成教学任务的课堂教学模式。据唐跃杰介绍,作为一种课堂教学模式,“问题导学法”被全国各地多所学校采用,各校在实施这一模式时,理念大致相同,具体实施步骤不同。邓州城区三小采用的模式是本土教研员康全召摸索出的“问题导学法”。
康全召是邓州市基础教育教学研究室政治教研员兼教科所所长。从2008年5月开始,他承担了河南省基础教育教研室的一项名为《思想政治课教学过程中学生“悟性”培养技巧研究》的课题。2010年5月,他写出了《以问题为核心、以探究为主线,全方位提高学生的素质和能力》的科研报告,提出了适合政治学科特点的“问题导学法”教学模式并顺利结题,被评为河南省教育科研成果一等奖。
康全召的获奖,让苦于寻求课改出路的唐跃杰看到了方向。2010年暑期,邓州城区三小正式推行“问题导学法”,并邀请康全召作为专家全程引领。
“源于解决课堂教学现状与课堂效益提高需求之间的矛盾的需要,源于消除传统教学理念与新课程教学理念之间巨大反差的需要,源于帮助教师解决由传统教学模式向现代教学模式转变之困的需要,源于帮助教师解决先进教学模式与自己课堂教学实际结合的需要,我提出了‘问题导学法’。”
“物理学家阿基米德有一句名言,叫‘如果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整个地球’。在新课改中,通过何种方法何种途径才能实现“三维”目标呢?‘问题导学法’就是学校课改的一个有效载体或者支点。因为新课程标准强调学生掌握知识的途径是‘自主学习,合作学习,探究学习’,而‘问题导学法’给学生提出了明确的探究目标和方向,等于给学生提供了撬开知识宝库之门的‘撬杠’和‘支点’,有利于学生自主学习、自主探究。”谈起“问题导学法”,康全召兴致盎然。
怎么问:从限制“讲”到放大“问”
教育家陶行知说过:“发明千千万,起点是一问。”
“学啥?咋学?教啥?咋教?”“问题导学法”的最终目的是使学生带着问题走进教室,带着更多的问题走出教室,让学生善于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因此,在运用“问题导学法”时,应遵循心灵释放策略,让学生敢问;应遵循认知冲突策略,让学生想问;应遵循最近发展区策略,让学生能问。
陈芒是邓州城区三小教导处副主任,担任六年级数学课,是康全召眼中将“问题导学法”理念领会并灵活运用得最好的老师之一。
在陈芒看来,要把“问题导学法”用于课堂教学,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破不立”, 由传统教法到“问题导学法”,这是教学思想的一场重大变革。教师必须首先彻底地摒弃原有的已成定势的传统教学思想及模式,尤其是要摒弃原来最拿手的“讲”,否则是不可能真正接受“问题导学法”的。陈芒开始运用“问题导学法”时,也经历了一段“感觉特别别扭”的阶段。
在康全召的解析中,“问题导学法”教学模式下的课堂教学应遵循一个基本的程序,就是“预习思考,自主探究——展示交流,合作探究——共同总结,知识生成——科学训练,巩固提高”。通俗地讲,这种课堂活动要始终围绕问题而进行,由问题开始,以问题结束,整个教学过程可以概括为“提出问题,探究问题,解决问题,生成问题”。
不难看出,“问题”就是“问题导学法”行之有效的核心,“提什么问题”“怎么提问题”便是“问题导学法”的关键所在。
“问题”是什么?“问题”就是教学目标,是知识目标、能力目标及情感、态度、价值观目标。
陈芒和同事们已经认识到:课堂教学由问题开始,以问题结束,具体就是做到:带着问题去看书,让学生自己解决大部分问题;同学之间合作探究,解决大部分疑难问题;师生之间的合作探究,解决极个别的疑难问题。教师的教学不是“讲”,而是“引、导、启、帮”。
“问题的设置要紧扣教学目标,将教学目标转化为问题;问题的提出要恰到好处,要考虑时间、地点、方式;问题应有深度,值得思考,应有可探究性,适合学生和教材……”在邓州城区三小,如何“设置问题”作为一个校内课题,不知被老师们研讨过多少遍。
“问题是否有价值取决于教师专业水平的高低。”认识到这一点,在唐跃杰带领下,邓州城区三小依托由各种规章制度搭建起来的全员校本教研网络体系,历经“更新理念,模式定型”“熟悉流程,全面推进”“扎实教研,优化提升”三个阶段,构建了有序灵动高效的“问题导学法”课堂教学模式。
在“扎实教研,优化提升”阶段,邓州城区三小的三个举措得到了康全召的高度认可。
举措一是抓实二次备课。通过二次备课、教后反思,来总结得失、修改完善,增加教师个性的设计,创设属于教师自己的精彩。
举措二是提高达标验收课的评判标准。参照邓州市教体局名师评选办法,制订了详细的达标验收课实施方案。
举措三是密集教研活动。学校周周开展听评课教研活动,一天两节,随听随评。评课要求做到重实效、少废话,直接点出不足,提出合理的整改意见。
此外,邓州城区三小为助推教师走专业化成长之路搭建了各种平台。
学校要求教师把学习提升当做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存状态,在学习中寻找乐趣、寻找职业幸福感,先后选派30多名教师参加了不同形式的国培学习。
学校还设法拓展了教研渠道,帮教师丰富了教研内容。仅听评课活动就有示范引路课、达标课、公开研讨课、开放日校际联合研讨课、送教下乡课、每周五下午抽签教研课、平时随机推门课、教学大比武赛课、外出学习汇报课、专题研讨课等多种形式。
同时,学校为每位教师制定具体的奋斗目标,以使人人得到提高。现在,邓州城区三小“问题导学法”校本教研形式已向纵深推进,“校际联谊,辐射四周”的教研形式初步显现,教研范围逐步扩大,教研深度逐步加强,教研内涵日益丰富。许多青年教师在课改的历练中脱颖而出,逐渐成长为学校的业务骨干,由一批青年业务骨干担当的“问题导学法”教学模式的国家级课题立项正在筹划中。
问得怎么样:从“要我学”到“我要学”
“说起变脸,大家都会感觉很神奇。近来,我惊奇地发现,我们的课堂也大变脸了——‘问题导学法’让我们在争论与辩解中理解了课文的内容,也让我们发现原来课也可以这么上……我喜欢川剧的变脸,因为它很奇妙,我更喜欢我们的课堂变脸,因为它比川剧变脸更精彩!”这是六(1)班学生李梦瑶的作文《变脸》中的一段话。
“当老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携起手时,许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在民主、平等、和谐的学习氛围中,才能碰撞出创新思维的火花。”丁英莲老师在她的课改笔记《从迷茫到快乐》中这样写道。
“有时上课,我会发现孩子们所搜集的资料比我的还要齐全,这让我既惊喜又有压力。‘问题导学法’真是解放了孩子,难为了老师。”语文教师李春穗打趣道,现在很多孩子家里都有电脑,孩子们自己上网搜索相关资料,学习劲头十足。
以上三段话是邓州城区三小师生对于“问题导学法”推行以来的亲身感受,从中不难看出新的教学方式给课堂带来的种种变化。
“实行‘问题导学法’以来,学生学会了一种思维方法,遇到问题时不是被动等待,而是主动寻找解决的办法,由‘要我学’逐步转向‘我要学’;教师在课堂上也有了更多体现教育智慧和创造性的机会,由‘教’向‘导’转变。但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自身还有许多不足,‘问题导学法’课堂教学模式还未在英语、科学等学科铺开,学习小组建设还不够完善,教师的专业化发展还需要进一步的指导、引领,硬件建设还不够到位……”接受采访时,唐跃杰没有回避学校成长中面临的这些问题。
“作为引领者与见证者,您认为邓州城区三小在运用‘问题导学法’中的亮点和不足各是什么?”记者向康全召提问。
“亮点一是学校全体教师均能齐心协力按照‘问题导学法’的理念在上课,二是重视了二次备课这个环节。也正因为他们执行理念到位,去年6月在邓州小学综合质量检测中已取得全市第一名的好成绩。”
“不足之处可能在于,虽然多数教师对‘问题导学法’理念能够做到活学活用,但有的教师还停留在‘套’的阶段,不会用,需要加强学习。”康全召这样回答。
“武术的最高境界是‘学习技法而又抛弃技法,练习功法而活用功法,练一技而修百艺,功成自然’。教学模式的运用同样也是这样。俗话说‘教学有法,教无定法’。从理论上讲,把课堂教学过程设计为一种模式,本身就是违背教育规律的。但是,我们应该看到,长期以来所养成的‘灌输式教学’如何改变?只有依靠一种模式来修正。但如果不能领会一种模式的精神内涵,而只是机械照搬,那就是‘邯郸学步’。因此,我认为运用教学模式应该是:体会精神实质,结合学科特点,创造性地运用,实现由‘套’到‘用’、由‘有模’到‘无模’的质的飞跃。”康全召最后说。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