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文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儿童玩具电子化让人欢喜让人忧
文化新闻
给儿童剧市场多一些呵护
时装“秀”环保
“藏书有了归宿,我心里很踏实”
“微博问政”:我们能做什么
河南摄影家协会教育摄影分会摄影采风活动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7月13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微博问政”:我们能做什么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魏伯通  
“贵州校车交通事故后,在微博上引起高度关注,但是,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一些现场的记者在发布消息,直播时间进展,答复公众疑问,而当地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却少有发言,如果能在微博上第一时间公开回应,就能极大程度地引导舆论、引导公众。”
在最近出版的《微博问政的30堂课》一书中,全国人大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教授如是看待当前的“微博问政”现象。
他的分析很有代表性,目前很多政府部门和官员对微博的认识之一,就是微博能“为我所用”,积极利用微博,回应舆情,是政府适应新媒体时代的必然趋势。
《微博问政的30堂课》被誉为“微博问政第一书”,其主讲嘉宾主要有四种人,一是微博上比较活跃的官员,如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江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章剑华、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河南省新郑市副市长刘五一等;二是各大名校的传播学者,如北京大学的胡泳、清华大学的周庆安、复旦大学的张涛甫、武汉大学的沈阳等;三是微博上的意见领袖,如中国社科院的于建嵘、著名博主吴祚来、知名网友潘采夫等;四是微博网站的负责人,比如新浪网副总编编辑孟波、腾讯网副总编辑李方、第一财经网原总编辑王长春等。
列举书中这么多名单,有两层含义:一方面,在微博发展的今天,这些主讲嘉宾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微博上的熟悉面孔,对微博问政的认知有着独特的价值;另一方面,他们的观点其实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作为政府如何微博问政,一类是作为公民如何微博问政。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主编在评价该书时说:“微博是这样一个场所:政府在此受到训练,社会亦然,换言之,二者相互训练。正是在这种规训的意义上,微博从政治的层面改变着中国。基于此,可以期待,这个课堂的成果,即微博所负载的现代政治文明特质,比如‘开放’和‘参与’,又如信息的自由流动,将真实地改变中国的政治。”
但是,目前大家的目光多聚焦于“政府”层面,而“公民”层面的“微博问政”则稍显不足。这个问题虽然书中有着不少篇幅的讲述,可是仍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微博问政的30堂课》一书主编高明勇认为:“微博问政,需要直面最基本的问题:谁来问?去问谁?问什么?怎么问?这些问题的回答,将决定微博问政的效果和价值。”
笔者认为,遵照这个逻辑,我们还需要追问一句:微博问政,作为公民,我们能做什么?
因为微博的最大功能就是“开放”与“参与”,而“开放”与“参与”既是对中国文化环境中传统政治模式的反思,又是对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治实践的总结。而这种特点,其最大的影响就是“技术赋权”,比如,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提出:“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在微博时代,新媒体技术无疑推动了公民权利的保障与实现。
因此,微博问政,公民能做的事情很多,而社会的成长速度,取决于每位公民的成长速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