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要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做对民族未来负责的教育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增值服务二:
热议
我们为啥要上大学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7月1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热议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校长陪吃”还须常态化坚守
日前,教育部等15个部门印发《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细则》等5个配套文件,以确保学生“营养餐”计划能有效实施。实施细则规定,学生“营养餐”应以肉蛋奶为主要供餐内容,供餐模式应逐步以学校食堂供餐替代校外供餐,为确保食品安全,学校负责人应陪餐,餐费自理。(6月15日《京华时报》)
必须承认,“校长陪餐”体现了学校负责人在校园食品安全中的关键作用,不失为一个行之有效的好举措。但要想真正发挥作用,还有赖于落到实处的切实执行和持之以恒的常态化坚守。
首先,明确“陪餐”责任。“陪餐”的关键不在“餐”而在“陪”,即负有检查、监管、督导的责任。“陪餐”的过程就是实地调研、思索改进的过程。校长应当注重对饭菜的数量、质量、口感等留意观察,及时发现问题,适时堵塞漏洞。同时,由于饮食安全涉及食品采购、贮存、加工、供应等诸多环节的制作链条,因此,校长的“陪餐”责任不能止于末端的“吃”,而应当延伸到每一个细节,尽可能做到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其次,倾听学生的呼声。学校食品安全的主体是学生,由于成年人和青少年的饮食习惯、营养需求未必相同,因此,校长“陪餐”不能只顾个人的要求与感受,应当从孩子成长的需要出发,设身处地为学生着想,多听听他们的呼声。这就要求陪餐者加强对学生成长规律、健康需要、营养需求等的学习与研究,懂些营养知识和饮食科学。这不仅可以提高自己的品尝、鉴赏能力,也有助于借此对学生进行饮食常识的普及与引导。
再次,加强“陪餐”监管。“陪餐”制度的生命力在于其规范化和常态化。对“校长陪餐”监管的重点主要有三个方面,即陪餐能否坚持不懈,监管是否尽职尽责,餐费是否真正自理。要切实落实食堂财务公开,认真做好陪餐记录,自觉接受学生、家长和学校膳食委员会的监督。
(张玉胜)
爬行教育失掉了人师的尊严
据6月10日《解放日报》报道:日前,某地一所高级中学多名学生因没有参加学校例行的跑步训练,被学校政教处一名老师处罚,要求他们爬行。有学生愿意跑10圈来替代爬行,但遭到拒绝。
中学组织高中学生参加学校例行跑步训练,这种积极的教育举措值得提倡。多名学生没有参加学校例行的跑步训练,是他们的一种违纪行为,对这些学生进行批评或处罚教育是应该的。因为教育需要批评,也需要适当的处罚。但是,该校政教处的一位老师对未参加例行跑步训练的多名学生采取爬行处罚就有失偏颇了。
教育的目的是让学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心悦诚服的改正。对那些确实需要通过惩罚才能达到教育目的学生,老师的处罚手段也应该在尊重学生人格、不伤害学生身心健康的范围之内。对于这些没有参加学校例行跑步的学生来说,通过批评教育完全可以让他们认识到错误。如果为了达到教育更多学生、严肃校纪的目的,采取让他们补跑的处罚方式,既可以达到教育当事学生和更多学生的目的,也可以维护学生的自尊心。但是,老师采取让其爬行的惩罚举措已经超出了学生的心理承受范围,不是有学生宁愿用跑10圈来代替爬行吗?这说明惩罚措施一定程度上已经伤害到他们的自尊心了。
教育者的教育智慧体现在对学生特别是对违纪学生时的教育方法和举措上。对违纪学生的教育方式不仅能体现教育者的教育智慧和艺术,而且还能彰显出作为人师的人格尊严。教育者的威信建立在教育智慧和人格尊严的基础之上。我以为,这种爬行教育在某种程度上不仅使教育效果大打折扣,而且给受教育者的身心造成一定的伤害,更与教育的目的背道而驰。
(张富群)
教育需要静待“花开”
最近我读到一篇名为《教育需要怎样的耐心》的短文,对文中典故蕴涵的育人理念深有感触:一位隐士住在山中,每年春天,台阶上的野草刚探出头便被他清理掉了。一天,隐士出远门,让朋友帮他看守庭院。这位朋友很懒,从不修剪台阶上的野草,任其自由疯长。氤氲着一阵阵的幽香,花形如林地里的那些兰花一样,不同的是花边呈蜡黄色。这位朋友怀疑它也是兰花的一种,便去请教植物专家。专家确认这是兰花的一个稀有品种。这位隐士不无感慨:那株腊兰每年春天都会破土而出,要是自己能耐心地等待它开花,那么几年前就能发现它的价值了。
事实上,学生和那些“破土而出的野草”一样,在心理、生理上都是富于变化的、最不稳定的。老师的看法、态度对于孩子的健康成长极其重要。叶圣陶先生曾指出“教育是农业而不是工业”。教育如农业,也应该是一个“慢活”“细活”,不能奢望在学生的心田里撒几粒种子,淌几滴汗水,就能收获丰硕的果实。孩子是千差万别的,个性、气质、智力结构、心理特点等的不同决定了每个孩子在同一发展阶段各方面的不同。
有的孩子在某方面可能发展得快些,而有的孩子可能属于大器晚成,需要教师耐心去等“花开”。台湾女作家龙应台的一段话或许是一个很好的示范,也给夜行中的我们点亮了一盏烛光:“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是的,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她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用她5岁的手指。孩子,你慢慢来,慢慢来。”这是一种何等美丽的教育场景,这是一种何等耐心的教育艺术。那就请我们的老师耐心等待孩子成长吧,也许你等来的也是珍奇的“腊兰”。
(陶弘标)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