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校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用管理方式转变推动学校发展方式转变
渐行渐远的校长记忆
“众人”协力
做生活在师生中间的校长
校长写给我的三句话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7月1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渐行渐远的校长记忆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胡玉亮  
从小学到大学,教过我的老师算起来至少也有几十位了。至今想起,有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还让我记忆犹新,期间历任的校长其实并不多,却成了渐行渐远的记忆。
小学我是在村里上的,还记得校长是一个中年人,中等身材,平头,经常穿一件中山装。记得曾经给我颁过奖,后来见了我便能叫出我的名字,还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情可以去找他,让人有一种亲近感。20年过去了,他的名字我还清楚地记得。
初中我是在一所联中上的,全校也就几个班。我还清晰记得校长的样子,瘦瘦的,40岁左右。校长不教我们的课,偶尔学校有集体活动时或校园巡视时才能看到他。初二时,因为数学老师请假,教数学出身的校长临时代了我们一段时间的代数。学的什么内容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校长曾在课堂上体罚一个男生;还有一次,校长在校园内惩罚另外一个男生。我们当时就一个字:怕。那时学校办学条件不太好,听说当校长也不容易,为了办学,不断奔走努力。
初中毕业,我考入了市内当时的一所重点中学,全校近30个班。那时候学习压力很大,整日埋头苦读、无暇他顾,只有教课的几位科任老师常被同学们品头论足。还清晰记得校长的名字,听说校长原是教化学的,将近40岁,已经不再教课了。学校师生大型集会的时候,校长致个辞,或者是班级开元旦晚会时,校长等领导也会来寒暄几句。现在,这位校长的名字我还记得,但印象是模糊的。
大学四年,我对校长的印象只是停留在一个名字上。作为一名普通的学生,我与校长没有什么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只记得开学典礼上校长讲过话,校园的宣传栏里有校长等领导的影像,毕业证上有校长的印章。
教育专家型校长李希贵在《学生第二》一书中写道:在英国伦敦的一家小学访问时,发现有位人高马大、年逾半百的校长,他能潇洒地叫出遇到的所有学生的名字。和他交谈时才知道,全校五百多名学生,他不仅全认识,而且“都是他的朋友”。当向他请教其中的诀窍时,他笑着说:“与学生交朋友,校长要为自己创造机会。我虽然没有授课的任务,但我每天都有一个与全校学生固定不变的接触时间。”原来,每天中午向全校学生分发午餐的任务,是由他一个人承担的。虽然按照协议,这是配餐公司分内的事,但校长却把他演变成自己的职责。因为,他要创造属于自己的机会。
回顾我的学校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年级的升高,我与校长的物理距离和心理距离也随着学生的增多、校园的扩大、楼房的增多而越来越远了。
前北大副校长季羡林有一件轶事,既有趣又耐人寻味。一天,他在校园里碰到一名男生背着沉重的行李办理入学手续。这名学生向季羡林求援:“大爷,请帮我看会儿行李,我去办手续!”季老欣然应允。季羡林站在太阳底下恪尽职守等了一个多小时,那个新生终于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对季老说:“谢谢!”过了几天,学校为新入学的学生举行开学典礼。那个男生发现为自己看行李的老人坐在主席台上,原来是副校长。
苏霍姆林斯基说过:“学校必须是一个精神王国,而只有当学校出现了一个‘精神王国’的时候,学校才能称其为学校。”如果学校是个“精神王国”的话,那校长就应该是学校的“精神国王”,校长就应该是一所学校的灵魂。
期待着学校灵魂的回归,期待着“精神王国”的建立,也许我们就回到了教育的原点,回归了教育的本真。
(本版图片:本报资料)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