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道德学习的过程和机制
沐浴着思想的光辉
突围“囚徒困境”
为幸福奠基的趣味教育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7月18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为幸福奠基的趣味教育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康慧娟

    梁启超(1873-1929),被人称为“思想界的骄子”,一直活跃在中国近代思想舞台的中心。在我国教育发展史上,他是首先关注儿童教育的教育家之一。他先后发表了《论幼学》《蒙学报演义报合叙》《中国教育之前途与教育家之自觉》《趣味教育与教育趣味》等文章,对儿童教育有较为全面的研究。认真研读《梁启超选集》中这些论及教育的文章后,我深深为他“趣味教育”的主张所折服。
  
  “趣味教育”的理念,是建立在“趣味主义”的基础上的。梁启超曾明确宣称:“假如有人问我,你信仰的是什么主义?我便答道,我信仰的是趣味主义。有人问道,你的人生观拿什么做根底?我便答道,拿趣味做根底。”
  
  他认为,趣味是“活的源泉”,是“生活的原动力”,丧失趣味,生活便无意义;趣味没了,活动便跟着停止,就好像机器没了燃料,不仅不能运转,长此以往还会生锈。
  
  梁启超提倡“趣味教育”的教育理念。虽然“趣味教育”在近代欧美教育界早已通行,但梁启超在此基础上有所发展,他不仅将趣味当手段,还将趣味当目的。梁启超的这一改动,就将趣味提升到了审美的高度,意义十分重大。
  
  将趣味当手段,是“有所为而为”,总要以另一件事为目的,其结果是目的达到,手段抛弃。而将趣味当目的,却是“无所为而为”,像小孩子游戏一样,没有其他目的,只享受一种超功利目的的情趣、乐趣。
  
  若是拿学问做“敲门砖”,比如学法政用来做当官的手段,学经济用来做发财的手段,就不会有“深入而且持久的趣味”。“所以教育家最要紧教学生知道是为学问而学问,为活动而活动,所有学问,所有活动,都是目的,不是手段,学生能领会这个见解,他的趣味,自然终身不衰了。”
  
  他特别强调:“人生在幼年青年时期,趣味是最浓的,整天乱碰乱进,若不引他到高等趣味的路上,他们便非流入下等趣味不可。”因此,教育要趁儿童趣味正浓而方向未定之时,给其一种可以终生受用的趣味。所以,“教育事业从积极方面说,全在唤起趣味;从消极方面说,要十分注意不可以摧残趣味”。
  
  梁启超在给子女的书信中多次提到趣味的形成,比如他嘱咐思成“分出点光阴多学些常识,尤其是文学或人文科学中之某部,稍微多用点工夫。我怕你因所学太专门之故,把生活也弄成近于单调。太单调的生活容易厌倦,厌倦即为苦恼,乃至堕落之根源”。他建议思庄“专门科学之外,还要选一两样关于自己娱乐的学问,如音乐、文学、美术等”。
  
  当然,关于趣味教育的程度,梁启超也有清醒的认识,“教育儿童纯用趣味引诱,则不能扩张其可能性”,他主张用兴趣引导儿童学习要适度。他以冷水浴为例,因为有外界的强迫刺激,使浴者更加耐寒。对儿童的教育教学也不能只顾儿童的趣味而失之浅薄,应当有适当的难度,才更利于激发儿童的趣味。
  
  这种注重儿童成长与趣味形成结合的教育恰恰是我们当今教育所缺乏的。我们当今教育具有浓厚的功利色彩,儿童教育尤为明显。这种功利教育的特征是重视结果而轻视过程,关注眼前而忽视未来,看重分数而漠视生命。
  
  李泽厚先生对此曾作过深刻的批评:“教育的核心目标是激发学习兴趣,分数只是一个副产品,而且不是最重要的副产品。现在把副产品当作正产品,全用它激励学生,那是伤害学生。”
  
  在功利教育的摧残下,很多孩子的幸福童年、快乐时光被剥夺。梁启超的趣味教育启示我们,应该尊重儿童的兴趣,促进儿童上等趣味的形成,让他们过上幸福的情趣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