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文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爱心书屋里的公益梦想
“少儿不宜”的少儿节目令人心痛
  专家直指中国动漫误区:
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出版 增收3000余词条
集装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7月20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爱心书屋里的公益梦想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陈弘毅/文图

    一个理想主义者,在郑州一处城中村里开了一家公益书院——若木书院。书院从一开始面对成人开放书屋,到现在转为做流动儿童的教育与辅导。来这里的孩子们,父母有摆摊做小生意的,有在饭店做服务员的,有给人洗衣服的,因为生计所迫,很少顾及到孩子。书院负责人叫胡圣年,他说:我只是想让孩子们放学后有个去处。
  
  艰难维持的公益书院胡圣年今年34岁,老家在江苏。在郑州上大学后,就留在了这个城市。因为爱读书,胡圣年摆过书摊,开过书店,但生意不景气,后来就改行卖眼镜。2010年年底,由于眼镜店旁边的河南省财税高等专科学校搬迁,客户主要是学生的胡圣年不得不搬家了。得知城中村庙李的房子比较便宜,他就在庙李租了两间房子,一间用来继续开办他的眼镜店并当卧室,一间用来当存放近千本藏书的图书室和简易厨房。
  
  作为一个爱读书的人,胡圣年知道读书人的难处:买书太贵,书店太少,图书馆太远,而路边小摊卖的多是盗版书,还多是武侠言情类的。他曾在庙李村作过一个调查,发现都市村庄里的人虽有读书的需求,但买书很贵,找书又很难。“我所收藏的书都是正版书,思想内容健康。”胡圣年说,所以,他愿意把这些健康“食粮”免费提供给喜爱读书的人,同时以书为媒,相互之间增进了解,丰富精神世界。经过妻子同意后,他开始免费向大家开放他的书屋。
  
  由于种种原因,2011年年底,胡圣年把书屋搬到郑州市庙李村东一街一间约200平方米的房子里,并改名为“若木书院”。“若木”一词来自屈原《离骚》中的“折若木以拂日兮”,意思是说折若木枝条打扫太阳上的灰尘,寓意追求光明和真理。此后,若木书院不再是单纯免费借书,还会请一些专家教授或有学问的人来讲课,也会就某本书、某部影片或某个社会问题展开讨论。而书院的各类开销,则靠胡圣年夫妇眼镜店的收入及社会各界的帮助来艰难维持。
  
  给流动儿童一个安全有趣的去处2012年6月2日,若木书院举办了第一届流动儿童感恩汇报演出。孩子们自编自演了歌舞、魔术等节目,以此表达对若木书院的感恩。同时,他们收到了来自郑州大学的微光志愿者团队带来的图书、笔记本、美术工具、毛绒娃娃等圆梦礼物。庙李村小学二年级的曹嘉敏得到了中意的抱枕,满脸幸福地说:“太高兴啦,以后我中午和晚上都会抱着它睡觉!”
  
  自书屋开放后,让胡圣年始料未及的是,附近小学生比都市村庄里的成年人来得要多。这些学生年龄集中在3岁~11岁,他们的父母几乎都在郑州打工,因为附近没有玩的地方,这些孩子放学后都聚集在书屋内。
  
  如今,有300多名孩子在这里看书、写作业,为给孩子们辅导,越来越多的志愿者也参与到书屋的活动中来。目前,与该书屋合作的公益社团(包括大学生社团)有30余个、个人志愿者有近千人。每天下午放学后,都会有50多名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来到这里写作业、看书或者下棋,还有很多热心志愿者来这儿免费帮他们辅导功课。这里,俨然成了流动儿童的“第二课堂”。
  
  现在,书屋还专门给孩子们设计了课程表,内容主要包括课业辅导,艺术、科学等文娱课,道德教育、强体健能等实践课。“课程是免费的,孩子们对哪些课程有兴趣,可以直接来上课。”胡圣年表示。
  
  书院现藏书5000多册,立足城中村,整合社会各方面的资源,丰富流动儿童的课余生活,努力改善流动儿童的成长环境,为更多的爱心人士创造一个关怀流动儿童、实践教育公平的公益平台。胡圣年想通过倡导公益精神,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推动城乡教育的公平、公正。
  
  公益的窘境“书院现有4名专职义工,我的底薪是1500元,另外3个人的底薪是1300元。加上房租、水电费、办公费用、组织活动费,一年书院最低费用需要9.48万元。”胡圣年坦言,如果资金充裕的话还会有些生活补助,否则专职人员很可能就“壮志未酬身先死了”。
  
  他们的薪金是由新公民计划项目组提供的。2011年秋,新公民计划项目组和若木书院签订了为期1年的项目合作合同。新公民计划项目是一个专业做流动儿童项目的公益机构,不仅为书院提供经费,而且为书院义工专职提供培训的机会,支持的项目经费是9.4万多元,但是除去税后,还剩8.7万元左右。剩余1万多元自筹,目的是让若木书院以后能够自立。
  
  为了便于管理及节省开支,胡圣年夫妇将眼镜店并入若木书院,若木书院的所有经营收入及支出都要向会员公开,并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若木书院也成了真正的NPO(非营利组织)。然而,搬到书院二楼的眼镜店生意一直不好,胡圣年说,如果将眼镜义卖店开到街道一楼门面,效果一定是另一番景象。
  
  胡圣年在今年6月30日参加河南公益沙龙时建议说,他在北京参观了木兰社区、农民之子这两家民间公益机构后,发现大家遇到的资金瓶颈是一样的。但是北京的公益组织除了接收项目外,还成立了义卖中心,以此弥补资金的不足。因此胡圣年想,与其各种机构间缺少协调、各自为战,不如集中起来义卖,形成规模效应。这样一来可以节省大家的人力成本,不用每个机构都去组织义卖,二来可以解决部分资金问题。
  
  记者了解到,胡圣年夫妇的物质生活长期以来都是较为窘迫的,在书院成立之初他们连吃油都成问题,租房子总是租最便宜的。但他们对物质生活的窘迫不以为意,而是怀着坚韧的信念,将自身对文化和教育的热忱化为生命的全部意义。同为公益活动者的崔晟说:“胡圣年夫妇用自己微弱的力量关怀着这个社会,他们是这个社会‘最可爱的人’。”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