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我当了一回“托儿”
“微”观人生
谁在尘世温暖你
陪母亲喝茶
重返讲坛的信念
理想,在木兰故里扬帆
沟通,架起幸福的桥梁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8月07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当了一回“托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杨娜  
教育学院毕业那一年,我20岁,和同学去了信阳浉河区的一所山村小学支教。校长是全校唯一的老师,并且也是所在村的村长。因为没有老师,他作为村长,不想让村子里的孩子们辍学,所以又兼了校长这个职务。学校一共有18名学生,分别是一、三、四年级段。
我教全校的语文课,我同学教全校的数学课。校长则是后勤管理,偶尔他也回村里处理一些村务之事。我们平时都是在校长家吃饭。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他:“校长,既然您同时又是村长,为什么不动员村里人集资建校?”
“唉,难啊!虽说有500多口人,但是分布较疏散。再加上村民们愈是没有文化,就愈不注重教育,开了好几次村民大会,没有一个人愿意集资。”
“那天我们来的时候看见不少人在破庙前焚香祝祷、顶礼膜拜。这说明村民们迷信观念浓重,我有办法让他们集资建校。”我肯定地说。
第二天,村长特批学校放假一天,让我也去村里参加村民大会。校长指着我说:“各位乡亲,这位是从城里来的大学生,会算卦占卜。她说咱村之所以不能招财进宝,是因为山腰的祖祀庙破了,惹了神灵不高兴。所以,咱们应该集资建一所新的庙宇,让多个神仙都能安心住在里面,这样就可以保佑我们了!”
“那庙早该修了,以前和村长说,他一百个不同意,这下村长终于开窍了。”“有了神灵保佑,这下茶叶可以卖出好价钱了!”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如同炸了锅。
“村长,你说这位新来的老师能算卦,能不能给我算算?”一个头上裹着绿毛巾的村妇问道。
“当然可以了!”我胸有成竹地回答。
“我家上个月丢了一头水牛,还能找着吗?”
“嗯!这个难啊!因为你总不给婆婆饭吃,这是神灵对你的惩罚。”
“真准啊,李家这个婆娘是出了名的母老虎……”下面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该我算了,该我了……”村民蜂拥似的往前挤。
我清了清嗓子说:“算卦的等一会儿,既然大家都同意建庙,我有条规定,在没有建好庙之前任何人不准上山,否则会遭报应。”
村民们空前绝后的积极,就连最困难的五保户王奶奶也把买棺材的2000块钱拿了出来。两个月后,村长通知,庙宇已建好。村民们拥上山顶,只见山顶上屹立着两层教学楼,一面鲜红的红旗迎风飘扬。“李庄小学”四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上当了,上当了!”有好事的村民奔走相互“上当”的消息。很快,村民围在学校门口,把我和村长紧紧包围,怒不可遏,嚷嚷着要讨回自己捐的钱。
“乡亲们,建庙为了造福我们后代。然而庙里的泥菩萨供了祖祖辈辈,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我们集资建校,实际上是建了一所大‘庙’。庙里供着我们的希望。数年后,娃娃们成才,会带给我们很多实惠。隔壁村出了个大学生,看看人家的茶园多喜人,再看看咱们的,为啥?人家有文化、懂技术,咱没有。这就是落后,落后就是要受穷。难道你们还想让子子孙孙也跟着受穷不成?”
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哑口无言,最后悻悻而去。
如今,我早已回到家乡,每当回忆起自己当“托儿”这件事就忍俊不禁。去年村长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我当年教的那一批学生中有5个学生被县里保送到市重点高中上学。我又问起村民们是否还记恨我?
“哈哈,早不恨了,都很感激你、想念你俩呢!那次你表演得可真像啊,若不是我提前知道,也会被唬住的。”
“那还不是多亏了你提前把村里所有人的特点及家里发生的事写到本子上?为了能成功,我可是两个晚上都没有睡好,把村民家里的事背得滚瓜烂熟……”
2008年在全县招教考试过后,经不住老校长反复电话,我又去了一次信阳浉河李庄小学。老校长紧紧握着我的手,旁边站着十几个淳朴的村民。事隔9年,一切好像还是昨天,所有的情景在脑中海市蜃楼般演绎。
(作者单位:尉氏县大桥乡常王小学)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