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视点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增值服务二:
校长要有点教育理想情怀
教育不应该永远追求“第一”
热议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8月1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校长要有点教育理想情怀
——专访教育专家许锡良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作为校长,自己心中要有数。虽然没有条件做到,但是要知道自己的追求是什么、好的东西是什么。办一所学校,自己的办学思想与教育理想是什么,一定得清楚。

 

       □ 本报记者 梁慧  
前不久,在深圳市龙城高级中学举办的广东省挂职校长培训班上,广东省教育学院教育系副教授许锡良针对教育管理工作中的核心人物——校长,进行了一次精彩演讲。近日,本报记者与其进行了专访,再度探讨校长在学校管理工作中具备教育理想的必要性。
办教育不能够过于短见,要有一点理想情怀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什么样的心态最重要?
许锡良:我以为应是一个初学者的心态,因为学校本身就是为了打造一个学习的地方。假如一所学校把学习的内容抽掉了,那么,这所学校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作为教育工作者,特别是校长,时时不要忘了学校存在的核心目的,那就是为了学习。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办教育,作为学校的领军人物——校长,为什么要有一点理想情怀?
许锡良:关于教育,上个世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在70年代与90年代出过两本关于教育的经典文献,一本是《学会生存》,另一本是《教育——财富蕴藏其中》。这两本书都提到了教育的性质:一、学校是为儿童而存在的,而不是儿童为学校而存在,这个主次不要搞颠倒了。二、教育是必要的乌托邦。作为校长,不要把学校办得太庸俗、太过于现实。当然,社会就是一个大熔炉,需要我们去适应。尤其是校长,作为现实的管理者,考虑问题一定要切合实际。一种管理措施的出台,首先要考虑它的可行性与执行力,否则,校长就无法当下去,学校也无法在社会上立足。即使是一名普通教师,如果完全脱离实际,只有乌托邦,恐怕也是不能生存下去的。一个人的生存智慧,一个校长的实践智慧,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教育与社会其他职业不同的是:学校是培养人的地方,并且培养的是未成年人,是在为未来培养人。因此,我们办教育不能够过于短视,要有一点理想情怀。
教育以人为本,钱花在人身上才是合算的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经济条件的限制会不会让一些校长产生落差感?
许锡良:大部分学校所在的地区,无论经济状况、教育氛围还是人才,多是无法与深圳这样的城市相比的。这些校长来到发达地区的城市、学校挂职锻炼、学习,确实容易产生一种巨大的落差感。
深圳的学校校长与我们有一个根本的不同,那就是不差钱。他们办学只考虑教育效果,基本上不用考虑钱够不够的问题。办教育不能没有钱,但是钱也不是唯一的。钱固然重要,但是仅有钱也是办不出一所好学校的。当然,有钱办教育会容易许多,许多问题也可以迎刃而解,但是办教育并不是完全在比拼财力。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面对落差,校长该如何找到出路?
许锡良:教育中有许多事情,有钱可以办好,没有钱或者钱不够多同样可以办好。比如,农村学校没有钱,但是可能有青山绿水,有浓厚的乡土文化,这是钱不能够代替的。再比如,深圳的许多学校虽然不差钱,但他们的校长并不是把教育管理工作定位在经济刺激上。钱虽然有时也可以起到一定的激励作用,但那是维持不了多久的。
一所学校的管理最忌讳的就是把事情都引导到用钱去解决,金钱的刺激是非常有限的。深圳的许多学校更多的时候是靠校长的行为示范、人格魅力、科学管理、感情与事业营造良好的教育氛围和人文气氛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个好校长确实就是一所好学校。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您能举一些例子具体阐述一下吗?
许锡良:陶行知先生一生为中国的教育事业作出的杰出贡献,不是他为中国的教育争取到了多少钱,而是他所留下的宝贵的精神财富。他提出“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这就是教育的真谛。学会这种精神,需要很多钱吗?陶行知当年办学的经费绝对不会比今天一些贫困山区的学校多。贫困山区可能添置不了现代化的教育设备,但是,因地制宜建设一所农村的特色学校还是可以的。这个我相信也不一定要花很多钱。
我去过日本、韩国的一些学校,他们的学校其实都很朴实。有许多学校,既无围墙,也无大门,甚至连大楼都不粉刷,就那样祼露着红色的砖墙,也没有塑胶跑道,就那样祼露着黄沙。是他们没有钱吗?可以说,日本、韩国的学校比深圳有钱多了。但是,他们即使有钱也不乱花,而是要用到点子上。教育以人为本,钱花在人身上才是合算的。因为真正的教育是回归自然的,人所有的智慧都是从自然学来的。中国道家有一句话叫“道法自然”,这与卢梭所说的“出自造物主是好的,一回到人的手中就变坏了”是一致的,因为自然界才是最好的教材。
校园文化建设只是中国特色式的教育产物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作为校长,大家都很关心校园文化建设,一些校长甚至专门邀请专家帮忙建设个性、多彩的校园文化。您对建设校园文化怎么看?
许锡良:校园文化建设是中国特色式的教育产物。其实国外发达国家,比如美国、日本,并不会提出校园文化建设问题。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学生以大自然为学习对象,到广阔的社会中去研究人类文化,校园在他们那里只是一个起点、一个平台而已。学生的视野与活动范围远不止于校园那么一点地方,学生最好的成长环境是在大自然中、在宇宙空间里、在人类社会的活动过程中成长。比如,日本和韩国的中小学每年都有两个月是游学时间。上半年他们最好的季节是5月份,下半年最好的季节是10月份。学习还是到实际的情境中去学才好,因为那样有切身的体验。现在都讲体验性的知识、情感、态度与价值观,有了这些认知才是真知识。要学人类的历史,最好带学生到博物馆和文化遗址去看看;要学习自然科学,最好带学生到实地考察一下。比如,要学习地震,最好到地震带看看;要想了解火山现象,最好亲自到火山口去观察、感受一下。在这个过程中学会观察、实验、测量、记录与分析,这才是真正的学习。
我们在日本的富士山火山口遇到了很多中小学生,他们的学习就是这样以天地为平台的。这样的方法,在那里已经实现了常态,但是,在我国目前还只能是一种理想。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结合我国的教育现状,您认为校园文化的实质是什么?
许锡良:我们的校园文化,实际是被应试教育逼迫无奈的结果。在我们的校园里,围墙高筑大门紧闭,学生终日在校园里待着,面对着四面的围墙,因而围墙自然不能够空着,于是就在围墙上写字雕花,这就形成了让每一堵墙说话的校园文化。我看到的日韩校园,从不见有什么标语、口号,也没有把字大大地写在墙上的。校园是开放的,学生的视野是广阔的,校园里的一切设施都是以人为本的。即使看他们的公开课,也是平时怎样上课公开课也就怎样上,平时可能出现的错误公开课也可能会出现,并不去掩饰。因为公开课的目的不是为了拿奖,而是为了方便研究、提高教学效益。其实,农村学校最有条件打破这种围墙上的校园文化了:自然环境是天然存在的,风土人情也是自然存在的。学习的对象与研究的内容其实有很多,关键是你善不善于开发与利用。
办学思想与教育理想是什么,校长一定得清楚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办好学校的关键在哪儿?
许锡良:贫困山区与发达城市有许多方面是不能比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贫困山区就没办法去办一所好学校。我们不能只盯着城市的经济发达,把一切归因于自己的经济不够发达。深圳作为发达地区,确实有一批能干的教师、校长把学校办得很有内涵,但也不是每所学校都那么优秀。学校常常是在一个好校长的带领下才取得辉煌的。他们也许不差钱,但是,管理方法与管理思想并不是依靠金钱的刺激就能做到的。校长的管理思想与人格魅力以及大家一起营造出来的情意、浓浓的文化氛围,可能更为关键。
即使有的地方要花钱才能够做到,我们眼下没有条件,也不必消极、悲观。作为校长,自己心中要有数。虽然没有条件做到,但是要知道自己的追求是什么、好的东西是什么。办一所学校,自己的办学思想与教育理想是什么,校长一定得清楚。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作为校长,为什么要清楚自己的办学思想与教育理想?
许锡良:因为这是校长前进的目标与动力。比如,校长要多考察一下发达国家与地区的学校,对于贫困山区来说,我们可能做不到,但是,我们考察之后,心中有数了。知道他们好在哪里,回来后,我们有条件做的就做,没有条件做的,也知道自己的差距究竟在哪儿。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因现实条件限制而做不到,但不能够不知道。作为校长,不能够无知无畏,我们可以达不到最终目标,但不能够停滞不前。
校长要有一点使命感,有一点理想情怀。每个人都掌握了一定的教育资源,即使只是一个班主任,也能够在教室里撑起一片蓝天。校长掌握的教育资源就更多,几十位甚至数百位教师,上千甚至几千学生,他们的人生幸福,很大程度是依赖校长才能得以实现的。因此,机会难得,校长要学会珍惜。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