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视点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增值服务二:
校长要有点教育理想情怀
教育不应该永远追求“第一”
热议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8月11日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热议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莫让“谢师宴”成为“厌谢师”
据《广州日报》7月4日报道,深圳市罗湖水库小学有家长近日反映称,小孩今年小学毕业,令他不满的是,学校联合部分家长发起要搞“谢师宴”,每人要交400元,送礼物给老师。不交钱的学生,就会被班主任逐一谈话。
在我的印象中,“谢师宴”一般是高考获得成功的学生与其家长为了表示对老师的感谢特意摆设的宴席。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如今连小学毕业生也开始摆“谢师宴”了。
平心而论,即便是高考成功的学生与其家长,为了感谢老师而大摆宴席也并不值得称道。仅仅是从“吃一顿”的角度看,许多时候,老师也是为了双方的面子而不得不前行。今天,还有多少老师在意“吃一顿”呢?而如果不只是“吃一顿”,那么,这当中就会出现一个可怕的“黑洞”。这个“黑洞”的可怕之处在于盲目攀比,它会让家长付出巨大的经济支出,同时也会助长不良习气的形成。
当然,面对“谢师宴”,我们也不能选择一味封杀。这就需要那些真心感谢老师的家长们心存一个“度”,尤其是经济条件相对来说比较好的家长,在感谢老师时,不要将个人行为转化为集体行为。此次发生在深圳市罗湖水库小学的“谢师宴”事件,据说就是由一名家长发起的。孩子通过“小升初”的考试进入了深圳市外国语学校,因此,该家长希望号召全班学生家长一同感谢校长、老师的栽培。很多家长认为,这样的做法是炫耀多于感谢。
然而,这一做法却得到了班主任的默许甚至是支持,否则,不交钱的学生怎么会被“逐一谈话”。显然,班主任的做法也是为自己谋得一点私利。这样的班主任必然会被学生与家长们“看扁”。身为教师,我们期望自己的学生乃至整个社会都能够尊师重教,不过,不能用这种手段来实现。
(范德洲)
教育不能背离师道
7月7日,《管理周刊》头版《莫让自己的言行出卖了自己的人品》一文中,有校长对家长和学生提出忠告:“千万不要去填报那些垃圾学校!”这句话昭示了学校背离师道而在商道上滑行得越来越远。
如果考试成绩是学校、教师和学生的安身立命之本,那么至少在义务教育阶段内,不少学校还在努力保持着教育自身的尊严,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学生脆弱的自尊。可是,一旦到了非义务教育阶段,之前所有对教育理想的践行、对生命自由成长的向往和追寻,在冷冰冰的分数链条前顷刻间化为泡影。处在分数链条末端的学生不得不进入有些人眼中的“垃圾学校”。这时,无论怎样强调人格品质比知识更重要、诚实坚毅比分数更有价值都于事无补,那些教育最核心的东西在学生升学分流过程中似乎都不重要了。
与我们学校一墙之隔的就是本地一所非常薄弱的普通高中,在竞争日趋白热化的高考中实现崛起很不容易:师生享受不到教学的乐趣,教师的专业发展、学生的升学希望都很渺茫,学校生活成为一种煎熬。我有一位朋友的孩子,在进入这所学校时排名第二,通过后期的努力,很可能进入比较理想的大学,但由于他对学校的认识和对自己的定位出现偏差,看不惯该校个别老师称他们为“垃圾学生”,最终放弃了今年的高考,提前进入了打工者行列。其实,教育有很多事情值得我们去做,但除了考试分数,我们还愿意做什么?
当教育异化为社会分层的工具,就极有可能变办教育为商业经营,优质的教育资源可以进行买卖。只不过要记住,经商亦有道,“你不需要吹灭别人的灯去证明自己的灯更亮”,这是美国一位商人的成功之道,我们从中或许也能悟出教育之道。
(汪跃峰)
高考志愿被篡改拉响管理警报
四川省眉山市万胜高中14名高考考生发现自己的志愿均被修改为“四川三河职业学院”,这些学生的成绩普遍在200分到300分之间,且没有修改志愿填报系统的原始密码。(7月4日《新京报》)
近年来,有关高考志愿被篡改的报道常见诸报端。客观上讲,很大部分是由于考生个人信息保管不善、被人窃取所致。比如,2010年江西赣州、浙江松阳等地出现的因密码被盗导致高考志愿被篡改,事后查明都属此列。所以,很有必要提醒广大家长和考生务必强化个人信息保密意识,不让他人有可乘之机。
除此之外,更让笔者担忧的是背后可能存在的“黑手”。去年7月,在安徽省高职专科志愿填报期间,全椒县二郎口镇三圣中学高三(1)班班主任,利用考生的信任,私自上机代考生填报志愿,借机将30名考生的志愿篡改为“南昌职业学院”,并伪造笔迹代填了志愿确认表。事后查明,这位老师每向职业院校“推荐”一名学生,可从中获利300元。我们或许可以预见和得出这样的判断,在篡改志愿的利益链条中,该老师充其量只是一个末端的“棋子”,他的上面不仅有中介,更有营销策划,仅仅追究他一个人的责任而放过事件的始作俑者,只能是治标不治本,并不能从根本上斩断利益链条。
四川省眉山市的这起高考志愿被篡改事件与安徽省全椒县的经历有很多相似之处。当然,现在就将其定性为恶意篡改可能还有些早,真相还有待相关部门的深入彻查。但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高考志愿被篡改现象,暴露出了在考生志愿填报期间管理上存在的漏洞。既然漏洞已经出来,有关部门就应当针对发现的问题制定更加严密的管理制度,严厉打击篡改考生志愿的违法犯罪行为,保障考生的合法权利不被侵害。
(徐娟)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