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文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77岁金波录下“童谣数据库”
文艺节目,请用欢乐来记录梦想
图片说明
曲艺名家:少儿曲艺作品要说“童话”
献礼十八大 河南优秀剧目北京展演月活动启动
图片说明
“邋遢大王”重出江湖:中国经典动画如何复兴?
文化集锦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8月24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77岁金波录下“童谣数据库”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路艳霞  
     秋风起,天气变,
    一根针,一条线,
    急得俺娘一头汗。
    “娘哎娘,这么忙?”
    我给我儿缝衣裳。
    娘受累,不要紧,
    等儿长大多孝顺。
    77岁的儿童文学作家金波至今还记得小时候妈妈唱的这首童谣。从1957年开始,金波用纸和笔记下了一首首童谣。时隔55年之后,他用心整理和研究的童谣,以十卷本的形式,并被冠名为《中国传统童谣书系》,于近日面世。传统童谣如此大的出版规模,在国内还是首次。

并非见童谣就收


    在《中国传统童谣书系》中,精选了2000首中国传统童谣,全书分为童趣歌、自然歌、逗趣歌、顶真歌、游戏歌、问答歌、绕口令、谜语歌、摇篮歌、故事歌和忆旧歌等11个类别。
    “我们并不是见童谣就收。”金波说,在他手里掌握的童谣有上万首,但最终只有2000首入选。“我们收入的童谣要求贴近儿童生活,并为儿童所理解,易于流传,因此像古代留存至今的占验和政治童谣就没有收入。”此外,比较低俗的童谣,如嘲笑别人生理缺陷的,也没有收入。
金波认为:“这些传统童谣,完全是靠口耳相传得以广泛流布;在流传过程中,又经过一代代人的润色补充,日臻完美。”因此在当今,传统童谣有许多值得借鉴之处。像游戏歌,动作性强,可以愉悦身心,协调身体动作;顶真歌,采取顶真的修辞手法,首尾相连,随韵黏合,生出无限乐趣。
    “传统童谣妙就妙在不训诫,不说教,给孩子一个良好的心态,让他们从小开朗、乐观、不做作,有幽默感。”金波说。

早年研究派上用场


    早在六七年前,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就有了出这套书的想法。“传统童谣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根,我们需要把研究成果固化下来,给孩子们、家长、老师以及儿童文学创作者、研究者提供一个完整的数据库。”
    4年前,金波被白冰说动了,他开始书稿的搜集和编辑。“除了开始整理已保存的资料外,还邀请了山东、河北等地的多位儿童文学作家帮着提供一些新搜集到的传统童谣。许多都是听着当地老人一边唱诵,一边记录下来的。”
    而在编辑过程中,金波早年的研究积累派上了大用场。“我的传统童谣搜集和研究工作,源自母亲的口传心授。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记住了她唱诵的《扯箩箩,拉箩箩》《腊七腊八》《小白鸭,炕边卧》等等。”金波于1991年出版了《中国传统童谣选》,1994年又出版了《十大童谣》,尽管这只是两本童谣加赏析的小册子,但已有了十卷本“童谣书系”的雏形。
    童谣理论的支撑更多来自前人。金波回忆道:“上世纪50年代,我看到过一本《歌谣》周刊(上世纪20年代出版),由周作人执笔的《歌谣·发刊词》曾谈到,汇集歌谣的目的共有两种,一是学术的,一是文艺的。”按照金波的理解,歌谣既是民俗学的一种重要资料,也是文艺作品。前者可为民俗研究所利用,后者可为文学创作所借鉴。

北京童谣幽默感强


    在2000首童谣中,原汁原味的北京童谣无疑是一大亮点。金波认为:“北京童谣内容幽默、快乐,即便是表现贫苦生活的,也是充满了达观、快乐的心态。”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叫奶奶,奶不来,叽里咕噜滚下来。”金波说,这首流传至今的北京童谣,最早流行于清乾隆至光绪年间,至今存世的不同版本有20个左右。“当时北京人称童谣为‘小孩语’,在北京的街头巷尾常常可以听见老人为孩子唱诵,而这首《小老鼠,上灯台》可能是流传最为久远的一首。”金波认为,虽然这是一首短小的童谣,但有人物、有事件、有曲折,能给小娃娃带来惊险、惊奇和惊喜,非常幽默、有趣。
    “火车一拉鼻儿,粥厂就开门儿。小孩给一点儿,老太太给粥皮儿,搽胭脂抹粉的给一盆儿。”这首《北京粥厂》,完全呈现的是平民幽默、乐观的一面,还带点儿调侃的语调。
北京童谣还通过朗朗上口的语言、富有节奏的表达,折射出北京城的变迁。像《罗锅子桥》《平则门,拉大弓》《白塔寺》都可以为了解北京的民俗生活和历史地理演变提供参考。
    金波经过研究发现,不少流传至今的北京童谣有着久远的历史。早在清代,“百本堂”“别梦堂”抄本《北京儿歌》就收入童谣74首,其中今天还在传唱的《小白菜儿地里黄》《小老鼠,上灯台》《拉大锯,扯大锯》《吃豆豆,长肉肉》等都在其中。“在北方以北京为中心的地区,不但流传的童谣很丰富,搜集整理和研究工作开展得也早。”金波说。

当代童谣缺童趣重教化


 

    在小学低年级课本中,目前收入有二十四节气歌、十二生肖歌等当代童谣,但金波认为这还远远不够。“目前已收入的童谣更多注重知识性,注重教化功能,而缺乏趣味性,更缺少童趣。”金波笑着说,实际上,孩子们更需要的是既有知识,又有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的童谣。
    金波坦言:“童谣的创作比一般诗歌写作的要求还高。除了文学性、艺术性和趣味性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元素,就是音乐性,这就要讲究形式。”他认为,传统童谣为了便于口耳相传,创造了许多形式,押韵、节奏不必多说了,还创作了许多格律形式,这都值得研究和借鉴。
    “对父母来说,要特别注重孩子的母语学习,培养孩子热爱母语的感情,而刚学习语言的时候,童谣无疑是最好的教材。”金波因此特别希望人们不要忘记老祖宗留下来的童谣,他还希望更多的人参与到童谣的研究和发掘中,让更多优美、有趣、可爱的童谣存世。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