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创见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对教育“应然”状态的思考与辨别
童真迷失的“小大人”
不起风,就划桨
有效校本教研的“六个一”
有效校本教研的“六个一”
做“用另眼看教学”的教师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8月29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对教育“应然”状态的思考与辨别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冷学宝  
    8月22日《教育时报》《创见》版刊发了张道明老师《真实是教育写作的生命》一文,张老师对拙作《教育写作应注意什么》一文所论述的内容作了必要的补充。对于张老师的观点,笔者非常赞同:“闭门造车”无法写出令人满意的文章,真实是教育写作的生命;只有以真实生活为基础,才能写出有生命力的教育篇章来。
    拙作《教育写作应注意什么》是笔者写作近万言的《教育写作的基本内容》之后,意犹未尽而写下的一些较为零散的文字。虽然零散,但笔者又认为这些问题对于初学写作的教师来说,比起那些系统的理论指导要更实用,于是就把它们归并在一起,想给有志写作的同行一些“技法”上的提醒。殊为幸运的是,张道明老师凭借一个写作人的敏锐“嗅觉”发现了拙作的“疏漏”,并进行了必要的补充。相信广大读者阅读了张老师的文章之后,定会收获更多的启示。
    为了让许多和笔者一样身处一线的教师对教育写作有更全面的了解和更深入的理解,笔者拟从另一个角度再谈一谈教育写作问题,以便对拙作所述和张老师所论再行“补充”,并期望进一步拓宽教师的写作思路,让更多的教师在找到更为宽广的写作“路径”时,生成必要的写作自信,以助推自己在写作之路上走得更远。
    如果说真实的教育生活能够为我们的教育写作提供丰富的素材,那么,对理想的瞩望和对教育的憧憬,可以促使我们仰望教育的辽阔星空,催动我们发现教育世界的美丽,顿悟教育人生的意义,并在对自身职责的思考中完善自我,超越自我。从这一层面上来说,教育写作崇真尚实,但我们也不应该受到人为的局限,认为教育写作只能写那些“已然”的东西,甚至将自己的思维限定在复述案例、描述场景的区域内,以致看不到教育写作更为广阔的天空。对于一个矢志写作的教师来说,我们还应该在真实的教育生活和教学实践之外,撷取一些有挑战性的问题,并循着问题的脉络,完成对教育“应然”状态的思考与辨别。
    首先,我们要敢于挑战权威,以深化阅读批判。许多教师慨叹,写作素材早已被前人使用过,我们再也找不到可写的内容,即使能够找到写作的素材,也很难写出新意了。这种对前人、前文的过分膜拜,导致许多教师生出了侏儒心态,以致拿起笔时战战兢兢,甚至在畏难情绪中磨灭了教育写作之梦。
    其实,教育生活中有很多似是而非的东西值得我们去追问、去思考、去探索,以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比如,一度甚嚣尘上的“末位淘汰”说法,在当下依然备受推崇的“高效课堂”理念,在我们周围不断涌现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教学模式,它们已经、正在、还要影响我们的教育行为。对这些现象进行理性的剖析和辩证的思考,质疑它们的貌似有理、实则无益,再将其从“权威”的祭坛上拉下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既可以丰富自己的教育智慧,也可以找到更多的写作素材。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阅读不仅可以丰富教师的知识储备,扩大教师的观照视野,更可以变革我们的思维方式,让我们从社会的、人文的视角来看待教育,对待人生。因此,我们不光要在阅读前人智慧的过程中丰沛自己教育人生的底蕴,更要有在实践中进行批判的勇气;既要能积极吸纳前行者的精神营养,也要能清晰洞察前人所论的局限。毕竟,批判意味着学习和尊重,其目的也是为了更好地吸纳和鉴用。要知道,我们所处的教育环境和前人相比有较大悬差,和他人的也不尽相同,我们面对的学生更是独立的“这一个”,如果一味地照搬、拿来,而不能根据学生的需要有所取舍,我们只会成为他人思想的传声筒,只能做教条式的教育。而在批判式继承的过程中,不光可以拓宽写作的疆域,更能拓展我们的思维。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挑战权威不是为了孤傲地标新立异,更不是进行盲目的全盘否定,而是为了探寻真正的教育原理,拂沙见金。因此,在深化阅读批判时,不能实施无原则的攻讦。
其次,我们要善于挑战自我,以达成理论建构。很多教师以为自己能力有限,写不出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来,思维的定势也使得他们认定自己只能写一些记录教育生活的文字。这种情况的出现自然与我们过分强加的“写实”理念有关。其实,在写作领域,一个教师的心有多高,他所获得的成就就会有多大。
    有人认为,生活的内容有多宽泛,教育写作的疆域就有多宽广。而笔者以为,教育写作的范围不应该被限定在生活的范围内,它应该超越生活的边界,经由直观、具体趋向深刻、抽象,由感性描摹升至理性认知,以促使教师向智慧人生的高处进发。这就是说,我们不能仅仅将目光锁定在生活这一可见的范围之内,以致将无边界的教育写作狭隘为对生活场景的纯粹记录,顶多再寻觅一些名家名言加以支撑或予以拔高,而应该有挑战自我的勇气,在实践的基础上完成让自己“始料未及”的教育写作。
    挑战自我的教育写作不光要追求写作范围的扩大,还应该寻求见解的深刻,透过实践引发的思考达成对理论的寻觅与建构。要做到这一点固然不容易,但创建属于自己的理论并非不可能。毕竟,理论来源于实践,而我们一线教师在实践基础上的思考有可能发展为理论的一部分或者成为理论的雏形。
    几年前,笔者从未涉足过理论方面的研究,甚至对理论研究有着本能的畏惧。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参与了《县域理想教育》的课题研究,并写出了《教育理想与理想教育》一文。这篇文章虽然不具备广泛的影响力,但它的问世也让我认识到,一个普通教师完成教育理论的写作并不是难于上青天。去年,笔者申报了县级课题《课堂教学中两个主体的有效衔接研究》,并围绕如何借助教师的“教”促进学生的“学”,最终达成两个主体的有效衔接,进行了富有针对性的探索。在研究的基础上,笔者写成了逾万言的《试论两个主体的有效衔接》,并投寄给《江苏教育研究·理论版》,之后得以刊发。
    教育理论的写作不是理论家的专利。即使是知名的理论家,他们也有闯入理论领域的“第一次”尝试。写作无禁区,成功总在挑战后。而挑战,能够赋予我们教育写作持久的动力支持。从促进教师专业发展这一角度来说,我们也没有必要在自己面前想象出一座高山来,挡住自己的去路。要知道,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这才是所有写作永不移易的“终南捷径”。毕竟,从心底自然流出的文字,不管是质朴还是华美,都是富有诗意的。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