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图片说明
杜威:不能绕过的高峰
走近杜威 从做中学
朝向明日之学校
循经验之路,解教育真义
教育即生活 学校即社会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8月29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杜威:不能绕过的高峰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汪霖  
    提起杜威与中国教育的渊源,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是他的弟子胡适、陶行知、蒋梦麟等一大批思想家、教育家,以及他们在中国本土对杜威思想的传播、实践和发展。谈论中国近代教育,无法绕过杜威,特别是他本人在“五四”运动前夜,亲赴中国,展开了两年零两个月的游历、讲学,进行了百余场讲演,行迹遍14个省市,其思想和言论广为传播,在中国思想界和教育界掀起了一轮“杜威热”。读完张宝贵教授编著的《杜威与中国》,才发现杜威与中国的那段美丽邂 逅,对中国的教育来说,是一次多么难得的变革机遇。
    杜威来华时,是作为一个教育家饮誉世界的。尽管为呼应新文化运动的发展,杜威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了批判,并提出了思想改造的蓝图,但教育方面的内容始终是他讲演的主要组成部分。在中国,虽然“有教无类”的思想萌芽了两千多年,但真正实现平民教育和普及教育,还是近百年来才逐步完成的事业。杜威在一系列演讲中,切中中国传统教育的关键,阐释了民主与专制、平民教育与阶级教育的根本区别,明确了平民教育的理论前提:一是“发展个性的知能”,二是“养成共业的习惯”。对千篇一律、死背书本、盲从老师的填鸭式教育,杜威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反对教学的惰性与强制,提倡个性的自由发展。同时,他也强调了展开合作、共同学习和管理的重要性。杜威在90年前反对的,我们今天仍然在反对,他所提倡的,依然是我们今天努力的方向。这让我们见证了思想的生命和力量,同时,也看到了改革的艰难。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教育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在与西方教育思潮的深层次交流碰撞中,我们发现,种种落后的教育观念和行为依然根深蒂固地存在着。正如杜威在论述进步教育运动的成就时所说的:“关于这方面的成就现在还是很有限的,主要是气氛上的改变,还没有真正地深入和渗透到教育制度的基础里去。”
    我们现在如果总结如火如荼的十年新课改所取得的成就,恐怕也“主要是气氛上的改变”,大多停留在观念层面,一些人很快接受了某些移植来的教育思想,以至于我们不止一次地听到领导专家这样的讲话:“我们不缺理念,在理念上我们不比谁落后。”这一点,杜威是十分清醒的,他在中国游历中的所见所闻,一直在帮助他形成更加适应中国的教育改造设想,他不脱离中国的现实环境谈教育,是中西融合的典范,从中我们或许可以找寻到学习他人经验的合理路径。反观现实,也许我们的教育理念确实已经很先进,但缺少的我想可能就是杜威的那份“从做中学”的实验精神。
    杜威的中国之行,是杜威与中国相互影响的过程。作为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在上个世纪中的学术讨论中始终处于中心地位,尽管他谦虚地认为自己的观点从来没有真正渗入美国教育制度的课堂实际中,但他所推行的民主教育、实业教育,对中国的文化普及及社会的改造都有着不可低估的巨大意义。正如美国教育学者罗思所说:“未来的思想必定会超过杜威……但很难想象,它在前进中怎么能够绕过杜威。”杜威离开后,中国大地上掀起了教育改造风潮,包括陶行知在内的他的弟子们通过教育实验建立了中国现代教育的基本框架。可以说,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上,你可能很难全面理解杜威,但他已然是一座不能绕过的高峰。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