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聚焦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增值服务一:
图片说明
区域教育发展转型的压力与机遇
自觉:教育本体价值提升的基础
热议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9月0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区域教育发展转型的压力与机遇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吴松超/文图  
    每年还不到三四月起的“升学季”,很多家长就开始为孩子的“幼升小”“小升初”而拼了——拼关系、拼财力、拼精力,目标就是“择校”——让孩子能上让自己感到放心、满意的学校。
    家长为孩子“择校”,那些“牛校”更要“择生”。“免试就近入学”的原则被逐渐模糊,教育部虽然三令五申,不准通过组织考试选拔学生,但这项禁令在一些地方名存实亡,“牛校”在全省(市)范围内“掐尖”肆无忌惮,而“幼升小”的一些“选拔测试”架势俨然逼近中考、高考,题目的难度、“变态”度让人大跌眼镜。
压力最终以“应试”的形式转嫁到学生身上——小学生沉重的课业负担怎么也减不下来,幼儿园也开始了“小学化”——不仅孩子童年本该有的快乐被绑架,而且其心理、人格的健康发展也受到影响。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义务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学校间办学条件、办学质量差距过大,优质教育资源不足,是家长热衷“择校”的根本原因。
在“择校”持续高烧不退、全民为之焦虑的社会大背景下,上海市“新优质”学校推进项目提出“让每一所家门口的学校都优质”,无疑具有积极而深远的现实意义。
    《中国新闻周刊》援引专家的话评论说,义务教育如何回归公平公正,“上海经验”可以作为参考。


教育转型,“进步为公”


    上海“新优质”学校推进项目到底追求什么?该项目组副组长、上海市教育新闻中心主任沈祖芸说,“进步为公”或许最能涵盖“新优质”的意义。
    她认为,项目推动的学校都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公办中小学,体现了义务教育“公共服务”的特征,“进步”则表达了“办好每一所家门口的学校”的决心和立场,“项目最终并不是要建立起一个评价标准,或者说形成一把新的尺子来衡量和评判所有学校”,以此来“打造”出一批新的“名校”,而是通过“进步”的视角来关注学校教育品质基于原有基础之上的提升。
    有教育学者指出,义务教育属于公共服务产品,但由于优质教育资源短缺,现实中就表现出“俱乐部产品”的属性,若想进入“俱乐部”,须买高价门票。因此,化解全民焦虑的“择校”难题,需要政府真正有所作为。一般有两种思路:一是通过多种途径尽力扩大优质教育资源,以增加供给来缓解竞争压力;二是将“俱乐部”门票分给更多的普通民众。
    “小升初择校”瞄准的是初中,但实质上是在为孩子进入优质高中作铺垫、“交保险”。上海市就拿优质高中“开刀”——不允许办“初中部”,而且去年已将半数以上的录取名额公开分配到各所初中,今年的力度将更大,力图全面消灭高中“择校”。这一措施牵一发而动全身,撼动了教育原有的过度竞争、畸形发展格局。
    不过,第二种思路只能算是现阶段政府发挥调控职能的一种权宜之计,但因为涉及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不可或缺,甚至更为重要。相对而言,不断增加优质教育资源才是根本之策。上海“新优质”学校推进项目就是政府缓解“择校热”的另一种实践作为。
    进入上海“新优质”学校推进项目的学校有43所,类型各异,发展路径也不相同,但有一点相一致,即都是“草根学校”,且无一例外通过学校内部自觉的改革、内涵式发展,成为了抬高上海市基础教育质量基准线的新的优质教育资源。
    这些学校的发展不同于以往的“薄弱学校脱困”,根本区别在于,不是单单以学生整体的学业成绩、升学排名为衡量标准。学校追求的是“绿色”的教育质量,关注每一位学生全面而可持续发展的个性化成长需求,关注师生幸福和有成就感的校园生活体验。这是最接近教育本原的价值回归——真正从人的成长视角审视教育过程的改善,深挖学校的文化内涵。
    项目组以这43所“新优质”学校为研究对象,一方面,协助其找到“最近发展区”,在原有基础上推动学校更进一步;另一方面,梳理其发展路径和办学经验,形成具有共性价值的、可以辐射推广的核心经验,以区域推进、学校集群协同发展的方式,拉动每所学校都成为公众信赖的好学校。
    上海“新优质”学校推进项目的实施,因此具有了中国经济发达地区基础教育率先“转型”发展的信号意义,新的教育价值追求表明教育开始步入“高位均衡”“高位优质”的新阶段。
近几年,政府对基础教育的投入逐年大幅度增加,惠及每个学生和家庭的教育政策也不断出台,但公众对于教育服务产品的满意度并没有随着投入的增长而同步提高。究其原因,就在于教育发展还过多地集中于条件改善、设施投入方面,在教育内涵提升方面依然乏力。教育发展已经面临着巨大的转型压力,对于区域教育发展主导者而言,行政领导智慧是一个考验。
行政作为与学校作为的“疆界”
    上海“新优质”学校推进项目的实施期只有短短的两年时间,但项目组组长胡兴宏表示,接下来有新的项目跟进,会继续深入影响上海市基础教育的办学追求,推动教育转型。
    胡兴宏曾任上海市教科院普教所所长,有30多年的教科研工作经历,推动学校变革经验丰富。他曾研究、总结过上海市17所薄弱初中改变面貌的经验,研究成果在业内深受好评。但是,这些学校中因为校长调离而一切回到原点者有之,不能持续发展而被撤并者亦有之。
    因此,胡兴宏认为,总结“新优质”学校的发展经验很重要,形成推动学校可持续发展的内部、外部联动机制更为重要。
    “新优质”学校已经在上海市的区域层面开始显现辐射力,各个区都力图以点带面,建立区域内的学校集群发展模式。不过,研究“新优质”学校的发展路径就会发现,改变并非来自“自上而下”的改革策略,学校不是依靠行政指令被动地发展,变革的理念、动力多是来自学校内部。因此,区域推动教育发展极有必要厘定教育行政部门(政府)作为与学校作为的“疆界”。
从政府行政的职责看,均衡配置教育资源是推动教育公平的基本内涵,而推动教育内涵发展,实现教育“高位均衡”“高位优质”,则要营造宽松的发展环境,使学校有自主发展的空间。
    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与教材发展中心原主任朱慕菊在谈到“新优质”学校所带来的教育转型时,说前景非常美好,但前景的抵达需要政府有所作为。比如,控制考试的频率,控制考试结果的使用方法,调整评价教师、学校的标准,“不能认为强竞争性的教育制度在中国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它违背教育规律,深深伤害到学生,影响到国家的发展。
    针对学校被绑缚得较死,缺乏发展自主性,但同时在招生、教学管理等方面“滥权”的现实,她还建议教育行政部门:要去研究学校应该拥有哪些自主权,让它名正言顺,真正提高学校的活力;还应该收回哪些权力,规范学校的办学行为,真正实现教育过程的公平、公正。
    近日,教育部公布了《依法治校——建设现代学校制度实施纲要(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出,“依法制定具备自身特色的学校章程”“依据章程自主管理是学校的法定权利”“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要大力推动依法治校工作……切实转变管理学校的方式、手段,从具体的行政管理,转向依法监管,尊重学校办学自主权,切实减少过多、过细的直接管理活动”。
    而教育部日前公布的《国家教育事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也提出,“开展《学校法》的调研起草工作,依法理顺政府和学校的关系,探索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学校制度”。
    教育由规模扩张向品质提升的发展转型从宏观上看已经启动,体制障碍将逐步被扫清。当下,无论是教育行政部门还是学校,都应顺势而为,积极探索,大胆实践,既要为教育管理体制的深入变革提供丰富的实践依据,又要在转型中赢得先机。

教育内涵发展的核心要素


    政府是教育资源的配置者,但公众却是以对学校所提供教育服务的切身感受来评价政府的教育行政管理能力的。区域基础教育的发展转型,最终意义在于督促、引领学校以专业化的创造性劳动,提升人民群众的满意度。
    研究上海“新优质”学校的发展路径可以发现,学校都坚持正确的教育价值观,即真正关注人的成长,而不是以现实功利的思想主导教育教学;都能围绕一个项目、主题或方向持续深入地探索实践,往往能坚持几年、十几年毫不松懈,带动了教师成长、学生发展,学校也积淀了文化,提升了品位,形成了特色。从中,似乎可以找到推动教育内涵发展的一些规律,也可以称为核心要素。
(下转第二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