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桃李满乡间
“微”观人生
聆听花语
我心中的启明星
品味特岗生活的茶香
惊梦图书室
我与学生的荷花之约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9月0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心中的启明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楚扬

    今年暑假,以全额奖学金留学生身份,正在国外攻读博士学位的儿子回国探亲。假期只有3周时间,学开车、回故乡看望奶奶、去北京办理签证手续,他每天都不曾闲着。可他仍像上次回来一样,与爸妈一起,专程去省城拜望已86岁高龄的申本权老师。我们一家对敬爱的申老师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
  
  申老师是我初中阶段的班主任。在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人生旅途中,是申老师挽着我的臂膊,扶我走过了一段段艰难、困苦的历程。
  
  40年前,即1972年,我在家乡读“戴帽初中”二年级(当时初中学制为2年),46岁的申老师是我的班主任。他原是荥阳县教育局教学研究室主任,“文革”中被戴上“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发配”到我们这个贫穷落后、荒凉偏僻的山村接受“再教育”。那时,黑云压山山欲倒,学校教学秩序一片混乱,其他班级都很少上课,申老师却要求我们班按课程表和作息时间上下课。他关心、疼爱每个学生,多次给家庭困难的学生买作业本和学习用具。我和几位同学家庭住房条件很差,晚上我们常常去申老师那儿住。南风习习、星光灿烂的夏夜,我们坐在歪脖子梨树下,听申老师讲天文地理、讲历史故事、讲人生的意义。他拖着虚弱的身子,每天早出晚归。夜幕降临,他又踏上弯弯小路去家访。我是“文革”中入小学的,6年来,只有申老师教我们这一年时间里,我才实实在在地学到了一些知识,没有荒废学业。
  
  两年的初中生活匆匆结束了,在学校拟定的上高中学生名册里,我的名字被套上了圈圈……我像一只折断翅膀的小燕,暗自悲伤、落泪。一个风雨交加的午后,我来到申老师那间阴暗潮湿、寝办合一的破窑洞里向他告别。他谆谆告诫我:“逆境造就强者。你上高中的路被堵死了,可自学的路是谁也无法堵住的!回到农村,你一定要坚持自学。有真才实学的人,天地不负,总有施展抱负的一天!”几天后,他给我找来一套高中课本。在农村广阔的田野上,我学会了耕田、扬场、种菜、育红薯苗等农活儿,还利用雨雪天刻苦自学。知识使我的生活逐步变得充实、愉快。1976年盛夏,我在贾峪镇老邢水库工地上拉土筑堤,碰上了来这儿参加义务劳动的申老师,他关切地询问我的学习和生活状况,勉励我更加珍惜青春时光。
  
  1977年冬,故乡的山山岭岭早早脱去了银装,仅有初中学历的我报名参加了粉碎“四人帮”后的首次高招考试。尽管榜上无名,但总分却进入了初选、体检线。第二年初夏,我这个已失学6年的农民,放下锄头,扛着行李,掂着书包,胆怯地跨入乡高中门槛,开始了我这一生中仅有两个月的高中生活。头上缕缕银丝的申本权老师主抓高中教学业务,尽管行政、管理担子重,可他仍教复习班语文课。他帮我分析去年高考落榜的原因,帮我制订了复习计划。记得端午节那天,他特意请我们几个同学吃粽子。他慈父般抚摸着我的肩膀,心疼地说:“要注意劳逸结合,可不能累坏了身体呀!”高考前一天晚上,申老师还千叮咛万嘱咐,要我“树立信心,沉着冷静,发挥最佳水平”。高考结束后,申老师又邀请同学们到他居住的那座翠竹青青、流水潺潺的小镇去作客。
  
  这年,我和村里的另外两名青年分别达到了大专、中专录取分数线。我们都是申老师的“门徒”。因此,在填报志愿时,3人都郑重地填写了师范院校。我们立志像敬爱的申老师那样,做辛勤的园丁,终生在教育园地里耕耘、撒播,培植桃李。
  
  光阴荏苒,韶华如水,走上教育岗位31年了,申老师犹如一颗耀眼的启明星,闪烁在我人生道路的前方,给我信心、智慧和奋发向上的力量。
  
  (作者单位:平顶山教育局)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