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教师特刊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影响力来自不断的教育行走
写作像风一样吹过来
跟自己的心灵约会
讲学,是一种自我修为
名师谈名师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9月05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跟自己的心灵约会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贾书建

    我打小就酷爱读书。
  
  先是看“小人书”,年龄再大点,看“小人书”就不过瘾了,便想法淘“大书”。
  
  书读多了,心中就有了想法,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写一本书。我“写书”的尝试上小学时就开始了:把“小人书”上的文字进行扩写,就写在用过的本子背面,用线绳钉在一起,便成了一本线装“大书”。本来是写给自己看的,不成想竟不胫而走,一传十、十传百,传来传去,末了就不知道传到哪里去了。
  
  我清楚这不是真正的书,也不真正是自己写的书,我晓得:脚下的路要一步步地走。
  
  1984年大学毕业,我到大山里的一所中学支边任教,那里也是我写作生涯的起点。我真正的写作是从写科普小品起步的。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坐在宿舍的床上,把枕头放在腿上当书桌,铺上稿纸以笔为犁精耕细作。就这样,我的第一篇科普小品、我的第一篇教学论文发表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支边短短3年的光景,我发表的文章已有50多篇。这种写作和研究让我意识到了积累的重要,我自费订阅了数种报刊,书写了数本读书笔记,摘记了数千张卡片。这让我的思考更具深刻性,我所撰写的关于元素分族问题的学术论文,得到著名化学家、化学教育家戴安邦先生的关注,他鼓励我把研究坚持下去。这让我的课备受学生欢迎,那年高考我班上有2人考取本科,9人升入专科,打破了我校建校史上高考为零的记录,我所教学科的平均分超出了全市该学科平均分10分以上。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1990年春节刚过,我接到黑龙江科技出版社的通知,我的科普作品入选东北地区第一本科学文艺专集《雪国情》。同年,我的另一篇科学散文被收入湖南科技出版社出版的《化学科普集萃》。1992年,刚满8年教龄的我,就已经被认定为省级首批教学能手,破格晋升为高级教师,当选为省教育学研究会最年轻的理事,是省、市教育学院兼职化学研究员,市教科所兼职研究员了。
  
  我曾经为省、市编写或参编了大量的教师用书与教辅资料,但我最看重的还是《说课论要》与《今天我们如何做教师》。
  
  《说课论要》是我的第一本学术专著。从1993年起,我做了10年的积累与研究,可谓“十年磨一剑”。2005年该书荣获哈尔滨市第十一次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奖,有人对我说:“你别拿这个奖不当一回事,要知道这可是政府大奖啊”。后来得知,我这个二等奖是当年我市基础教育界所获得的最高奖项,三等奖就可以载入《哈尔滨市教育志》了。我体验到了“研究的教师是幸福的教师”的真谛;我品尝到了辛苦劳作的成果;我经历了一部学术著作诞生的全过程;我悟出了“小题大做”的治学方法。
  
  《今天我们如何做教师》所收录的75篇文章,是我从此前发表的200余篇教育类文章中精选出来的。出版社在推介语中写道:“这是一位有着27年教龄的老师关于教育、教学经验的智慧结晶,这里有任何一位有志于成为好教师的人所必需的丰富营养。”我试图帮助老师们建立执教边界,期望给予同行们些许启发。面世只大半年,出版社就组织了重印。
  
  读书写作应是教师每天必修的功课。如今真正读书的教师不多了,有调查表明,中小学教师的专业阅读量少得可怜。读书人不读书,教书人不读书,这是多么可怕又可悲的事情。
  
  大家一定都有这样的感受:手捧书卷,心无旁骛,慢慢入定,就读进去了,读着读着,灵感就不请自到了。灵感一闪即逝,逝不再来,只要一露头,须立马逮住。我有许多记录“灵感”的本子,得空时充实成文,我发表的许多文章就是这样写成的。
  
  有朋友问我:“写文章有意思吗?”我答:“太有意思了”。“写又是为何呢?”在某些人眼里,“爬格子”是件劳神费力不讨好的差事,文章能否发表且不说,即便发表了,还有几人能平心静气地读完?“为自己的精神丰盈而写!”这个理由还不充分吗?写出的东西发不了、没人读,那就自己看好了,写文章原本就是跟自己的心灵约会。
  
  写,不抱功利心,否则会走火入魔的。写就是写,我愿意写,写得高兴,所以我写。功利是附带之物,机缘到了,你不求它,它会主动敲你的门。在我看来,教师写作最大的受益者不是别人,就是教师自己——提升自己是写作的最大红利。——正是著书立说,让我成长为学者型教师。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教师进修学校)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