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聚焦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魅力教师 赵洪强
教师专业发展自传:改进教育生活的叙事方式
最具影响力教师应是“布道者”
教师培训需开挖同质资源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9月12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师专业发展自传:改进教育生活的叙事方式
——专访“教育叙事研究”倡导者刘良华教授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刘良华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教育叙事研究”的倡导者。出版专著《校本行动研究》《教师成长》《教刘良华: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教育叙事研究”的倡导者。出版专著《校本行动研究》《教师成长》《教育研究方法:专题与案例》《教师专业成长——刘良华教育演讲录》等。

  ★教师的专业发展自传为推动教师本人的自我反思和专业发展提供了启动装置。
  
  ★当教师不直接谈论教育理论,只反思教育生活中发生的教育事件时,教师的教育理论常常蕴涵其中,而且这些教育理论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理论,它已经转化为教师的教育信念了。
育研究方法:专题与案例》《教师专业成长——刘良华教育演讲录》等。

 

□ 本报记者 张艳楠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在教育这条路上行走的广大教师,渴望成长与进步。在教育路上奋力前行的时候,他们会出现迷茫、痛苦的身心状态,会有放弃的念头,会有专业发展的“高原反应”。我们的教师,在路上奔波得“疲惫”之时,不妨放慢或者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回味已经走过的路,用身心这支笔,全情投入,记录下我们已经描绘的教育轨迹,努力改变我们所处的教育生活。也许,教师专业发展自传就是一种改进教育生活的叙事方式。
  
  那么,如何看待、理解教师专业发展自传?教师专业发展自传对教师成长的意义与价值何在?如何撰写教师专业发展自传,使其成为一种改进教育生活的叙事方式?近日,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的刘良华教授。
  
  一种改进教育生活的叙事方式

    记者谈到自传,我们并不陌生,尤其以自传文学的数量和影响为盛。20世纪70年代,西方教育研究领域率先兴起教育叙事研究,通过教师专业发展自传来系统地记录教师个体的教育生活和专业发展历程,它关心教育中的个体,注重记录教育的具体情境,关注教育事件的“真实状态”。那么,应该如何看待、理解自传和教师专业发展自传?
  
  刘良华:自传是一个广义的概念,教师专业发展自传是自传发展到一定阶段在教育领域出现的新兴事物。
  
  宽泛意义上的自传来自人类“认识自己”“自我意识”的冲动。只要某人追问“我是谁”,这个人就很可能进入“我从哪里来”的回忆与反思。自传最初显示为文学传记和历史传记,介于文学与历史之间。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自传逐步越出文学与历史领域,成为社会科学研究的一个正式的方法,并逐步进入教育研究和教师教育领域。
  
  西方的自传领域曾出现明确以总结教育经验为目的的“教育自传”。18世纪初,意大利的维柯(Vico,G.)的《自传》是一部较早的样板。维柯的《自传》虽然有了“教育自传”的形式和内容,但它对后来的教育自传并没有发生实际的影响。直到自传被引入社会研究领域并成为社会研究的方法,自传才正式获得“教育研究”和推动“教师专业发展”的身份。那么,这样说,自传不仅是一种文学题材,还作为研究的方法而广泛应用于历史研究、社会学以及心理学、教育学等研究领域。
  
  教师专业发展自传主要涉及教师的专业成长。教师的专业成长体现为教学、科研方面的经历。表面上看,教师专业发展自传不过是对教师“教学”成长经历的总结,但任何有效的对教学经历和个人成长经历的总结的研究总会牵涉学生或教师的“生活”。或者说,真实的教师专业发展自传研究往往是“教学与生活”的自传。于是,教师专业发展自传包含的内容大致可以分为教学叙事和生活叙事,又由于教学叙事与生活叙事总是叙事者“个人生活史”的一系列片段,因此真实的教学叙事或生活叙事往往具有某种“自传”的性质,因此教育叙事研究也可以用“自传叙事”的方式提出自身教师专业发展经历中发生的教学事件或者生活事件。
  
  教师专业发展自传也就是教育叙事,但更多地显示为教育叙事研究。教育叙事是一种纯粹的故事,比如,小说就只讲故事,作者退到后台,几乎不站出来说话;教育叙事研究则是研究者对故事的研究,是研究者自己在说话。教师通过对自身专业发展过程中的点点滴滴的梳理、总结,反思自身的成长经历,为专业发展提供更加坚实的基础,有针对性地解决自身专业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实现教师在专业发展路上走得更好的目标,让教师同样成为研究者,真正成为推动教育实践变革的重要力量。
  
  推动教师“自我反思”的启动装置

    记者在教育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教育家卢梭所著的《忏悔录》、裴斯泰洛齐所著的《天鹅之歌》和《生活命运》等,都运用叙事的方式记录了自身的教育生涯,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教育遗产。回望这些教育家的自传,为后人研究他们的教育思想和理念提供了直观、真实、具体、富有情境性和能够进一步扩展思维空间的珍贵资料。同时,透过这些教育家的自传,读者可以窥探到不同历史时期的教育背景、教育理念、教师的生存状态、教师所具备的素质以及教育影响力。那么,教师专业发展自传对教师成长的意义与价值何在?
  
  刘良华:教师在讲述自己的教育经历时,这种教育经历及其“体验”就为读者提供了理解教师的个人化实践知识的材料。同时,教师的专业发展自传也为推动教师本人的自我反思和专业发展提供了启动装置。我想,教师专业发展自传对教师成长的意义和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推动教师自我唤醒、自我反思。自传的写作过程就是一个自我思考的过程,所以就像蒙田在他的自传性《随笔集》中说的,“如果说我创造了这本书,那么也可以说这本书创造了我”,“已经好几年了,我一心思想我自己,我只研究和检验自己,如果我还研究什么别的,那也只是为了有朝一日把它用于自己,或者更确切地说,为了使它归于自己”。
  
  表面看来,教师专业发展自传不过是“讲述自己的故事”。可是,“讲述自己的故事”的主要目的倒不在于炫耀自己的过去或给后来者留下经验教训。作为“教师专业发展自传”,教师在“讲述自己的故事”的当下,就可能发生“自我反思”“自我唤醒”的效应。人往往以机械重复的方式展开自己的日常生活,人在日常生活中不断重复,也因此失去了“反思”能力。对于那些长久地沉沦于日常生活中的人来说,“说出自己的故事”,就可能由此引发“自我唤醒”的教育效应。正因为自传具有自我唤醒和自我反思的效应,不少研究者鼓励教师以“讲述自己的故事”的方式来构建自己的个人化教育理论或“保存自己的教育信念”。
  
  第二,显现教师的“个人化实践知识”。教师个人的专业发展自传的另一个价值在于:它使教师的“个人知识”(或称为“个人化实践知识”)在教师的“个人生活史”的叙说中不知不觉地显现出来,从而缓解“认识你自己”的疑难。“认识你自己”是苏格拉底以来的古老的教诲。可是,“认识你自己”虽是古老的教诲,却一直处于遥遥无期的未完成状态。人们要么忙于功利的追逐而忘记了“认识你自己”这条古训,要么满足于逻辑研究的概念与推理而误入歧途。自传的魅力就在于:它暂时放弃逻辑推理,它将自己带入“个人生活史”的思考和搜索,让自己在个人生活史中领会自己的“个人知识”。
  
  教师专业发展自传让教师不再直接反思自己的个人知识,它让教师从容自如地讲述自己的“个人生活史”(包含“专业生活史”)以及个人生活史中发生的种种事件。教师一旦开启“个人生活史”的话题,他(她)将无须强迫自己使用他人的公共语言以及专业概念去强硬地“提升”自己的个人知识,他(她)凭借“个人生活史”的展开而自由进入自己的真实的生活世界。这种从容自如的“个人生活史”的叙述将成为触动专业化的个人知识的反思按钮。教师本人的自我反思将在个人生活史的叙述过程中悄然发生。
  
  当研究者直接进入教师的生活世界而间接地寻觅教师的“个人知识”时,教师的“个人知识”就会在教师的“个人生活史”的某些事件中弹跳出来,那些隐匿在教师内心深处的“个人知识”就会间接地、曲折地“折射”出来。
  
  第三,通过“自我反思”提供有关教师成长的秘密。对读者或听者而言,教师所讲述的“个人生活史”可以让其他教师获得有关“教师成长”的关键要素。
  
  从老师们提供的“教师专业发展自传”来看,我们的确发现了某种相关性。但教育自传除了便于我们研究教师、理解教师之外,似乎还有更重要的价值,这就是我们一直强调的,让老师们以这种说话的方式学会“自我反思”,并经由“自我反思”“自我评价”而获得某种“自我意识”。
  
  何以“教师专业发展自传”能够引起教师的“自我反思”?其中的秘密就在于当教师撰写教师专业发展自传时,教师只需要回忆、记录自己的教育生活中发生的教育事件,而不必再勉强自己谈论教育道理、教育理论。令人“惊异”的是,当教师在讨论会上要用教育概念来谈论教育理论时,教师显得几乎没有什么理论水平;当教师不直接谈论教育理论,只反思教育生活中发生的教育事件时,教师的教育理论常常蕴涵其中,而且这些教育理论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理论,它已经转化为教师的教育信念了。这样,一旦教师拥有了自己认可的教育信念,必将推动其在教师专业发展这条道路上更好更快地前进。
  
  (下转第二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