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校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慈悲、教育和生命成长
对薄弱学校的10点观察
做培养名师的校长
学校的发展战略与管理
放松必须有尺度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9月22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慈悲、教育和生命成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周黙刚

    近段时间接触了一些人,读了一些书,思考了一些事,想得最多的就是慈悲与教育和生命成长的关系。
  
  提起慈悲,我们就会想到宗教。本来“慈悲”一词就来源于佛教。慈爱众生并给予快乐,称为慈;同感其苦,怜悯众生,并拔除其苦,称为悲;二者合称为慈悲。佛陀之悲乃是以众生苦为己苦之同心同感状态,故称同体大悲。又其悲心广大无尽,故称无盖大悲。具有慈悲情怀的人,常常是佛教当中提到的菩萨与佛,一些高僧大德也会具有这样的情怀。在佛教之中,佛也就是人。而具有慈悲情怀的佛,显而易见是人修炼的结果。佛教之中,把有着这样潜质的人称作“有慧根”。即便是有慧根的人,如果不修炼自己,也不会抵达菩萨与佛的境界,也就不会拥有真正的慈悲情怀。我们常说的菩萨心肠,就是指有了慈悲心的人。
  
  我理解的慈悲是,慈悲与爱密切相关,爱的生成又在情之上,所以我们常说慈爱。说起慈爱我们就会想到老人,想到上了年岁的人,想到慈眉善目——在那些饱经风霜的老人身上,眉目之间都会看到善良。于这善良之间透露出来的爱,已经超越了私与欲,是那种无私无欲无求的爱,没有欲望的爱。能有这样的无私无欲无求的爱,一方面是因为生命成长过程中,年龄、身体、生理的限制,更重要的是生命修行的结果。如果还有欲求,那就不是真正的慈与爱。这种爱有别于正值青春华年的少男少女的那种欲求之爱,少男少女的欲求之爱刚烈如火。慈爱强烈却不是因为欲求,那是生命本身的光华。而悲与爱、与情也同样是不可分离的,分离了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悲心。具有悲心,需要一个人具有感同身受的能力,别人的痛苦就是自己的痛苦,因为如此才会救人于水火而不顾及自己。做不到这一点,那不是慈悲。现实世界中,说慈悲的人多,做到的人实在是太少了。物质名利的诱惑,世事的变幻莫测,使人心的走向变得复杂,变得冷漠、麻木。冷漠、麻木是慈悲情怀最可怕的敌人。
  
  冷漠与麻木同样是教育的最大敌人,青少年变得冷漠、麻木,只能是以丧失生命的敏感性为代价,没有了敏感性也就失去了创造力。我们大力倡导创新、创造,却不去改善学生麻木的心灵,这不是妄谈吗?所以,根除心灵的麻木,是培养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的前提。在这方面,宗教做得很好。宗教,都是教人向善的,从这一点来说,宗教有太多值得教育界人士思考的东西了,遗憾的是,很多教育者依然受近世“传统教育观念”的影响,对宗教关注太少。以前我就思考和怀疑过,教育的根本问题——从字面来理解,宗教就是教育的祖宗,现在看来,教育的起源——来自宗教,是没有错的。宗教虽然教派林立,思想各有差异,但都是教人做人的。
  
  再回到慈悲的这个问题,我们往下看,慈悲的品质关涉了生命的敏感性,也关涉了想象力,关涉了精神的独立。这些东西都是生命成长不可或缺的元素,没有这些品质的发育,难有成长。佛教讲心口意的修行,讲心口意的一致与和谐。这就是信仰的好处。拥有信仰,人的精神系统就不存在冲突与分裂,人格就会健全、完整。
  
  佛教的慈悲还与智慧紧密相连,有此情怀的人,才能有智慧。因为悲的结果是要帮助受苦受难的人超拔痛苦,也就是要帮助他人超脱生活的苦海制约,没有智慧是做不到的。教育的使命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要使受教育者具有智慧。那么智慧的生成,是不是该从培养慈悲心入手呢?这个问题是不言而喻的。
  
  慈悲就个体而言,就如我前面说的那样,而一个人如果能把这种个体的慈悲向上提升,就会关注人类群体的苦难,对群体的爱与帮助群体超脱苦难,不正是大慈大悲吗?
  
  教育要想找回丢失的人文精神,是该关注和研究一点宗教的,应该从中吸取一些有益的东西,而不是一味地否定,也不应该仅仅关注所谓的科学。其实,我们走进佛教就会发现,历史上佛教在建筑、音乐、艺术等方面对人类文明进步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甚至有些方面的成就至今也难以超越。这是我们应该注意的问题。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