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文化、广告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我看到了光
图片说明
  国际少林武术节大幕将启
  万株蝴蝶兰绽放绿博园长假15万人来赏花
  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大帝》推出完整版
图片说明
广告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10月09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看到了光
——为河南大学100周年校庆而作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郭灿金

    圆的、方的、菱形的、椭圆的……这些都是河南大学图书馆的藏书章。
  
  从留学欧美预备学校到中州大学、省立河南大学、国立河南大学、河南师范学院、开封师范学院、新的河南大学,一枚枚藏书章,仿佛就是一粒粒晶莹剔透的琥珀,而每一粒琥珀里,凝固的就是千千万万河大学子敏感而丰富的心灵史、成长史!
  
  而今我垂垂老矣,但这一枚枚藏书章却依然光华灼灼。某个瞬间,我会走神,我仿佛看到了这一枚枚藏书章在缓缓游动,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这个瞬间,我看到了光……

 

    我看到了光,那是一盏温暖的灯光。
   那光颤颤巍巍,那光意味深长,在月白风清的校园,在新近落成的学堂。
   那光来自一个瘦弱的中年人,我们称呼他为先生,先生的名字叫林伯襄。
   我们记住了他无声的教诲:
  “以教育致国家于富强!”
  “以教育致国家于富强!”
  
  这是中州大学的藏书章,中文篆书居中,西文字母环绕,其设计风格中西合璧、开放包容,而这不正是中州大学立校理念的生动体现吗?
  
  这个瞬间,我看到了光!
  
  我看到了光,那光是雷火,那光是电光。
  依然记得那年的群情激昂,

    依然记得那个蓄着浓密胡须的演讲者,

    他的名字——叫李守常。
  “大英帝国主义者侵略中国史”,

     他的演讲余音绕梁。
  绕梁的余音里,

    一个声音愈发清晰,

    他说,读书要求真!
  他说,诸位当自强!
  
  这是一枚特殊的藏书章——河南中山大学藏书章,以孙中山先生的名字来为学校命名,其中的意蕴不言自明。
  
  这个瞬间,我看到了光!
  
  我看到了光,

    我看到的是深情目光。 
  它来自革命先驱,

    它来自中原父老,

    目光如丝,   

    串起了一枚枚藏书章,

    目光如玉,

    和藏书章温柔碰撞,

    其音悦耳,如环佩叮当。
  它的笃定,历尽沧桑,

    它的执着,地老天荒。
  
  1930年9月,学校正式启用新的校名——河南大学,这是一份荣誉,也是一份担当。
  
  这个瞬间,我看到了光!
  
  在烛光里耕耘,

    在烛光里成长,

    在烛光里告别,

    背囊里塞满藏书章。
  再回首,

    我依稀看到了邓拓,

    他的《中国救荒史》,

    似乎缀满了藏书章上的烛光;

    我依稀看到了马可,

    就着烛光,

    谱下一曲《白毛女》,

    让一个民族热泪盈眶。
  
  1937年12月,日寇进犯,豫东沦陷,学校师生带上图书、仪器踏上了敌前流亡之路,在离日寇最近的地方,播撒文明,传承文脉,并在战火中升格为国立河南大学。
  
  这个瞬间,我看到了光!
  
  十余次迁徙,千余里辗转,

    长亭外、古道旁,

    留下一路幽幽书香。 
  国破山河在啊,

    长相厮守的,

    只有那一枚枚藏书章。

  
  我看到了光,

    那是宝鸡石羊庙的篝火,

    八年的期盼,八年的等待,

    我们等来了——小日本的无条件投降!
  从此,我们和藏书章一起,

    结束了流亡!  
  你听,师生们在放声歌唱: 
  青春做伴好还乡!
  
  我看到了光,

    我们看到了光,

    那是藏书章的精魄,

    美轮美奂,郁郁苍苍。
  那是满园书香郁结的灵光,云蒸霞蔚,山高水长!
  
  我们看到了光!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