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要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莫言:《中学生阅读》高中版“的确很好,值得订”
我省将开展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评估认定工作
驻马店:集中治理市中心城区学校周边环境
小学数学题也要“合法”
我省首个海外“姐妹学校奖学金”项目落地南阳
图片新闻
标题新闻
  鹤壁创建百所“数字校园应用示范校”
申宣成:做教育理论和实践之间的“行者”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10月23日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申宣成:做教育理论和实践之间的“行者”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2011年11月,申宣成在新安县作《“卖糖水”还是“改变世界”》公益演讲。 本报资料图片

 

教育时报:您现在的工作重点和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申宣成:我现在主要从事基础教育教学研究,研究的专题包括课堂教学艺术、教师专业发展、语文综合性学习、学校管理等。目前主持了河南省教育科学规划“十二五”重点研究课题一项,参与了河南省教育科学规划“十二五”重大研究课题和教育部课题各一项。平时,我定期到合作的中小学录课、观课、评课,经常到各地讲学并为一些报刊撰稿,生活可谓忙碌而充实。
  
  教育时报:10年前您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申宣成:1998年暑期,我通过公开竞聘成为民权县程庄镇一中的校长。以后的几年里,我以课程改革为抓手,在学校不遗余力地推行素质教育、促进教师的专业发展,并尝试了家校联合的乡村教育理念,最终使学校跻身于全县优质初中的行列,课程改革的经验也在全省小有名气。在繁忙的工作间隙,我还刻苦自学英语,为考研作准备。2003年,我被北京师范大学录取为教育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并获得了离职学习一年的宝贵机会。
  
  10年前,乡村教师的工资低,而且发放很不及时,经常一拖就是好几个月不发,生活自然比较清苦。但是,因为我和妻子对物质条件的要求都不高,“三径就荒,松菊犹存”,精神上尚能做到豁达自足。
  
  教育时报:10年来,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申宣成:完成了人生的“三个二”工程:先后做了两所学校的校长,积累了一些办学的经验,对教育教学有了较为深刻的理解;先后脱产在两所国内最优秀的师范大学读书4年,最终在北京师范大学获得教育硕士学位,在华东师范大学获得教育学博士学位,圆了自己的大学梦;先后两次赴四川地震灾区义务培训乡村教师、传递素养教育理念,在参与社会公益活动的过程中开阔了视野,获得了心灵的慰藉。
  
  教育时报:10年中,最让您感到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申宣成:2006年,我被评为“第四届‘语通杯’全国中语十佳教师”,应邀到江苏扬州现场作课。当时,陈钟樑先生评我的课。因为陈先生毫不客气地指出了我的几个缺陷,我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竟愣头愣脑地当场回应了几句。后来,我自己听课评课多了,越琢磨越觉得先生的评价点到了关键处,也日益为自己当时的肤浅和虚荣而惭愧。在上海读书时,虽和先生见过几次面,却始终没有勇气当面致歉。直到先生溘然辞世,我也未能向先生的逆耳忠言致谢、为自己的虚荣肤浅致歉,这也成了我心中挥之不去的缺憾。
  
  教育时报:10年中,对您影响最深的教育人物是谁?
  
  申宣成:陶行知先生。2003年,我到北京师范大学攻读教育硕士学位。当时,我正处在各种教育难题的缠绕中,思想极度困惑。入学以后,学校图书馆里的一本破旧的《陶行知教育论著选》吸引了我。在反复研读近一个学期之后,我被陶行知先生的伟大人格深深打动了,他的教学理念、创造勇气和实践精神,犹如火炬,点燃了我学术探索的勇气和社会担当的意识。
  
  教育时报:10年来,您所从事的工作领域发生了哪些显著变化?哪些教育政策让您感受深刻?
  
  申宣成:
进入新世纪的第一个10年,也是我国基础教育改革如火如荼的10年,虽然在课改的过程中出现了种种挫折,但毋庸置疑的是,今天的课堂与10年前相比,无论从理念、内容和形式来看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这10年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国家对义务教育的投入显著增加。以前,学校几乎完全靠收学生的学杂费过日子,经费捉襟见肘。现在,农村初中的生均经费每年有好几百元,日子确实好过多了;教师的社会地位也有了明显的提高。
  
  教育时报:您认为改革与创新有哪些含义?您所从事的工作领域,您认为还有哪些方面亟待改善和提高?
  
  申宣成:改革和创新既需要革故鼎新,也需要继承传统,这一点对于教育这个古老的职业来说尤为适用。在几千年的教育探索中,人类积累了极其宝贵的教育智慧,不管技术如何进步,生活如何变化,都无法遮蔽这些智慧的熠熠光辉!去掉形式的浮华,回归教育的本真,跟孔子和苏格拉底学做老师,应该是改革和创新的应有之义。
  
  在我看来,当下亟待改善和提高的是教育的软环境,是教育者的整体素质和精神面貌。或许,在当前这个社会大转型时期,我们要求教育者保持精神的自由与独立是一种奢侈。但是,反过来说,“疾风知劲草”,越是在这样的时期,越是能看出人的骨气和定力。
  
  教育时报:您认为什么才是“真正的教育”?
  
  申宣成:教育不是注水入壶,而是点燃火把。真正的教育是在传递知识、历练技能的同时塑造心灵、润泽生命。
  
  教育时报:您如何看待教育与媒体的互动关系?
  
  申宣成:在古代,“学”这个字中有一个“爻”字,它就像是交叉叠放的两只手,代表交往沟通之意。可见,在我们的先民看来,学习的一个主要内容就是人际的沟通。媒体作为人类社会的沟通平台,其本身就是力量巨大的“教育之手”。在信息时代里,学校教育如果忽视了媒体的作用,最终将会被抛弃在精神的孤岛里。学校教育和媒体的良性互动,能够形成强大的教育合力。各种风靡网络的大学公开课告诉我们,一个由新媒体主导的教育变革时代正在向我们款款走来。
  
  教育时报:畅想一下,10年后您的工作和生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申宣成:
在未来的10年里,我给自己确定的人生目标是做一个游走于教育理论和实践之间的“行者”,所以,我期望在10年之后,我能够成为一个在课堂教学设计方面有点儿专长的人。那时,我不但能够向教师们讲如何上课,而且我自己也可以亲自走上讲台,给孩子们上课。
  
  (申宣成系河南省教研室教研员、全国十佳教改新星)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