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莫言:这刊物的确很好,值得订
约稿莫言
杂谈读书
《枯河》赏读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10月24日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枯河》赏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刘国良 

 

    故事梗概:《枯河》是莫言以童年视角看取社会、人生、人性的短篇小说。小说描写了一个叫小虎的孩子,在书记的女儿小珍的怂恿下,勇敢地爬上全村最高的白杨树为小珍折树杈,不料连同树杈摔落下来,砸晕了小珍。结果,小虎遭到了书记、父母亲、哥哥的毒打,最终悲惨地死去。
  
  精彩选段:他蹲在河堤上,把双手夹在两个腿弯子里,下巴放在尖削的膝盖上。他感到自己的心像只水耗子一样在身体内哧溜哧溜地跑着,有时在喉咙里,有时在肚子里,有时又跑到四肢上去,体内仿佛有四通八达的鼠洞,像耗子一样的心脏,可以随便又轻松地滑动。月亮持续上升,依然水淋淋的,村庄里向外膨胀着非烟非雾的气体,气体一直上升,把所有的房屋罩进下边,村中央那棵高大的白杨树把顶梢插进迷蒙的气体里,挺拔的树干如同伞柄,气体如伞如笠,也如华盖如毒蘑菇。村庄里的所有树木都瑟缩着,不敢超过白杨树的高度,白杨树骄傲地向天里钻,离地二十米高的枝丫间,有一团乱糟糟的柴棍,柴棍间杂居着喜鹊和乌鸦,它们每天都争吵不休,如果月光明亮,它们会跟着月亮噪叫。
  
  简单赏析:这是一起因小孩子玩耍引发的意外事故,却承载着太多的重负。小虎的家人如临大敌,年幼无知的小虎也因此丧命,个中反映出的是一个时代的问题。
  
  那个时代大约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一个极“左”路线横行的年代,一个“三反五反”、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更是一个唯“出身论”“成分论”的年代,村民的命运完全掌握在少数当权者手中。这就是为什么小虎惹出事端之后,他的家人包括从不打他的母亲如此歇斯底里、最终置他于死地而不顾的根本原因。
  
  小说通过象征与暗示的手法侧面反映了这样的现实:村子里朦胧着一种神秘的气氛,狗不叫,猫不叫,鹅鸭全是哑巴……村庄里的所有树木都瑟缩着,不敢超过白杨树的高度,白杨树骄傲地向天里钻。“神秘的气氛”及动物的噤声暗示着村庄恶劣、窒息的社会环境,白杨树象征书记这样的掌权者,瑟缩着的“所有树木”则象征普通的百姓,它们“不敢超过白杨树的高度”,只能生活在白杨树的阴影之下。侵犯了书记的切身利益,无疑是犯了弥天大罪,罪不容赦,只能用残酷虐待自己孩子的方式去求得书记的谅解,以使家庭逃过难以预料的劫难。人性的扭曲、对权势的屈从,让小虎得不到一点点的同情和怜悯。
  
  这真是一曲病态社会的哀歌、一曲人性沦丧的悲歌,更是一曲埋葬童年的挽歌!莫言以童年视角窥视社会、人生、人性,揉搓进了个人的人生遭际以及对那个时代人性灾难的反思。他自己正是因“上中农”的家庭成分,度过了一个寡欢少爱、痛苦压抑的“黑孩”般的童年。童年在他的记忆里留下的不是美好,而是噩梦。他说:“我对童年生活的追忆,是一曲本质是忧悒的、埋葬童年的挽歌。我用这些作品,为我的童年,修建了一座灰色的坟墓。”这样的坟墓又何止是莫言一人该修的?对荒谬年代的埋葬以及对扭曲人性的纠偏又何尝不能激起我们每个人心灵的涟漪呢?
  
  (莫言小说《枯河》入选现行人教版高中《语文读本》第三册。本文系课文赏读,刊发于《中学生阅读》高中版2006年第9期)(本版制图:张衡)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