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聚焦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上期最有价值文章
教育该如何实现均衡发展
优质:教育社会价值的体现
热议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10月27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育该如何实现均衡发展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编者按:据《北京青年报》10月11日报道,北京市西城区10月10日召开教育大会,为了扩大优质教育资源的覆盖面,促进教育均衡发展,西城区决定组建以北京四中、北京小学、实验二小及北京八中为核心的四大教育集团,发挥优质校示范带动作用,在学校管理、教育教学、教育科研、师资培养等方面开展合作,提升整体办学水平。那么,集团办学真的是教育均衡发展的良策吗?对于这个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南京市教学研究室党总支书记、江苏省特级教师刘永和与民国时期教育家刘百川之子、多年热心研究教育的刘古平先生。

 

    教育集团化应该是当下中国教育均衡发展和优质发展的一座桥梁,但是,有了桥不一定能够通车,还需要这座桥具备通车的条件。

南京市教学研究室党总支书记、江苏省特级教师刘永和。

民国时期教育家刘百川之子、多年热心研究教育的刘古平先生。

 

□ 本报记者 梁慧 

 

    是什么——集团化办学提出的背景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近年来,为了推进教育均衡发展,我国一些地方开始探索集团化办学——组建教育集团。为什么会提出集团化办学?集团化办学产生的背景是什么?
  
  刘永和:集团化办学不是异想天开,而是应运而生,这个“运”就是教育应该而且必须优质发展和均衡发展。也就是说,既要均衡发展,更要优质发展,优质均衡发展才是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根本诉求。因为,教育均衡是教育公平的基础,教育公平又是社会公平的基石。
  
  首先,均衡发展必须和优质发展结合起来,否则,均衡教育难以避免陷入教育“平庸”。
  
  其次,均衡发展必须依靠优质发展而实现,教育集团化是优质与均衡的桥梁。
  
  刘古平:北京市西城区的这个做法在许多城市早就有了,究竟是利大还是弊大,需要我们客观地分析这10年教育发展的实际情况。2006年《义务教育法》修订之后,国务院对教育的投入逐年加大,我国的义务教育发展确实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教育资源不均衡,并由此引发的择校问题,表面上看是教育资源配置一开始就没有兼顾好均衡问题,其根源却是我们教育评价中的问题。教育部很早以前就明确表示不能搞重点班、重点校,现在各地的特色学校、实验学校、示范学校都是属于改头换面的重点学校。当择校问题开始受到关注的时候,国内许多教育学者都一致呼吁,教育资源配置一定要向偏远落后地区的学校、向相对薄弱的学校倾斜,而实际上均衡教育资源并没有做到这种倾斜,所以才导致了义务教育学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为什么——集团化办学的存在价值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集团化办学能否实现教育均衡?
  
  刘古平:均衡教育资源是政府办教育的职责,从2005年起,国务院就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当年5月,受国务委员陈至立委托,教育部副部长陈小娅亲自到徐州召开了“中国无差别教育高峰论坛”。10月25日,在安徽省铜陵市又召开了“全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研讨会”。这两个会议的精神就是通过教育资源均衡,通过学校基础设施建设、学校资金投入、学校师资力量三个方面的均衡,最终实现《义务教育法》就近入学的规定,其中学校师资力量“无差别”是关键中的关键。
  
  在中央政府努力推行的同时,一些地方政府的说和做却不是一致的。集团化有可能和“撤点并校”一样,一哄而上,几个大教育集团垄断一个城市的教育资源,那么会让偏远地区的学校差距更大,农民工子女入学难的问题有可能会更突出,部分乡村学校几乎没有可能实施集团化。这样,择校问题就可能会变得更棘手。
  
  今年教师节,很多媒体关注乡村最美教师,我所居住的当地教育机关也关注到当地农村村小教学点学生人数越来越少的现象,并表示要加大扶持力度。我专门调查过学生都到哪里去了。人口增长放缓、学生人数减少是一个趋势,但根本问题不在这。村里不是没有学生,除了有一些学生随父母外出打工,相当一部分学生是到镇上上学了。那里的学生人满为患,很多都是择校生。校车问题在那里最突出,有些学生还是乘拖拉机上学的。集团化之后,农村学生很有可能往城市转移,这样问题恐怕会更复杂。
  
  刘永和:教育集团化应该是当下中国教育均衡发展和优质发展的一座桥梁,但是,有了桥不一定能够通车,还需要这座桥具备通车的条件。教育集团化需要大面积实验和深层次研究,才能找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才能找到教育发展的规律。我以为,教育集团化在集、团、化三个字上做足文章,就能够逐步实现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目标。
  
  集——五彩缤纷的合并形式。教育集团化是以名校为核心、集合多所学校联合办学的一种形式,因而,集合的形式应该是多种多样、五彩缤纷的。从质的方面说,学校类别可以多种多样:名校加农校,名校加新校,名校加民校,名校加弱校等,但是,最为根本的应该是名校加薄弱学校,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扩大优质教育资源,才能达到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的目的,才能促进教育公平的逐步实现。从量的方面说,学校数量应该适当控制。教育集团不是越大越好,集团大小应该量体裁衣,根据名校的实力而确定,有些名校扩展的力量和辐射的作用还是有限的,这样的名校应该限制集团化的规模,以防尾大不掉、集而难合。
  
  团——同心同德的合作本质。团是团体,而团体是指有着共同目的、共同志趣的人组成的集体。因此,教育集团化的本质就是要让所有成员校成为一个团体,而成为一个团体的关键是成员校之间有着共同的愿景和共同的志趣,都能资源共享、责任共担、亲如一家。而教育集团化的根本还在于成员校的精诚团结、深度合作,特别是名校要发挥积极的主导作用。否则,缺乏同心同德的品质和团结合作的精神,缺乏共同的愿景和相同的志趣,就会成为一盘散沙,甚至是一团乱麻。
  
  化——润物无声的合成过程。教育集团化更需要有一个化的过程,在集团内部,先进的教育思想、教育理念可以相互传播,优秀的管理方式、教育经验可以相互借鉴,有效的教育实验、教学改革可以相互启发,优秀的教育研究者、教育工作者可以相互流动,先进的教育设施、教育设备可以在集团内共享。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逐步深入的过程,是一个润物无声的过程,更是教育集团化的关键过程。
  
  怎么做——实现教育均衡的建议

 

    《教育时报·管理周刊》:对于实现教育均衡,我们应该如何做?
  
  刘永和:教育集团化应该注意以下两个问题:
  
  一是目标偏移。教育集团化的根本目标是名校带弱校,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进而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优质教育需求。然而,有些教育集团的建立不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是为了扩大名校规模,营造广泛影响,抢占优质生源,最终以盈利为目的。这样的教育集团应该允许在民办学校之间进行,成为公办名校资源不足的有效补充,而公办名校应该承担促进教育均衡发展、实现教育公平的责任。公办名校应该发挥名校的办学优势,辐射先进的教育理念,输出有效的管理经验,派出优秀的骨干教师,把一批学校带动起来,让它们也成为名校,成为优质教育资源。
  
  二是合作不当。教育集团化不是把一所名校和几所弱校强行合并就解决问题了。教育集团化要从名校的实际出发,根据学校之间的差异和需求,进行教育资源的整合,实现优势互补,共生共赢。教育集团的所有学校应该有共同的愿景和相似的文化,应该有共同的规章和相似的行为准则,应该有共同的学校课程和相似的条件与师资。如果开始还有一些差距,我们应该通过集团化的过程来逐步缩小差距。只有这样,教育集团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集团,教育集团化才是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实现形式。
  
  教育集团化仍然是一个新生事物,而且是一个生命力很强的新生事物。教育集团化是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第一步,真正的教育均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刘古平:台湾《国民教育法》规定:“6岁之学龄儿童,由户政机关调查造册,送经主管教育行政机关按学区分发,并由乡、镇(市)、区公所通知其入国民小学。”而且还规定:“国民小学及国民中学,由直辖市或县(市)政府依据人口、交通、社区、文化环境、行政区域及学校分布情形,划分学区,分区设置。”
  
  台湾的做法很值得我们借鉴。我以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政府该管的没管好,而行政干预有些多,于是出现了“行政化”。譬如学校的开办,政府应该管理的是最低标准,这是准入制度,教育评估中的合格鉴定也是必要的,但评优评估就显得有些多余。教育部评优评估的标准不该成为优秀学校的唯一标准,如果这样一刀切下去,学校办学就没有个性了,因为大家都不能跳出教育评优评估的圈子,这是搞优质教育资源导致本末倒置的原因,许多问题也都是从这里出来的。
  
  评优评估往往并不能“以评促建”,反而增加学校负担。办教育是有规律的,也是需要因地制宜的,我们不能拿偏远山区的小学与北京的小学相比较,但这些偏远地区的学校也必须符合办学的最低标准。
  
  教师的待遇、保障需要政府去实施。教育督导不是去基层学校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发号施令,而是放下架子帮助基层解决实际问题。我觉得教育公平问题有可能解决,资源均衡也有可能实现。
  
  集团化最终还是把优质教育资源组合起来,多数学校的教育理念从根本上并没有走出应试教育的桎梏,局部上确实可行,老百姓也有可能认可,全局上却对教育发展作用有限。这是值得我们警惕的。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