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走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田口小学纪事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11月1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田口小学纪事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孩子们排着队,有秩序地离开学校。在他们身旁的墙面上,是学校制作的“文化墙”。虽然这里地处偏僻,但老师们还是尽其所能,让现代教育思想和优秀传统文化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们的思想和行为。

□ 本报记者 侯薇 通讯员 胡谨生 翟文斌/文图 

  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洒在桐柏县大河镇田口小学的校园里,温馨而又平静。校门口,100多名学生集中在那里,然后排着队有秩序地走出校门,由教师带着,沿小道回家。校长陈天喜一直目送着他们,眼中透着欣慰,脸上浮着希望。
  
  这是这些小学生上学中平常的一天。但是孩子们不知道,为了让他们有这样一个平常的教学环境,老校长陈天喜不知操了多少心。学校地处偏僻,缺教师,这两年每到开学的时候,陈校长都要为谁来给他们上课而犯愁。直到开学了,教师来了,陈校长才能安下心来。

 

每到放学的时候,老师们总要叮嘱孩子们,注意安全,放学路上不要停留,早点回家。

 

  坚守,四十年如一日的陈天喜

 

    新学期开学一个月了,但说起学生,陈天喜还是深感惋惜:“这学期转走了几个学生,有的到了镇里,也有的到了县里上寄宿。一想起来心里就不舒服。”他1972年开始任教,1977年来到田口小学,1988年担任田口小学校长至今,对这里怀有很深的感情。
  
  陈天喜说:“田口距离大河镇三四十里,只有两趟班车,票价要五六块钱。不光如此,上学、放学时如果挤不上车,对于十来岁的孩子来说非常不便,也不安全。所以家长是能不让孩子去镇里、县里就不让去。这个学期,原本田口小学五年级因人数少要合并到镇上,但有七八个学生说什么也不走,这样我们只有继续开办五年级了。”
  
  他说,学校最多时有十四五个教师,那时还有初中班。后来,有退休的,加上家是外地调走的,慢慢就剩下5个人了。在这里坚守的主要是家在这里的、由民师转正的、近年即将退休的老教师。说起教师,陈天喜是扳着指头一个一个算的。他今年59岁,教思想品德。李新华,男,57岁,教三、五年级数学。李海涛,男,43岁,教五年级语文、三年级英语。梁诗旺,男,55岁,教二年级语文、科学、体育、音乐、美术。李明留,女,49岁,教二、四年级数学。田口小学在周边是个较大的学校,承担着组织大河镇西片教学研究活动的任务。由于陈天喜善于抓教学和管理,学校的教研氛围很浓厚。只要教师不缺,质量就有保证。
  
  陈天喜说,经过多次投入改造,现在学校的校舍和办公设施都很不错,能保证需要。特别是去年到今年,投入二三十万元,建了新楼,老楼更换门窗,占地三四亩的校园得到了整修,显得干净整洁。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缺教师,特别是音乐等副科的教师。
  
  过去,学校教师吃水要到一里外的山凹里肩挑手提。为此,陈天喜在假期和教师一起挖井,彻底解决了问题。遇到雨雪天气,陈天喜就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去车站接教师,已经形成了惯例。“我对老师们说了,你们有困难我解决,有气就对我发,只要在这里干就行……能留住他们,比啥都强,让我做啥都行。”陈天喜干脆地说。去年,他老伴腿骨骨折,但他把老伴安顿到姑娘家后就一扭身又回到了学校,没有耽误给学生上课。
  
  陈天喜说:“我干了几十年教育,向镇里申请要人的话,领导很给面子,能解决就给解决。但我们这些老教师到2015年前后基本退完了。我希望有个正常的输入、补充机制来保障师资,让学校工作正常运行。”

大河镇中心学校的校长杨天乾和宋新菊谈支教工作。

 

 

宋新菊在为孩子们讲解汉语拼音的用法。

 
  支教,镇里来的宋新菊和安德

 

    宋新菊,一个年轻、利落、能干的女教师。我们第一眼看到她时,她在为一年级的学生上语文课。为了响应大河镇中心学校的支教号召,为了自己的专业理想和专业发展,也为了得到更多的锻炼机会,她主动申请来到桐柏县最偏远的田口小学。
  
  宋新菊说:“一到田口小学,许多学生家长就来看望我。大伯大娘们‘闺女长、闺女短’,喊得我心里热乎乎的;孩子成群地围在我身边,拉着我的手欢呼雀跃地喊‘老师长、老师短’,更让我增添了责任感。我拣了课最重的一年级,同时担班主任。”
  
  虽然是支教,但宋新菊一点也不马虎。在学校的教研活动中,她积极与老教师交流,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班级管理工作中,她采取说理教育法、榜样示范法等,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集体教育与个别教育相结合、正面教育与纪律约束相结合的原则;她坚持每星期进行二至三次家访,了解学生的情况,然后因人而异制订帮助计划;对于留守儿童,她定期进行校外辅导和心理疏导,让这些孩子变得活泼、开朗。
  
  宋新菊深情地说:“这半年的支教生活就像一杯清茶,没有华丽的色泽和醇厚的味道,淡淡的清香却让人回味无穷。如果说当初只是对支教工作憧憬而产生了工作热情,那么几个月来我的感受是喜悦与眷恋。我用几句话来总结这段支教经历:教育不均衡,信念要永恒;生活很艰苦,心情来弥补;工作我敬业,师生都愉悦;时间虽短暂,收获永相伴。”
  
  安德,宋新菊的丈夫,大河镇中学数学教师。他来田口小学支教过,对这里的情况比较熟悉,看到学校教师人手不够,又开始了走教,并得到了所在学校的支持。学校把他的课集中安排在周二、周三、周四。这样他利用周一和周五走教,担任两个班的数学课。小两口勤奋、上进,经过基层的历练,工作更加出色。他们在这平凡、普通的岗位上,认认真真地过着每一天、教着每一个学生。
 安德说:“这就算我们又照一次结婚照吧!”

 
  明天,谁在这里领读

 

    田口小学是个有代表性的农村小学:教育部门重视,村干部和村民尊师重教,教学设施不落后,有生源但缺教师,教师敬业、课时多,整体年龄偏大。
  
  桐柏地处大别山区,经济社会发展相对落后,由于历史的、现实的客观原因,像其他贫困县一样,教师超编,多年没有招收过新教师,教师队伍建设、补充的步子迈得很沉重、很缓慢。为了缓解师资不足的矛盾,桐柏县教育局做了大量工作。如2006年下发了《关于选派城镇教师到农村薄弱学校开展支教工作的实施意见》,具体规定了支教的实施办法和保障措施,2010年又下发了补充规定。几年来,全县共安排支教教师800名。2010年,县里还招收96名教师,这是多年来的第一次。
  
  田口小学如果按照省定编制标准(1∶23的师生比)应配备教师7名,现实有教师5名,支教教师和走教教师各1名。这样,学校有7个教学班,7名教师,“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人发烧全校感冒”,音乐、美术、计算机等课程无法正常开设。
  
  没办法,大河镇中心学校实行了支教、走教并用的办法。中心学校校长杨天乾说:“这种办法能有效解决师资问题。田口小学离中心学校最远,道路条件也最差,所以我们总是优先满足他们的需要。除了县里规定的待遇,中心学校还给支教教师一些交通补贴、通讯补贴。对愿意来的教师,我们坚决兑现承诺,落实相应的待遇和荣誉。”
  
  站在二郎山水库的大坝上,杨天乾、陈天喜回望暮色中的田口小学,仿佛在深思中解读这里的昨天、今天和明天。陈天喜明年就要光荣退休了,宋新菊一年的支教也将结束。像田口小学这样的校长之困、教师之忧对于许许多多山区县来说,是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我们期待着这个问题早日得以解决。今天,田口小学有186名学生,7名教师,他们像以往一样,平平常常地工作着、学习着。但是,明天,谁会在这里领读呢?

 一年级的孩子们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而能教他们的老师却越来越少。

在山区,吃水是个大问题。这口小小的土井,是陈天喜校长和老师们一起修建的。

    在过去的教师办公室前,一位教师在感慨学校这几年发生的巨大变化。在各级教育部门的重视下,学校新建了几栋教学楼。老师办公、学生上课都搬到了新楼里。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