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在古稀之年圆梦大学
用爱驱蚊
跨 越
给每一棵草开花的机会
有一种感恩长存心间
谁的青春没有梦想
关于举办“深入学习十八大精神推进中原教育崛起”高级研修班的通知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12月11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古稀之年圆梦大学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陈弘毅/文图 

王群祥在濮阳广播电视大学清丰县分校的老校址里看书。

 

    71岁上大一?还真有这样的事儿。王群祥说,他不是发疯,也不为出名,只为实现自己一生的大学梦。
  
  12月6日,记者在清丰县见到了王群祥老人。他操着一口带着京腔的普通话,略显腼腆地讲述了自己围绕着“大学梦”的人生故事。
  
  一场做了52年的梦

 

    2011年秋,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秋季招生报名开始后的一天,一位老农径直走进濮阳广播电视大学清丰县分校的招生办公室,直截了当地问校长张清印:“我要上电大,收不收?”张清印专职电大招生教学工作30年,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儿。他思量着,这位老者不是在开玩笑,就是精神有毛病。
  
  出生于1941年的王群祥,是清丰县高堡乡柴鼓庄村农民。小时候跟随家人到了北京,读完了小学和中学,1959年于北京市第十四中学毕业。高中毕业后,王群祥的理想就是考大学,但因他的父亲曾是国民党蒋介石军队孙殿英部的师长,他受到诛连,失去了考大学的资格。上不成学了,再不工作便会被视为“盲流”,王群祥便进入中宣部所开办的农场工作。
  
  王群祥记得,当时他的一位老师、中国佛学院讲师王赞曾对他说,在北京不一定能长待,让他做好回家的准备。果然,这份工作没能做多久。“文革”开始后,他被遣返回老家。
  
  回到清丰县后,由于工厂不景气,“拿着国家文件人家也不接收”,几经周折,王群祥终被清丰县国营农场接收。当地领导见他办事实在,又有文化,最后把他调到日杂门市部当经理。王群祥这一干,就干到了退休。
  
  只是这么多年来,有个梦,一直没断过。
  
  很多年前,当王群祥离开北京回农村老家时,王赞对他语重心长地说:“群祥,就你在高中的学习成绩来看,考上大学是有把握的,但现在你没有这个机会了。可是,只要有了机会,千万要争取上大学。因为,大学学历是一个人的品位,是一个人自身价值的体现。”
  
  这一席话种到了他的心里。“从毕业到现在,整整52年了,我上大学的追求始终没有放弃。”
  
  “学习就是一种享受”
  
  当张清印听完王群祥的诉说,又看到王群祥拿出的一摞厚厚的读书笔记时,他被深深感动了。没过几日,王群祥报读中央电大开放教育汉语言文学专科的申请被批准了。
  
  “我一向喜欢历史,因为这里面学问太多了,各行各业都能用得上。文史不分家,我也很喜欢读文学作品,尤其是西方文学读得较多。”王群祥说起文学,便滔滔不绝地列出一大串他读过的作家作品。“如今年纪大了,新接触的东西实在记不住,可年轻时我看的东西至今记忆犹新,”他自豪地说,“当年我还是生产队里的记录员,开会做记录,别人说的话我能一字不差记下来。”
  
  王群祥一再强调,自己上大学不是发疯,不是为出名作秀。“上大学是一种正规、系统的学习。村民看中我有文化、知道的多,闲时都愿意围坐我旁边,问这问那。从中,我体会到有文化的乐趣和价值,同时也感觉,一旦遇到难题,自己的知识还是太浅薄,要通过学习提高。”他说上大学就是为了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润泽村民,造福一方”。
  
  对于有些人——包括自己的儿女——对他这么大年纪上大学表示的不解,他挥挥手说,懒得跟他们解释。“对我来说,学习就是一种享受。以前生产队没条件学习,连报纸也看不上。直到平反之后,经济也宽裕些,这才把书给拾起来,常去县图书馆看书。”
  
  如今,清丰电大赠送他一台电脑,并教他上网学习。当明白电大整合了许多名校的教学资源、在家里就可以享受名校名师的课程时,他感慨不已,如获至宝。
  
  然而高龄入学毕竟存在一些困难,比如记忆力的衰退。考试时,有同学想“帮”他,他坚决拒绝。张清印说,2012年1月,清丰电大考点14个考场700多考生中,“做到从不违背考场纪律的就有那位年龄最大的考生——王群祥”。考完试,王群祥先向校长道歉,说自己估计有两科不及格,给电大拖后腿了。当问及为何不接受同学的“帮助”时,王群祥严肃地说:“哪能抄别人的?现在社会上那么多掺假的,但作为电大的学生,作弊不是砸学校的牌子吗?不是给电大抹黑吗?”
  
  给子孙后代留下精神财富

 

   “我是个穷老头,没有金钱财富留给后代,但我要留给他们精神财富——大学文凭。”在王群祥看来,文凭内含着文凭获得者的精神和文化素养,是一种精神财富。他说,如果能拿到毕业证书,他会将它装在玻璃镜框内,挂在家里上房正堂。“我这样做不是自我炫耀,也不是光宗耀祖,而是作为精神财富留给子子孙孙,启示他们:老爷子71岁还上大学深造,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学习。百年后,我虽人不在了,但学习精神犹存。到那时,我相信有见地的子孙看到我的文凭,比看到留给他们金钱财富还高兴,会视为传世之宝传给他们的子孙。”
  
  王群祥对一些年轻人不努力学习的现象痛心不已:“我以为,学生时代是一个人的黄金时代。现在的年轻人赶上了好时代、好政策,上大学不受出身限制,他们太幸福了!但不少年轻人不知道珍惜,只念到高中甚至高中不到就弃学了,太可惜了!我要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年轻人:年龄大不应该成为不学习的理由,你有我老吗?学习路上无老少。”
  
  说起他的大学故事,不得不提到他的妻子王翠珂。王翠珂是王群祥刚回到清丰县时经媒人介绍相识的。虽然是乡下姑娘,有点“土”,但据所有认识她的人回忆,她漂亮、开朗,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很懂事理。夫妻俩相伴近50年,感情很好,几乎没吵过架。
  
  两个月前,她因肺癌去世了。
  
  “我成了货真价实的空巢老人。”王群祥说,妻子的去世把他击垮了。他甚至要对空巢老人的社会问题进行研究,“运用所学的这点文化知识寻求一个比较现实的答案”。
  
  学业也因此耽误良久。“现在自己做饭、生活,对我这样一个老头来说,很是分心。”他说,他需要先把“后防”建设起来,才能专心上学,完成学业。
  
  即使在医院看护妻子的时候,王群祥也注意观察和思考,如今准备写一写在医院的经历和对医保的看法,作为他上大学的作业。
  
  王群祥轻叹一声,说他这些事其实不值一提,唯一的作用可能就是对年轻人有所激励:“只要能激励一个人,我就知足了。”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