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聚焦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2013年,有全国名师引领,有身边榜样同行,有典型经验参照,专业成长的路上不再孤单!《课改导刊》:教师专业发展的助推器
教育“聚义”,用行走触摸灵魂
学校管理者应从《马说》中悟道
热议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12月15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育“聚义”,用行走触摸灵魂
——“教育预案草根研究团队”成长侧记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这种研究能给老师们带来什么?三个人的思考是:她能给老师们带来智慧和镇定,她能帮老师们吹开迷雾,她能提醒老师们看到陷阱和泥泞……

 

□ 本报记者 黄杰/文图 

 

    因为一种发现,三个未曾谋面的教育人有了一种约定——相约成立“教育预案草根研究团队”,用行走叫醒理想。这三位教育人分别是,湖南的刘令军老师、深圳的方庆老师和江苏的肖健老师。
  
  这是一个独具特色的教育研修团队,他们的研究领域基本是一片荒地;他们有自己的思维系统、操作步骤;他们还有比较体系化的研修“纲领”——“根据目标找方法”“第二序改变”等……

 

    踏进一片未经经验划痕的空间

 

    2007年,王晓春老师在谈班级管理时说:“现在很多一线教师,在教育现场总是表现得缺乏临场智慧、手忙脚乱或者手足无措。我希望有人能为他们多准备几种预案,但是至今还没有人来做这方面的研究。”
  
  这是一颗种子,种进了刘令军老师的心田。尽管忙于带班,忙于阅读,忙于写作,但他没有停止这方面的思考。
  
  刘令军在“中国期刊网”上搜索“教育预案”,仅有记录1条,而且这条记录是一篇医学论文。教育类的“教育预案”文章为零。这基本上可以说明“教育预案”研究是一片空白。填补这个空白,就成了刘老师念念不忘的事。刘令军与未曾谋面但神交已久的网友方庆和肖健进行了沟通,三人一拍即合。三个教育人亢奋地谋划着如何把思考付诸实施。
  
  2010年10月,“教育预案草根研究团队”宣告成立。这种研究能给老师们带来什么?三个人的思考是:她能给老师们带来智慧和镇定,她能帮老师们吹开迷雾,她能提醒老师们看到陷阱和泥泞……建QQ群,在论坛开帖……一阵忙乎,一大批教育人被吸引了过来。群员很快达到100人,刘令军赶忙升级为超级群。
  
  “教育预案”只是一个方向,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样。大家聚在一起热烈地讨论着,讨论着她的未来、她的内涵与外延、她的形状和特点。
  
  方庆老师说:“‘教育预案’把我们隐性化的思维显性化,把我们混沌的思考清晰化,把我们模糊的准备具体化。”
  
  最终,团队给“教育预案”下了定义:为应对某种教育教学情况的发生而事先拟订的处置方案。与此同时,团队成员讨论出了“教育预案”应有的四个特点:教育性,是为教育而制订的;专一性,只为解决某一个问题;专业性,要遵循教育规律,基于科学的教育理念;可操作性,具有实施的可能性。
  
  摸着石头过河,让成长铭刻

 

    团队成员都没见过“教育预案”,但他们坚信的是:最适合种子成长的土壤是真实的生活——教育案例。他们分析案例背景,思考案例解决措施,反思讨论方式……最终,讨论模式逐渐成形:
  
  1.成员在每周一至周三这段时间里提出一个案例,申请“教育预案”研究的主持人。
  
  2.成员提前仔细阅读案例准备讨论稿。
  
  3.每周五晚8点准时研讨。
  
  4.主持人根据成员跟帖意见,整理 “教育预案”。知识产权归主持人所有,主持人可以自由投寄报刊发表。在其他成员主持研讨的时候,这个主持人同样也必须贡献自己的智慧,这样以体现团队“互帮互助”和“多赢”的合作精神。
  
  5.主持人对研讨情况进行整理,并将整理好的研讨成果上传到论坛。
  
  刘令军老师说:“希望通过对提供案例的老师处理案例的方式进行分析、探讨,让参与探讨的老师和提供案例的老师都有收获;帮助提供案例的老师找到更多更好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进行后续教育;形成‘教育预案’,为每个教师的教育实践提供方法上的指导,起到一定的辐射和引领作用。”
  
  然而,尽管第一期讨论对预案有初步的探索,但后来的几期讨论,团队失去了方向——讨论的案例比较普通,尽管大家很有收获,但不理想。团队的方向偏颇了。
  
  经过再次讨论,团队的研究方向得以明确:
  
  以后提供的“土壤”,只能是适合预案的“土壤”;提供的教育案例,应该是比较棘手的问题,存在一定的复杂性,可能会出现一些意外情况,需要考虑多种可能性,增加应对的有效性。
  
  第十期讨论终于出现了第一个较为成型的预案。方庆老师作为主持人提供了一个案例《学生准备用暴力报复老师,怎么办》。案例讲的是一个学生带刀来学校,准备砍老师,因为老师干涉他谈恋爱。情况很复杂,问题性质很严重,万一处置不当,就可能发生流血事件。这就是王晓春老师所说的必须要准备预案的情形了:必须有多角度思考,必须考虑种种可能性,必须在事情发生变化的时候准备应对之策。讨论后,团队最终形成了比较满意的预案(内容已于2012年3月10日在本报整版刊出)。
  
  有了第一个预案,就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教育预案”的元模式也逐步成型,共有以下几个要素:标题、教育现场、预案目标、预案假设、处置原则、涉及主体、处置方案、案例反思。
  
  引入“方法论”,保证实效

 

    好花还需好的营养。案例分析的背后是思考的方法和理念。团队成员在讨论中不断切磋,寻找着解决教育问题的合适方法。
  
  第一种方法是“根据目标找方法”,是由刘令军老师提供的。
  
  一天,一个孩子在寝室里喝酒了。刘令军打电话请来家长,没想到,这个孩子在家长到来的那一瞬间突然爆发:“刘令军,我受不了你了,我不读书了!”然后摔门而去。
  
  对这个事例,目标不同,方法就不同。
  
  第一种情况,没有目标。老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如果家长反复求情,学生在家长的“胁迫”下也道歉了,那就算了;至于以后会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那是下次的事了。
  
  第二种情况,有自己的个人目标——一定要维护好个人颜面。学生直呼其名,顶撞老师,这还了得,立即上报学校政教处,一定要给学生一个处分。这样的老师有“报复”心态。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师生之间的“对抗”就永远也不会终结了。这样的老师,以自我为中心,最喜欢埋怨学生,从来不反思自我。
  
  第三种情况,有一个“帮助学生成长”的目标。学生虽然顶撞我了,但这是一个难得的教育契机,我如果抓住这个契机,说不定就能转化这个学生。因此,有了这个目标,老师就会放下个人颜面,主动跟学生和家长进行沟通,了解学生为什么喝酒,哪些方面“受不了”老师,等等。反思自己的教育,既帮助学生成长,同时自己也在处理问题中获得成长。
  
  由于目标的区别,导致行动思路就截然不同,效果也截然不同。所以,根据目标找方法,就能帮助我们在行动之前,理清思路,找到正确的方法。
  
  第二种方法是“第二序改变”,是由方庆老师提供的。
  
  有一群小孩,每天放学以后,要经过一个橘园。小孩子调皮,捡起路边的石块扔到橘园里玩。时间久了竟然成了习惯。看园人很恼火,多次驱赶、警告都无效。
  
  后来,看园人想了一个办法,自己守在孩子放学的路上,看见孩子们过来了就说,今天我们来进行一场丢石块比赛,谁丢的石块打中了橘子,就奖励10元钱。过了几天,奖金变成了5元钱;再过了几天,奖金降至两元钱。当然,最后就是没有钱了。孩子们再也不去丢石块了。孩子们说:“没有钱,谁干这样的傻事?”
  
  看园人的驱赶、警告是“第一序改变”,这种改变能解决教育中的一部分问题,不需要特别的技巧。第一序改变发生在某一个系统之内,而系统本身维持不变,它只能改变系统内的“困难”。如果原因在系统之外,它就无能为力了。
  
  后来看园人的办法,则跳出了“玩”这个系统,进入到“比赛”系统,成功地将学生的“内在动机”转化成了“外在动机”。
  
  这种改变跳到了系统之外,进入了较高一个层次。第一序改变中的系统无法发生改变,是因为该系统无法从内部产生改变自身的条件,也无法产生改变自身规则的规则。跳出这个系统,解决就有了可能。如果班主任陷入了无法解决问题的困局,可以想想如何跳出这个层次,跳上N+1层次去寻找办法。比如说,学校教育无效,就找家长想办法;理论教育无效,就用事实教育;虚拟情境的班会教育无效,就用真实情境的班会进行教育;等等。
  
  第三种方法是……

 

    团队成员分享着智慧,分享着精彩;成就着自己,成就着教育。在团队里,当大家探讨如何形成预案、思路如何而来的时候,老师们纷纷分析共享自己的阅读和教育经历。这样一种交流让大家触摸到了自己认识和经历中的短板,从而有效地改善着思维结构。
  
  如今,团队成员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团队成员在各类媒体发表文章200多篇,有数人出版个人专著。
  
  思考、讨论、整合,这个团队正在演绎着更多的教育奇迹。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