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参考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德鲁克:终生难忘的7堂课
其实你不必周游世界
84岁李嘉诚的新忠告
西南航空公司:员工第一 客户第二
领导者应该有激情
“好的管理”因何不好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12月22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德鲁克:终生难忘的7堂课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白立新 

 

    作为第一个提出管理学概念的人,当今世界,很难找到一个比德鲁克更能引领时代的思考者。媒体对他的最恰当评价是:“在一个充斥着自大狂和江湖骗子的行业中一个真正的具有原创性的思想家。”在商界,包括杰克·韦尔奇在内的众多杰出经理人对其理论积极实践,这恰好符合德鲁克的理论:管理是一种实践,其本质不在于知而在于行,其验证不在于逻辑而在于成果。
  
  在中国,德鲁克所面临的局面更为尴尬:他是国内最被广泛认知的管理学家,但由于其文字中正,与一些人所追求的浮华风气不符,没有《追求卓越》《基业长青》等畅销作品中常见的成功企业所需条件的罗列,在管理学风靡中国的今天,德鲁克的思想反而被埋没了。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来听听德鲁克关于中国经济的箴言:中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仍相当小,其增长动力主要来自于制造而非创新。因此,中国公司的多数领导人,若想抵御尚未来临的严酷挑战,必须首先锤炼对公司和社会关系的基本认识。
  
  这里介绍一下德鲁克生命中的7堂课。
  
  1995年在与日本企业家中内功对话时,德鲁克说:在我的生命中有7堂课,它们教育我怎样保持高效、持续成长、应对变化、打破常规、超越过去。
  
  第一堂课:追求完美

 

    1927年,18岁的德鲁克离开家乡奥地利来到德国的汉堡当学徒,同时在汉堡大学学法律。不过,在那个年代,德鲁克读大学基本上是不用去听课的。德鲁克说,在1927年,获得大学文凭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每年定期交一点学费和在考试的时候露个面。
  
  但是,在那个古老的年代,汉堡的青年旅社、城市图书馆以及汉堡歌剧院却是对大学生免费开放的。德鲁克的第一堂课——音乐课也是受益于当时德国汉堡的这一制度,如果没有对大学生免费的制度,当时一边做学徒一边读大学的德鲁克是不可能每周都去听歌剧的。
  
  在歌剧院,德鲁克观看了意大利作曲家威尔第的一部歌剧《福斯塔夫》。当晚,他完全为这部歌剧所震撼。当年威尔第已是80岁高龄的老人了,他有一段话:“在一辈子的音乐家生涯中,我努力追求完美,可惜一直失之交臂。我有责任再试一次。”这在德鲁克脑海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德鲁克以此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德鲁克一生写了40多本书。当别人问他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时,他总是微笑着回答:下一本。
  
  第二堂课:上帝看得见

 

    古希腊著名雕刻家菲狄亚斯被委任为雅典的帕德嫩神殿制作雕像。当雕像制作完毕,菲狄亚斯向雅典市政府索取薪酬时,会计刁难菲狄亚斯说:“你所做的雕像都是站在神庙的屋顶,并且神庙又是建在高高的山上,所有的人只能看到雕像的前面,而看不到雕像的背后。我只能付给你雕像前面的费用,而雕像的背后由于大家都看不到,所以我不能付给你那些钱。”
  
  “你错了,”菲狄亚斯反驳说,“上帝看得见。”
  
  一语惊醒梦中人。菲狄亚斯的“上帝看得见”这句话成为德鲁克的座右铭:人们要不断追求完美,因为上帝会知道一切的。德鲁克在80多岁之后,仍旧在构思、创作新的作品,努力做到更加完美,因为上帝在看着德鲁克。
  
  第三堂课:终生学习

 

    1929年11月19日,德鲁克刚刚迎来自己20岁生日的时候,有一件喜事也同时落在他的头上,那就是德鲁克被汉堡最大的一家报社录用,当了财经和外事报道的记者。
  
  报社的工作时效性很强,早上6点钟开始工作,下午2∶50就发稿,然后将成型的版本交给印刷厂印刷。在报社工作期间,德鲁克学会了跨学科跨领域学习的方法。之后的将近60年的时间里,德鲁克每隔三四年就会选择一门新的学科做研究,有统计学、中世纪史、日本的艺术、经济学等,包罗万象。
  
  他对日本绘画甚为着迷,也有深入的研究,曾写出专著《画笔的冒险:日本绘画》,并在克莱蒙特大学帕蒙纳学院讲授了10年的东方艺术课。确实,一个管理学家讲授东方艺术课,听起来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但细细一想,这的确是德鲁克的成功之处。
  
  德鲁克说:“这种学习方法不仅给我一个丰富的知识宝库,也强迫我接受新知识、新思路和新方法——因为我所学过的每门新学科,都基于不同的理论假设,采用不同的研究方法。”德鲁克就是这样一个跨界的飞行者,而且飞出了高度和广度。
  
  第四堂课:定期检讨

 

    22岁的时候,德鲁克已经是报社的三个总编助理之一了。当时的总编大约50岁,在每年的新年伊始和半年过后这样两个时间段里,总编都会和大家一起花费一天半的时间来对过去的工作进行反省,从总结成绩开始,然后找到做得不够的地方,找出可以加以改进的地方。在会议的最后两个小时里拿出下半年的工作计划:要集中力量解决什么问题?在哪些方面需要提高?团队的每个人都需要学习什么新的东西?一周之后,每个人都需要向总编交一个计划报告。
  
  1937年,德鲁克从英国来到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鲁克花了18个月的时间研究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并且写出了《公司的概念》一书。这个时候,德鲁克想到了总编曾经给他讲过的“反省课”。此后,每年夏天,德鲁克都会抽出两周的时间,来回顾和反省过去的一年,看看哪些地方还可能做得更好,哪些地方应该做而没有做,哪些地方没有做好。然后,再提出上述问题的解决方案。
  
  德鲁克的这一反省的习惯从上个世纪的40年代开始,一直到生命的结束为止,跨越60年。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