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聚焦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2013年,有全国名师引领,有身边榜样同行,有典型经验参照,专业成长的路上不再孤单!
如何科学、有效地开展学校管理工作
让教育公益回归民间
热议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12月29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让教育公益回归民间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陈复兴 

 

    最近,中国新闻网就“温州天价班费”事件连发了5篇新闻报道,使民众对媒体、家长委员会、学校和教育局应对“天价班费”一事的轨迹一目了然。
  
  这事先由网络曝光“天价班费”引发,说的是温州某小学一年级某班仅40天就支出班会费13861.1元。这些班会费是开学初由家长委员会筹集,除用于购置铅笔、资料夹、课外书等学习用品外,还用于橱窗柜子费、请钟点工打扫卫生费、专家讲座费等。
  
  事情发生后,学校马上“协助家长委员会清退相关费用,除必要的、已经使用过的学习用品以及学习资料外,对于已经购买的橱柜等,学校用办公经费买入,并用现金的方式返还给家长”。当地教育局也马上发文,提出两个“不允许”: 家长委员会不允许以班会费、资料费、补课费、讲座费等名义向家长收取费用;学校和教师不允许利用家长委员会的名义进行收费、摊派或集资。
  
  家长就班会费组织捐款,完全是一种教育公益活动,却为何成为过街老鼠广受挞伐?这或许与家长委员会的行政性运作有关,也与我们一直没有厘清政府部门与民间公益组织之间的边际有关。
  
  从家长委员会的性质来看,由家长团体推举的民间公益组织属于非政府组织范畴。然而,我们的家长委员会却存在着天然的不足,即这一机构的负责人多半由学校负责人物色并组织推举,这就使它沦为学校管理机构的附庸,缺少本身应有的维权等功能。家长委员会本身的做法也有些行政化,尽管大家讨论通过,但还是带有一定的行政摊派性质,没有考虑到家长本身经济能力的不同、捐款意愿的强弱。在款项的使用上,也缺少与家长群体之间进行充分、有效的沟通,以至于部分家长心怀不满,产生了网络爆料“天价班费”事件。
  
  其实,“天价班费”主要还是用于为学生购买储物柜子。有柜子,学生生活方便,教室的整洁度也大为提高,有何不可?买柜子的钱,可以从学校办公经费列支,家长乐意为孩子改善学习条件也未尝不可。这柜子,难道“40天”就消费完了吗?还有,请有经验的高年级学生家长为一年级新生家长现身说法,由家长委员会支付300元车马费,这有什么不可?对经济发达的温州来说,酬劳不算离谱。
  
  这说明,教育公益组织应该回到本身应有的角色上,不要与行政机构纠缠不清。家长委员会“官念”不能过重,不能违背教育规律乱作为、好心办坏事,如请钟点工打扫卫生等。
  
  学校也要把握好自己的定位,做好与家长委员会的协调工作,多从教育视角考虑问题,避免社会力量的“越帮越忙”,更不能将家长委员会变成学校的“提款机”。家长们自发集资2万余元用于班级开支,可谓开天下先,其积极性值得鼓励。遗憾的是,由于职责不清、程序不规范,学校、家长和家长委员会之间缺少有效的沟通,没有在采纳多数人的意见基础上尊重弱势群体与少数人的意愿,从而出现“一面热心助学,一面网络爆料”的闹剧。
  
  这方面,浙江省磐安县一些学校的做法就比较好。比如,深泽小学的家长委员会工作一直非常出色、功能齐全,如家长爱心团管理组、亲子活动组、家长护导组、爱心调解组、爱心劳动组等。另外,还有根据家长意愿新设的个性化家长组织等,共同组成5+X的长效运作机制。
  
  除此之外,教育行政部门的危机管理能力也亟待加强。在危机出现之后,对的要坚持,错的要改正,避免将“改正”变成“矫枉过正”。像现在这样一退了之、一禁了之,显得进退无据、应对无序,伤害的是热心家长的心和处于萌芽状态的教育公益事业。其实,从法理角度考虑,实现“家长委员会不允许以班会费、资料费、补课费、讲座费等名义向家长收取费用”这一目标的正确途径,是家长委员会自身的专业定位和专业回归。
  
  在教育公益活动中,无论是媒体、家长委员会、学校,还是教育行政部门,都需要淡化“官念”、追求专业,切实履行好服务者这一角色,让教育公益回归民间。如是,“一面热心助学,一面网络爆料”之类闹剧或许可以避免,教育也可以重新找回自己的专业尊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