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幸福成长中的男幼儿教师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1月0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幸福成长中的男幼儿教师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王栋臣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

□ 本报记者 张红梅/文图

    在辉县市的西北部,有一块四面环山的盆地——川中。川中意为侯兆川的腹地。侯兆川是一块方圆约二三十平方公里被群山环绕的平原。侯兆川这个名字是从祖上传下来的。这个名字究竟意味着什么,很多当地人都说不清。传说中,古代的侯兆川是个能出“斗米王侯”的风水宝地,土地肥沃,人口充足,四壁重峦叠嶂,俨若城郭。辉县人把川中叫做盘上。上盘,就要上山,过去交通不便,上盘是件很难的事。
    崔凌飞、王栋臣和聂钰翔,是这盘上西平罗乡川中幼儿园的三位男教师。一个幼儿园里都是女老师很正常,若有位男老师算是稀罕了,而有三位男老师的更是不多见。2012年10月17日,记者就见到了这三位男幼儿教师。

 

   在川中幼儿园这万花丛中,崔凌飞、王栋臣和聂钰翔绝不是绿叶,而是三朵幸福成长的红花。
幸福之一
                       选择了喜欢并非常有意义的职业
    王栋臣毕业于河南工程学院,学的是机械制造,这与幼儿教育简直风马牛不相及。他告诉记者:“幼儿园要提高孩子们的动手能力,有科学这块内容的教学,正好与我学的专业有点关联。”
    亲戚中有当老师的,王栋臣从小就羡慕他们。大学毕业后,想考教师资格证,他便与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在郑州师范学院用了近一年时间专门学习教育学、教育心理学等课程。第一次考试未能如愿,他去了郑州宇通公司工作,这跟理想相差甚远。但他并没有放弃,最后拿到了教师资格证。2012年8月,他来到了川中幼儿园。
    崔凌飞见到记者时有些羞涩和紧张。作为2012年商丘师范学院法律系毕业的学生,他为什么选择了幼儿教育?“我喜欢搞教育。平时很喜欢孩子,总是带亲戚朋友家的孩子玩。”他告诉记者,“来到幼儿园,能和孩子们打成一片,走进每个孩子的世界,是我想做的事。”
    聂钰翔是位转业军人,在部队通过自学取得了本科文凭。幼儿园里缺司机,没有人愿意来,他被招来当司机。怎么会想到来幼儿园?“来幼儿园是体验生活的。”聂钰翔说。可到幼儿园后,他不只是司机,还兼做保安,当了体育老师和跟班老师。
    传统的幼儿教育,孩子们大都被女性包围。“女性教育”过重,会把孩子尤其是男孩子培养得安静、内向、循规蹈矩,从而丧失勇敢、进取、冒险、拼搏等优良品质。心理学家指出,男教师在思维方式、性格塑造、处理问题的态度和方法等方面,对孩子有着很大的影响。因此,在幼儿园甚至小学里,男女教师相互取长补短、合理搭配对幼儿的健康成长更为有利。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王栋臣他们三个选择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职业。
    能做自己喜欢且有意义的工作,三位男幼儿教师是幸福的。
幸福之二
                   大自然成为他们的活教材
    川中幼儿园园长张青娥,在教育一线奋斗了近20年。她1991年河南大学教育系毕业,历任辉县市第二幼儿园园长、新博学校校长、芳源幼儿学校校长、同济学校校长等。
    她秉承近现代教育家陈鹤琴先生“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做中教,做中学,做中求进步”的教育思想,大胆实践着让教育回归本真的梦想,实现了“大自然、大社会”都是他们的活教材的愿望:山上的野菊花、松针,地里的玉米皮、棉花的干枝、蒲草,废纸箱、酒瓶、饮料瓶、包装绳……这些都能被老师们利用成为课程资源。
   “张园长先进的教育理念,求真务实并极富创意的教学方法,令人惊叹。”王栋臣谈起入园后跟着张青娥学习的感受,一脸兴奋。
    张青娥就像是位魔术师,总是有变不完的创意冒出来。记者最佩服的是她能随时随地随手把身边的资源变成课程,她还能把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培养成利用资源的达人。
记者是坐着聂钰翔开的车跟张青娥上的盘。
    最近幼儿园在开发玉米皮课程资源,这可是川中用之不尽的原材料。难怪一上车,张青娥兴奋地讲了一路玉米皮:“老师们天天到地里收玉米皮拉回幼儿园,经过挑拣、熏蒸处理,孩子们就可以用它做各种手工品。这不,车上还拉回一台把玉米皮做成绳子的机器,是我们老师研制的……幼儿园开发的玉米皮课程,既变废为宝,又提高了孩子们的动手能力,开发了大脑,可以养成他们发现身边美好事物的习惯,可以提高他们的审美情趣。”
    高高的校门适合记者去拍几张幼儿园的全景照片。聂钰翔搬来一个梯子,先爬上去探路。谁知,他很快就下来了,兴奋地拿下一捆黑色橡胶线交给了张青娥。原来,这是装LED电子屏的人留下的。聂钰翔如获至宝——老师们又有了可利用的资源。
    能在从教之初遇到张青娥这位极富创意的幼教“内行”,三位男幼儿教师是幸福的。
幸福之三
               跟着一群精神贵族快乐地成长
    记者刚到川中幼儿园时,已经放学,园里十分安静。老师们都在整理玉米皮,忙到晚上7点多才吃饭。晚饭是红薯叶面条,大家吃得很香。
    晚饭后,老师们三三两两开始准备明天的课程。
    大一班教室,崔凌飞和他的同班老师张靓在备课。明天有一节崔凌飞的美工公开课。他们准备的材料有玉米皮、打包带、泡沫等。王栋臣也在帮忙。
    曹菊芳是园里的业务骨干,师范美术专业毕业,从教11年,一直在城里教书,这次跟着张青娥来到了盘上。她手把手地教崔凌飞做百合花,一字一句地帮他组织好教学语言。张靓和王栋臣则把材料按学生人数准备充分。课备到了深夜。
    第二天的手工课上,当一朵用玉米皮做成的百合花,投影到大屏幕上时,孩子们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好美”。
    幼儿园共7个班151个孩子,14名教师。由宋军霞、郭文艳、曹菊芳、房玉苹、侯花、李小娟等优秀教师组成的团队,让张青娥引以为豪。正是在她们的带领下,三位男幼儿教师在专业上快速地成长。
    聂钰翔深有感触地说:“外人可能会觉得做幼儿教师很轻松,可来这里后我深感不简单,且不说上课,光是每天吃饭、刷碗、睡觉、打扫卫生……老师们都闲不住。现在天冷了,午睡起床后还要帮孩子穿衣服、梳头。学生放学后,老师还要整理玉米皮,经常忙到晚上12点。早上6点多就又起床了。”
    可老师们并不觉得辛苦,他们忙得很充实,很开心!聂钰翔说,川中与部队不同,部队里吃苦是靠制度来约束,川中吃苦是老师们自觉自愿在坚持。张青娥很自豪地对记者说,这是一群喝着西北风的精神贵族。
   “我从业经验不多,可团队里有很多从教10年、20年的优秀老师,有她们特别是我的同班宋琪老师带着我往前走,我会进步得很快。”王栋臣说。
和一群精神贵族一起成长,三位男幼儿教师很幸福。

 

记者手记:
    据《中国教育统计年鉴》统计,我国幼儿园教职工总数在100万人左右,真正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男性却不到1万人,而日本男幼儿教师比例约为7%,美国的比例最高,约为10%。从幼儿对完整社会经验的体认和性格培养的角度来看,幼儿园需要男教师来为他们创造一个性别平衡的成长环境。
   希望全省其他幼儿园能像辉县市川中幼儿园那样,多引进男幼儿教师,同时尽快帮助他们专业成长。

                                  吃完饭,崔凌飞和学生一起做美丽的百合花。

                                王栋臣与同班的宋琪老师在和孩子们做游戏。

                                                    王栋臣边吃午饭边照顾孩子们。

                                             吃完饭,崔凌飞立即刷碗。

                                 孩子们午睡后,王栋臣忙着整理床铺。

                                 一个孩子哭了,聂钰翔赶紧把他抱到怀里。

                                           聂钰翔用废材料制作航母模型。

                             崔凌飞、王栋臣和聂钰翔一起摸索玉米皮编绳技术。

                                            王栋臣喜欢和孩子在一起。

                                  学生们利用玉米皮和废旧材料制作的手工品。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