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成长力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成长:师生对话的最终目的
《成长力》版面定位及征稿启事
谈话要成为对话
谁在接受“检阅”
找准探究活动的“契合点”
教师发展要突破瓶颈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1月09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成长:师生对话的最终目的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史金霞老师说,学生以自己的方式与教师对话,如果教师粗暴、狭隘地关闭了对话之门,于学生,自然会造成伤害,对于教师本人,也同样有伤害。最大的伤害,便是不能获得成长。在这个案例中,教师不是用语言文字与学生对话的,而是用真挚的心灵,是实际的行动,收获的,是师生共同的成长。

 

□ 史金霞   
  

    2012年1月15日,我打开邮箱,接收《新京报·读书周刊》的记者朱桂英的采访提纲。
其中,有这样一个问题:
   “在你任教的那么多年,有否遇到过阅读思考跟你不相上下的学生?(考虑到你教的是高中,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吧)”
看到这个问题,让我首先想起了那一年。
    那一年,20世纪的最后一年,1999年,25岁的我吻别了一岁的女儿,来到了一个富有挑战性的艰苦环境——河北徐水综合高中。
    从1999年建校伊始,作为语文教研组长、年级组语文备课组长,在这所高标准、高起点、高压力、快节奏的新建热点高中里,我便全面开展了语文课堂教学改革。进行课堂教学改革,一方面是因为新建学校,不改革无以立足,外在环境的压力、学校团队的要求,使改革成为必然;另一方面则是缘于我内在的需求。针对我的语文课堂教学改革,有记者采访时曾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做的”,实际上,我是从1993年参加工作之初就开始做的。1993年到1999年是一个摸索的阶段,是逐步形成自己的语文教学风格、探索自己的语文教学之路的阶段。到了1999年,无论是阅读、写作还是实践活动,我都已形成了一个具有我个人特色的教学风格,也探索出了一种可以继续推行的教学模式,于是,便系统地、完善地坚持着继续做下去。
    然而,在1999年的秋天,还发生了一件事,深深地触动了我,使我将课堂教学改革推向了更深的层次,做得更彻底。
    当时,我让高一的学生写入学后的第三篇作文,是个半命题作文——《我的××老师》,要求学生必须写现任老师。因为当时刚学完《纪念刘和珍君》等较复杂的记叙文,作文训练的目的就是学以致用和培养观察生活的习惯。翻阅作文时,一篇《我的“传统”老师》使我陷入了沉思。因为这篇作文中的“传统老师”就是我!
    没有一些新观念、新教学方法,是我觉得老师们最可悲之处。
    前些天的《拿来主义》里说拿来应有选择性。而我认为,老师们在这方面做得就不好。比如语文老师,她对于传统的教学方法不是有选择地吸收利用,而是照搬大部分。史老师在给我们讲《拿来主义》时滔滔不绝,分析问题精辟透彻,可我觉得她只会纸上谈兵,在教学过程中并没有把该拿的拿来,把该去掉的去掉。虽然她的教学方法比我初中的老师好,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透着灵气,她讲课时脸上总挂着微笑,但我作为一名学生,对于传统的教学方法实在不敢苟同。
    …………
    至今,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初读此文后,我心中那麻辣辣的况味。有不被认可的苦涩,有不被理解的痛楚,有被人指摘的尴尬,有被人冤枉的愤怒。我苦笑着合上本子,默默凝视着封面上的名字——付宝立。然后,又打开作文,再看一遍题目——“我的‘传统’老师”。
    说实话,当时看了这篇作文我很难过,觉得特别委屈。1999年,我已经教书6年了。6年来,我一直自认为是十分勤奋、不断进取、不断更新、超越着自我的。虽然身处偏僻的山区,但我始终订阅《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与研究》等影响很大的专业期刊,还订阅了《教师博览》,拓展自己作为一个教师的视野,并坚持自学考试,完善自己的专业知识结构,而且,还认真地学习了魏书生、钱梦龙等当时很有影响的中学语文教学改革者的理论与实践。一直以来,我都是最受学生欢迎、满意率百分之百的语文教师,怎么我来到新建的徐水综合高中,担任了教研组长、备课组长,成为学科带头人,励精图治、锐意改革之际,竟然还有学生说我是传统老师?!
   “我所做的一切,难道你就没看见?你还要我怎么办?”
   “难道我真的是一个‘传统’老师吗?”
   “我所有的改革的努力,所有的创新的尝试,为什么就一点没有被他承认呢?”
   “一个学生代表不了全体……”
   “可是,难道,他说的就一点道理都没有?”
   “是不是,我真的做得还很不够?确实很‘传统’?”
    思想的火花,一个个闪烁、迸射,我的脸发烫,我的呼吸甚至都有些局促。
当我反反复复看了几遍这篇习作之后,终于冷静了下来。
    学生直言不讳,把对语文课的看法写在作文中,交给我看,这说明,他是信任我的,并且对我抱有希望,至少认为我这个老师还是可以改变的。
    学生并没有对我全盘否定,不是吗?他肯定了我“分析问题精辟透彻”,他认为我的教学方法“比初中的老师好”,他甚至还表扬我“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透着灵气”,也注意到了我“讲课时脸上总挂着微笑”。他其实很客观地在评价自己的老师,并没有意气用事。
    是不是因为从来没有学生这样直接地对我提出过意见,所以我才接受不了呢?既然有学生认为我还是以讲授为主,我就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课堂。而且,不能仅仅停留在反思这一步,要有所行动。
    我把这篇文章工工整整地全文抄录在读书笔记上,我要让它时刻警醒我。
而对于此次作文,我采取了由学生分组评议,然后小组汇总,集中汇报交流的方式来评改,我要让其他学生也看看这篇作文。
    这个学生,我没有批评他,因为他没有错,我也没有给他写一个字,更没有找到他向他解释我是多么尽心努力,因为我当时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超越自我,不断超越,我一定不做禁锢学生思想的、只会照本宣科、只不过把生硬的灌输变成绘声绘色和风细雨般的、填鸭的、表面现代本质守旧的传统教师!我一定要从根本上摆脱自己思想观念和方法手段上的陈旧落后!
    决心一旦下定,马上寻找突破。
    于是,我开始酝酿我们综合高中自己的语文实验室计划。结合过去的经验教训,经过深思熟虑,我确定了语文组教改16字方针:“激发兴趣、活跃思维,加深素养、提高能力”。我们语文组在语文教学中坚持阅读、写作和实践活动三线并行,逐步推进改革。我们确立了大语文观念,使语文生活化社会化,尤其是实践活动的方式,将语文的人文性、思想性和工具性结合起来,激活了语文课堂。
    2002年,我又开始专题式研究性学习,让学生从实践者进一步成为研究者,将语文的工具性与人文性、思想性和审美特点融合起来,将阅读与写作、观察与思考结合起来,教师引导的不止是学生的行为,而且还包括他们的思维方式、分析判断方法、探索精神、研究意识与研究方法。在这一运作过程中,我不再局限于校内课程,将社会、家庭、网络等这些校外课程也充分利用起来,甚至对于校外课程之重视之开发利用,更甚于校内课程。
    是的,从1999年之后,我便从一个自发的课堂教学探索者,成长为一个自觉的课堂教学改革者。不断地探索、调整、创新,在语文教学的道路上,不停步,不倒车;沉潜其内,体味甘酸;出乎其外,反省突破,一路求索而前。付宝立同学的一篇《我的“传统”老师》,就是那一记催我上路的响鞭,鞭着时间的罡风,擎一把烛照心灵的火,让我成长、超越,不断完善。
                          (作者单位: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星海实验中学)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