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前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环球同此凉热
环球同此凉热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1月15日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环球同此凉热
——多哈气候谈判的中国视角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张红梅/文图

    2012年12月3日至9日,记者作为一名观察员,参加了多哈气候变化大会。在经历了一周全方位的观察体验,又得到了联合国气候谈判专家、清华大学姜冬梅博士的全程讲解后,试图以自己的视角来描述眼中的多哈气候变化大会。

 

现场直击:
    谈判代表煽情盼“下课”
   “协议文本中根本没有关于资金的描述,我们说了这么多,却完全没有行动。今天是我5岁女儿的生日,因为气候大会已经错过了4次我儿子的生日。在座的有许多父亲和母亲。我这样做是为了给我的孩子们一个有希望的未来,只希望我能看着儿子和女儿的眼睛,告诉他们,我已尽力。”菲律宾气候特使沙诺的话引来全场掌声雷动。
    这一幕出现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18次缔约方大会暨《京都议定书》第8次缔约方大会(以下简称气候变化大会)的谈判现场。此刻,谈判陷入僵局。
一年一度的气候变化大会于2012年11月26日至12月8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来自194个国家和地区的1.7万多名政府官员、学者及非政府组织代表参加了会议。然而,面对承担减排义务、解决适应、提供资金、援助技术、建立碳市场、实施航空碳税等问题,各个国家的代表各打各的算盘,所有议题都成了“剪不断,理还乱”的难题。
    从1992年签署《公约》开始,各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上进行了长达20年的艰难谈判,而且谈判还会将无休止地进行下去。尤其是这几年,谈判经常出现“拖堂”现象。这次多哈谈判,也没能按时下课。
    大会主席、卡塔尔前能源部长阿卜杜拉·阿提亚不得不用自我解嘲来打破僵局:“我家离会议中心只需开10分钟的车。我很欢迎大家继续留在这里讨论。但会有人说,我作为主席没有尽力让大会按时结束。我只好强迫大家。我们只剩下几个小时的时间了。”
    最后,在拖堂时间长达24小时的情况下,谈判代表疲惫不堪。这时,只见大会主席重复了几遍“没有看到反对意见,通过!”突然敲锤达成了叫做“多哈之门”的一揽子协议。在代表们有的跳起惊呼、有的满脸疑惑、有的甚至摔桌牌表示抗议中,大会结束。

发达国家:
    现实版的天鹅、梭子鱼、螃蟹
   “化石奖”又颁给了美国!每天“化石奖”的颁发是气候大会的一道风景。由民间环境组织组成的“气候行动网络”评出的“化石奖”,是颁发给那些减排不力的国家的,目的是向气候谈判中的阻碍者施压,使他们早日承担应有的责任,共同参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记者在大会期间看到,美国在多哈气候大会上,多次被授予“化石奖”,其“劣迹”包括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回避减排义务、在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援助方面反应冷淡等。
    然而,在气候谈判上,美国并不孤立,它有一批号称“伞形集团”的小兄弟,即俄罗斯、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发达国家。从地图上看,他们的分布很像一把撑开的“伞”,所以把他们叫做“伞形集团”。谈判中,“伞形集团”各国都在跟着它们的“老大”美国跑,纷纷表示不接受《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伞形集团”国家在首日的谈判中集体领得“化石奖”。
    欧盟虽然也一贯把美国奉为“老大哥”,但是,在气候问题上,它们希望重新坐上“老大”这把金交椅。一是欧盟想借气候表现他们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和领导力,二是欧盟在低碳技术方面全球领先,三是欧洲人们的环保意识等都很先进。因此,在过去的20年里,欧盟一直高举应对气候变化的大旗。
    但是,由于欧债危机的影响,欧盟在多哈会议上的表现不佳。金融危机之后,老百姓的就业问题、吃饭问题迫在眉睫,各国不愿意因为气候变化问题而影响本国的经济状况。因此,在提及欧盟在《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承担怎样的减排义务时,欧盟一改往日“雄心勃勃”的姿态,低调、低调、再低调。
    美国、“伞形集团”中的主要国家、欧盟,看上去他们对《京都议定书》的态度各不相同,有往“天”上拉的,如欧盟,有往“水”下拽的,如美国,有在“地面”上扯的,如“伞形集团”中的那些小兄弟,但是实质上,它们的用心完全是一致的,就是让《京都议定书》这辆车不可能再往前开,让《京都议定书》第二期承诺成为一个有名无实的“空壳”。

资金支持:
    发达国家画的又一张“饼”
    在多哈,许多发展中国家代表气愤地说,他们并未获得发达国家的资金支持,发达国家的资金承诺掺了水,“快速启动资金”是玩数字游戏,“绿色气候基金”无人认捐。
    每年谈判的焦点,除了减排目标,就是资金支持问题。对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发展新能源、开展节能减排、实现低碳发展,还要应对气候灾害,资金是至关重要的因素。
    发达国家承诺到2020年之前会每年拨款1000亿美元作为“绿色气候基金”。在2010年至2012年期间拨付首笔300亿美元作为“快速启动资金”,以帮助贫穷国家适应气候变化和低碳发展。在多哈,新西兰等国声称,这笔钱已有320亿美元到位。这个数字由于透明度不足、重复计算严重、以低息贷款形式发放等,被指责存在着大量水分。
    发达国家不愿掏钱,发展中国家钱不好要。在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要发达国家拿出更多的钱,谈判难度可想而知。
    在谈判各方继续扯皮的情况下,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亲自到会呼吁,美国和欧盟应在应对气候变化中起到带头作用。发达国家有资源、有技术,而气候变化大部分是由发达国家工业化进程引起的,他们应该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发展中国家没有这种能力。
    潘基文指出,气候变化正在影响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反常”变成了“正常”,危险信号无处不在:土地退化,冰川前所未有地消融;从美国到印度,成千上万老百姓遭受洪灾;从乌克兰到巴西,干旱让主要作物受害。各方应以妥协的精神和长远的目光,共同应对气候变化。他强调,全球极端天气发生的几率越来越高,范围越来越广。无论富国还是穷国都将成为气候变暖的牺牲品。因此,国际社会必须警醒,否则人类生存将受到威胁。
    在联合国秘书长的殷切劝导下,发达国家的减排目标有减无增。不过,他们已经承诺的资助资金倒是并不吝啬,这张“大饼”越画越大。

非政府组织:
    不把自己当外人
    抗议!游行!表演!从全球气候问题孕育的那一天开始,非政府组织(NGO)的示威活动就在谈判会场外进行着。场内代表唇枪舌剑,场外NGO的活动如火如荼,NGO的活动催生了《公约》的诞生。
    NGO的代表从不把自己当外人,虽然他们只是“观察”的身份,但是他们从来都是以主人翁的姿态出现,敢爱、敢恨。如前面提到的气候行动网络每年积极组织“化石奖”评选,还有世界自然基金会、乐施会、行动援助、地球之友和基督救助会等,都在会场上组织活动,宣传自己的气候观点,讽刺和抨击阻碍谈判进程的国家。他们中有相当一批年轻人,充满朝气、富有理想、斗志昂扬,虽然他们还未必真“懂”政治,但是却催生对政治有着强大影响力的一个又一个谈判成果。
    今年菲律宾代表发言时,那些催人泪下的词句没有引起发达国家的动容,但是却成为了NGO的战斗号角。“请你们不要再拖延,不要再找借口。请让多哈成为我们找到政治意愿来改变世界的地方。请让2012年成为全球找到勇气为未来承担责任的时刻。不是我们,还等谁?不是现在,还等何时?不是这里,还等哪里?”NGO在会场自发聚集,反复地大声朗诵这些话,声援发展中国家。
    一群NGO的示威者在会场“大蜘蛛”雕塑前呼喊:“我们快觉醒,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我们要绿色,我们不再默默等待。现在就行动,现在!现在!!现在!!!”
来自广州大学的李佳仪同学在“中国角”“应对气候变化,中国青年在行动”主题边会上阐述了她对气候变化的认识。
    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肯定地说:“NGO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应该加强合作、加强沟通、加强协调,这对我们的工作是个很大的促进。”

减缓气候变化:
    中国当仁不让
    在一次部长级的多边会谈上记者看到,主持人不断提醒中国代表还未到,请其他国家代表先作发言。会谈过半,解振华匆匆赶来,做了几分钟发言后,又匆匆离去。
    在“伞形集团”的阻碍和欧盟不给力的情况下,中国在谈判中形势严峻,发达国家要求中国及新兴国家在第二承诺期也要承担规定减排任务。解振华积极斡旋,每天要参加双边磋商、相关边会等15场左右的活动,他分身无术。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按《公约》和《京都议定书》的要求,中国并无需承担减排任务。但本着对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负责的态度,中国先后提出了绿色低碳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理念,到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至45%。因而,中国是近年来节能减排力度最大的国家,也是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称赞中国做了大量努力,即使不是《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强制减排国家,但中国仍很明智地做了大量投入,努力实现了能源多元化。
   《70亿人,1个挑战》!这个在会场随处都能看到的海报,那一张张不同肤色的脸和一双双充满期待的眼睛,刻在了记者的心里。
    正如中国带去的宣传片《环球同此凉热》,此刻,面对气候变化,中国勇于担当。
    《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指出:“利用图书、报刊、音像等大众传播媒介,对社会各阶层公众进行气候变化方面的宣传活动,鼓励和倡导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倡导节约用电、用水,增强垃圾循环利用和垃圾分类的自觉意识等;在基础教育、成人教育、高等教育中纳入气候变化普及与教育的内容,使气候变化教育成为素质教育的一部分。”教育部也下发通知,在全国开展“节能减排学校行动”和“建设节约型学校”活动。
    就在多哈大会召开前的2012年11月2日,“中国气候变化教育项目”在北京正式启动。
    记者赶写这篇报道的时候,严重的雾霾天气让报社所在地郑州成为了全国新闻报道的重点。气候变化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为了我们的天更蓝、地更绿、水更净,减缓气候变化,“COUNT ME IN(算我一个)!”

 

《前沿》与您见面了

   

    在未知领域努力探索,在已知领域重新发现。为倡导先进的教育、科技理念,关注和探讨教育和科技工作的重点、难点和热点问题,本报特开设《前沿》版,以展现我省教育领域的科技发展成果,为全省科研能力的提升进而为中原经济区建设做出贡献。

                                          大会海报《70亿人,一个挑战》。

                               大会期间,我国政府在“中国角”举办多场边会。

                                                    NGO为大会注入了活力

                   谈判现场,听会的人们和后面房子里的同声翻译们在紧张地工作。

               大会闭幕的最后时刻,两名韩国年轻人举起手里的手机,记录下历史的瞬间。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