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成长力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 “桥梁专家”谈教学
做教学生成的温柔推手
■ 校长说吧
复习课的“两明一暗”
■ 教研员观课议课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1月23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桥梁专家”谈教学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爱之理解和真诚

 

□ 陈大伟  
    林崇德教授在《教育的智慧》中提过这样一件事:“某直辖市教委在教师中随机抽取100名教师,问:‘您爱学生吗?’90%以上的教师回答‘是’;再向这100名教师所教的学生进行调查:‘你体会到老师对你的爱了吗?’回答‘体会到’的仅占10%。”对于这种现象,做教师的,我们不能一味责备学生,说学生不懂事、不理解我们,而是需要反躬自省。
    对于反躬自省,孟子曾经这样要求:“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大意是:我爱别人而别人不亲近我,应反问自己的仁爱之心够不够;我管理别人而未能管理好,应反问自己的知识能力够不够;我礼貌地对待人而得不到回应,要反问自己态度够不够恭敬;任何行为得不到预期效果,都应反躬自问,好好检查自己。
我们爱学生,学生为什么没有感受到?学生为什么不认为我们在爱他?在我们自己身上找原因。
    最近观察了一节“百分数”的公开课,基于比较大小的需要,老师先引导学生把不同分数单位的分数通分成了百分数来比较大小,老师在黑板上板书,然后开始提问。
    “请观察这三个数,你有什么发现?”
    (师等待)
    师:“同学们交流一下。”
    (同学交流)
    生1:“它们都是百分数,都是通过化成百分数来比较的。”
    师(重复和澄清):“它们都是百分数,都是通过化成百分数来比较的。是吧?好的!”
    “这是他的发现,还有吗?请你说一下。”
    生2:“它们的分母都是100,都是通分化成了100。”
    师:“好的,这是她的想法。还有吗?”
    生3:“三个分数的分子越大,数值越大。”
    师:“因为分母一样,分子越大,这个分数的数值越怎么样啊?”
    生群:“越大。”
    师:“不错。还有吗?”
    (学生一时无人举手。冷场。终于,生4举手)
    师:“来,请你说。你的发现是什么?”
    生4:它们三个都不是最简分数。
    (其他听课的老师笑了起来)
    师:“都不是最简,能不能是最简?”
    生群:“不能。”
    师:“如果是最简的话,前面的事情我们就白做了,我们就用不着做了。还有没有?”
    (在以后的教学中,生4没有再举手)
    在课堂上,这位老师对学生的态度是亲切的,对学生有要求时“请”字不离口,这更是十分难得。透过教师的体态和口头言语,我们可以看出这是一位爱学生的老师。但教师的爱是否建立在理解和尊重学生的基础上呢?生4为什么不再举手了呢?
    对这三个分数进行比较,在前面3位同学说过不同的发现以后,老师还希望学生再思考、再回答。这之间有一个冷场的时间,这说明学生已经无从发现(在观察课时,我把自己当成学生,我也不知道还可以有什么发现)。等了一阵儿以后,第4位同学才举手,我们可以设想他举手参与的动机:他或许知道自己的回答不是老师想要的答案,但是他不愿意让课堂冷场,不愿意让老师尴尬地等下去,他要帮助老师渡过难关。
    基于这样的动机,他举手说出了不是老师需要的、但却是正确的发现——“它们三个都不是最简分数。”可惜,其他观察课的老师没有去这样体会,对这样的回答报以了否定的笑声。执教老师也没有去理解这位同学这次举手的动机和过程,没有意识到“他这是在帮我,不让课堂冷场”,而是在关注学生回答的内容——“这不是我想要的,这里不能南辕北辙”。于是采取了一个简单同时又有点残酷的处理:用集体的力量来批评和纠正“能不能是最简”。这里只所以说有点残酷,是因为在全班同学都大声说“不能”的时候,这位同学的“无能”就被凸显出来了,他会为此受到伤害。
    观察学生的举手现象,幼儿园是“生机勃勃的森林”,小学低段的景象是“森林”,小学高段和初中是“稀树草原”,到高中已经成了“荒漠”。对课堂生态的这种变化,可以找出很多原因,但善意的动机没有被理解,友好的举动没有被尊重,满腔热情被兜头的一盆凉水浇灭,积极参与的学生以后不愿意再举手,这是在实践观察后可以得出的一个重要原因。
    “你把学生想得太好了。”有的老师可能这样批评。我要接受这样的批评。但是做老师的,你为什么不善意地理解学生的言行举止呢?善意的理解可以帮助你心平气和地欣赏和鼓励学生,可以让学生看到你的善解人意和对他的接纳,皆大欢喜。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去理解呢?
    如果我们能这样理解,对于学生的参与,我们就不会忙着纠正他的答案,而是鼓励和心领神会:“老师让同学们说出自己的发现,这三个分数的确不是最简分数,很有道理。我还知道,这位同学是想用他的发现做桥梁,引导大家有自己的发现。老师要谢谢他。”然后朝他会心一笑。
“数子十过,不如赞子一功。”课堂上,很多老师会用夸赞和激励的法宝。有时,老师的夸赞和激励并没有让学生眼前一亮。究其原因,是老师的夸赞和激励缺乏真诚和专注,学生知道老师的夸赞只是随口一说,当不得真的。教育是需要真诚的,爱也是需要真诚的。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曾经讲述过他少年时期的一个故事:
    有一天,我的老师在讲课的黑板上挂了一张白纸,白纸的右下方有颗明显的小黑点。他问:“同学们,你们看到了什么?”“一个黑点。”我们整个教室里的人几乎都这样回答。
    “不能这样,孩子们,你们不能这样。这首先是一张白纸!”我的老师那一刻沉重的神情令我终生难忘。
    讲到这里的时候,安南先生直起腰,左手在自己的右手上用力握了握,波光盈盈的眼神如荒漠中的一道闪电……
    “不能这样,孩子们,你们不能这样。”从老师的语气中,我们能感受到老师爱学生的拳拳之心和真切之情。
                                       (作者单位:成都大学师范学院)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