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不可轻视的心之疾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1月2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不可轻视的心之疾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音乐治疗是一门成熟完整的边缘学科,运用音乐活动的各种形式对人进行刺激与催眠,并用声音激发身体反应,使人达到健康的目的。图为医院组织病人进行音乐治疗。

 

□ 本报记者 陈弘毅/文图

    精神疾病,又称心理疾病,在我国长期以来为人所讳,患者耻于就医,外人避之不及。这种误解来自于人们对精神卫生知识的缺乏。随着时代的进步,精神疾病渐渐被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人们这才发现,很多情况下,精神疾病就如同感冒、发烧一样,是常见病,得治。

 

    元旦过后,记者为探寻青少年患精神疾病的现状,来到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郑州市精神卫生中心)。在这里,记者进一步明确了精神疾病的定义,同时,也更加感到在精神疾病预防方面,完善对青少年的心理教育,必要而且重要。
    看鬼片看出精神病
    10岁的晓东(化名)是看鬼片活活吓出病的。据他父母介绍,他们家在农村,晓东的同学里只有一名家里有电脑,于是一帮同学经常课后相约去玩。不知何时,他们开始看恐怖片,尤其爱看香港的僵尸片。
    然后,莫名地,晓东上课开始不专心,晚上也经常失眠,常闷头自言自语,还会时不时地笑出声来。即使睡着了,醒来也会出一身汗。
    家人发现情况不对,赶忙送到县里医院检查,“做了核磁共振,还做了可多检查,没用”;之后,送到市级医院看心理医生,在医生的反复引导下,晓东才说出病因:“僵尸在梦里咬我一口,我感觉我也变成僵尸了。”
    记者见到晓东时,他坐在床沿,除了些许内向,并没有任何异常。
    “晓东来这儿已经有20天了。刚来时,他说脑子里总有僵尸跟他说话,还说‘僵尸都是无情无义的’,害怕。而他笑,是因为想起僵尸片里的搞笑场景。经过治疗,他自己也知道没有僵尸,但僵尸片加上他玩的吸血鬼游戏,给他内心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主治医生朱骏敬说。
    目前,晓东已由开始时的闭着眼不说话,恢复到可以正常与人沟通。午饭前,记者陪同晓东做了沙盘游戏治疗。这是目前国际上影响深远的心理分析技术,它使青少年能够表达出他们无法理清的有意识及无意识的内容。晓东用道具摆了围栏,以及一些倒下的花。
    李清宝医生说,沙盘游戏正逐渐被学校心理教育所采用,尤其适合儿童心理教育和儿童心理辅导的需要。不过在我省,真正采用这种心理教育的学校并不多。
    总担心自己会写字条骂人
    傅明明(化名)已经是个18岁、上高三的大小伙了,一米八的个头,从外表看是个帅气的男孩。他的问题说来很奇怪:总担心自己会写小字条骂别人,并因此招来别人的折磨。而事实上,他从没写过。
    和他的交流中,确实可以发现他对外界的谨慎和些许不安。“我心里最在乎学习,但是又想谈恋爱,又怕耽误学习,反复想,感到非常困扰,非常烦躁。”18岁的他在医生的帮助下,分析起自己强迫症的源起。“我父亲管得严,对我学习上要求高。有段时间,我总怕父亲会因为我学习不好打我。”
    “他打过你吗?”医生问。
    “没有,我就是反复想。”
    再之后,就演变成担心自己会写字条骂同学,被同学看到后打自己、折磨自己。他会因此焦虑,来回转圈走,开学后甚至感到头晕。“我觉得自己是个乐观的人,我根据自己的病症查了资料,知道是强迫症,但我父亲觉得我没事儿,健健康康好得很,老师也认为没事儿。”
    河南师范大学青少年问题研究中心蒋占峰教授说,对于孩子,家长是最亲近的人,最方便了解和掌握孩子的各种情况。因此,家长要多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满足孩子成长过程中一些合理的生活和心理需要,鼓励孩子用语言而非冲动的行为来表达对一些事情的困惑。家长要注意自己的教育方式,为孩子提供一个民主、开放、安全的成长空间。
    精神疾病在左,教育问题在右
    据了解,随着社会竞争的日益激烈,儿童心理疾病的发病率也呈上升趋势,有报道称:近1/3的孩子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障碍。而因为种种原因,这些患者当中又有 30%~50% 的人未能得到及时或正规的心理或精神科专家的诊治。
    谈起青少年当下的精神卫生状况,郑州八院儿童精神科主任张严彬有很多话要说:“精神疾病不是一般的生理疾病,很多家长认为不用看,或者只是带孩子去综合性医院做常规检查,但往往是花费不菲不见疗效,因为那里没有心理测查方面的专业设备;或者就是有病耻感不愿看,这会耽误孩子的治疗,加剧病情。”
    张严彬说,由于如今独生子女多,家长过于溺爱,容易导致个性不健全;加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愿望过于强烈,让孩子学习压力很大,这就导致很多孩子话少、活动少、不交流、厌学、悲观,甚至有的摔东西、撕书本。“不少患病孩子都说,觉得活着没意思,天天和机器人一样,除了上学,就是不停写作业。”
    另一方面,随着网络的普及,现在的孩子能接触到很多东西,他们的思想早熟,容易被不该接触到的事物吸引。“比如晓东,他们这类孩子就是追求新鲜和刺激,而家庭和社会又没有给他们保护的屏障;比如傅明明,他性格本就谨慎,被家庭的压力逼成了完美主义,完美主义者其实很容易产生心理问题。”
    为消除社会对精神疾病的恐惧,郑州八院的病区均为全开放式的家庭化病房,并有配备多种运动器械的活动室、心理治疗室;周围是花园式环境,彻底打破了传统封闭式的治疗模式,并采用以系统心理治疗为主、药物治疗为辅的治疗原则,使治疗更加人性化。记者发现,在此治疗的孩子(封闭病区除外),大多不穿病服,并且出入自由,颠覆了人们印象中被关在栅栏里的精神病院概念。
    “孩子患精神疾病,更多的是教育的问题。”张严彬直言不讳,“许多孩子之所以患此类疾病,正是由于部分家庭成员和教育工作者教育方式的简单粗暴造成的。”这与蒋占峰的意见不谋而合。
    青少年身心成长本身就是一个波动的过程,相对于成年人来说,青少年更容易走极端。在青少年精神疾病发病率不断增高、发病日趋低龄的情况下,作为教育工作者,需要思考并付诸行动的事情还有很多。

主治医生去看望刚入院的患精神分裂症的少女,其父母关切地陪在一旁。

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副院长孔德荣查房看望病人。

大脑生物反馈治疗法可用于治疗“小儿多动症”。

有些心理精神疾病治疗起来需要较长时间,采访时院方向记者提供了这样一张专家会诊的照片。

儿童精神科每周三下午都会开展团体互动健康讲座。

医院每天都组织病人做广播体操。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