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新春特刊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回家的人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2月0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回家的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编者按: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蛇年已经近了。在迎接新春的这段日子里,不管是辛勤工作在教育第一线的教师,还是在外地求学的莘莘学子,以及成千上万为生活四处奔波的父母,都陆续踏上归途,与家人团聚。新春的曙光中,在回家的路上、在回家的人群中,有太多的故事发生,每一件都值得我们用心去镌刻。本报新春特刊,为您呈现回家的人群中发生的那些真实的故事……

王老师和他的孙子
以及山里的孩子

 

    本报讯(通讯员 柴奇伟)“自达,你看,谁回来了?”“是爷爷,爷爷回来啦!爷爷回来啦!”王自达扔下手里的玩具,张开双臂向正在进门的王钦堂跑去。2月1日,在贵州省兴义市支教半年多的王钦堂终于赶在春节前回到了舞阳县孟寨镇的家中。这次回来,王钦堂就决定不走了。
    王钦堂是舞阳县孟寨镇中心小学的一位退休教师。去年7月份,王老师刚退休,就有老教师劝说他到贵州去支教。经受不住人家几次三番地劝说,他终于答应到那里去试试。
    “从漯河出发,坐了几十个小时的火车,到贵阳后又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然后坐汽车。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到学校。”初到贵州时,王老师很不习惯。早饭是炖南瓜,午饭总是焖米饭,菜里的辣椒比菜还多,辣得他没胃口。特别是一接到家里的电话就想家。后来开学了,想家的情愫才被慢慢抑制住。
    王老师支教的学校是建在山里的一所私立的寄宿制学校,有小学部和中学部。因为年级多、教师少,每个老师基本上都要担负两个年级的课。在王钦堂支教的地方,也有几所公立学校。但公立学校一般离学生家比较远,学生很早就要起床吃饭,吃完饭带着干粮就往学校赶,到学校也都快10点了,上两节课就已经到了中午。学生中午不回家,午饭就是他们带的干粮。下午刚上两节课学生还要放学往家赶,这样很影响他们的学习。“那里虽说家家不太富裕,但都很重视孩子的学习。”王老师说。
    让王老师感到骄傲的是,那里的家长都很“迷信”河南的教师。开学的时候,河南老师只要站在学校门口就可以了。用家长的话说,开学只要看见河南的老师,家长才会把学生送到学校上学。平常王老师去做家访,家长还会为他端上自家酿制的美酒。
    学校放假的时候,王钦堂刚坐上回家的火车,电话就响了。一看是贵州当地的号码,想着是学校打来的,一接却是学生家长。“王老师,明年你还来不来我们这儿?你要是来,我就让孩子在这所学校上,如果不来,我就让孩子转学。”
    提起春节后的打算,王老师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咱当老师的,先得把自己的孩子教育好再说。”听人说,在王老师支教的日子里,有一天,小自达因为一道作业题不会做,给远在贵州的爷爷打电话,王老师听着听着竟然在电话里哭了。

 

回家的距离是100多公里

 

    本报讯(记者 陈弘毅)2月2日,在距家100多公里的洛宁县河底镇中学工作的高金萍回家了。刚走到楼梯口,半月没见的女儿听见她的声音就从屋里飞奔出来,扑进她的怀里,她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高金萍是洛宁县河底镇中学的一位教师,平时吃住在学校,而女儿和丈夫则住在洛阳市区,两者相距100多公里。于是,他们便成了她日思夜念的牵挂。尤其在女儿上三年级后,丈夫中午在单位就餐,女儿就独自一人去买饭、独自回家、独自做作业、独自玩耍。每天陪伴女儿的除了一台电视机,就是她给女儿捎去的童话故事和小说。
    每到周末,等在窗边盼她回家已经成了女儿的习惯。由于交通不便,高金萍不是每周都能调课去赶下午2点的最后一班车。时间久了,她已经习惯不回去了,她觉得女儿也会习惯。
    有一次,因为下雪,连仅有的通往县城的车也停发了,高金萍便开始整理下周要用的家长会的材料。电话响了,老公说女儿要参加“华人杯”作文竞赛,要求改稿子。于是,她爬三轮、拦过路车,几经周折赶到邻县火车站。坐火车到家已是晚上11点多,女儿知道她那天要回去就斜躺在床上抱着作文底稿睡着了。她鼻子一阵酸,轻轻为女儿盖好被子,悄悄拿出了女儿写的作文。
    作文还没命标题。女儿这样写道:“周末爸爸加班,你不在家,我只有摆弄我的芭比娃娃,结果爸爸批评我把家弄得太乱了……妈妈,我多想哭,我多想你在我身边!妈妈,你真的不愿意为了我而每周都赶回家吗?妈妈,如果我有翅膀,我便会每天飞到你身边。我不怕路黑,也不怕天冷,因为,我太想妈妈……”
    此时,她已哽咽地不能说话,泪滴打在女儿沉睡的脸上。女儿睁开眼对高金萍说:“妈妈,给我起个标题吧。”她快速写上“我想有双翅膀”,便与女儿相拥而泣。
    终于等到放寒假了,天再黑、路再远、坐车再艰难也挡不住高金萍回家的步伐……
    晚上10点多,高金萍刚下火车就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家赶。说实话,她真想女儿了。考前两周忙着迎接期末考试,她又是半个多月不曾回家。
    也许是女儿早就等在门口,也许是她听到了妈妈的脚步声,高金萍刚走上楼梯,女儿就从门口三步并作两步跑下几级台阶,紧紧抱着高金萍,怎么也不肯放手。
    进了屋,老公端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饭菜,简单丰盛,可口可心。“又是一年团聚时。”装满饮料的玻璃杯碰在一起撞出了她们全家开怀的笑声……

 

爸爸回来了,小智浩笑了

 

    本报讯(通讯员 黄书锋)2月4日,在内乡县赤眉镇杨店村白庙组的一个农家小院内,6岁的黄智浩正在院子里独自玩耍。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高大的身影,小智浩还没看清是谁,就已经被来人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小智浩一下子高兴起来了,这个怀抱是爸爸的,是爸爸回来了。
    黄智浩是赤眉镇杨店小学一年级的学生,2006年出生的他患有先天性脑瘫。从他一出生,父母就带着他四处求医问药,先后跑遍了县市省各大医院,也不见病情有明显好转,家里还为此欠下了两万多元的外债。
    眼看着儿子越来越大也上了小学,父亲黄玉良便要外出打工挣钱为儿子看病,所以小智浩的生活在家由母亲照料,在学校则由老师和同学帮助。据智浩的班主任介绍,一年前黄智浩连路都不能走,上下学都由母亲接送,平时吃饭也都是老师帮忙从家里带的。今年,智浩的脚上装了矫形器后,能自己走动一下了。
    转眼到了新年,在哈尔滨打工的黄玉良也特别想念家中的妻儿,一结清工钱,就连夜乘车回到了家。
    “爸爸,看!这是我得的奖状。”小智浩带着爸爸进屋,指着贴在墙上的奖状喜不自禁。
    黄玉良夸奖了儿子几句后,就赶紧把智浩外穿的大棉靴取掉,看到里面的矫形器已经小了。想起爱人打电话说孩子老嚷着脚疼,一向刚强的黄玉良心头一热,泪花在眼眶里打起了转——看来这双从郑州假肢专医院花2000多元买回的矫形器已经不能再用了,一年来小智浩虽说能艰难地在平地上走几步,可脚后跟还老是踮着。等过了年,黄玉良打算带着儿子到北京去看看。
    看着院子里同龄小朋友们在蹦蹦跳跳地做游戏,躺在爸爸怀里的小智浩忍不住扔下了手里的弓箭,挣开爸爸的怀抱,也想蹦蹦跳跳。可没跳两下,他就摔倒了。
    “浩娃儿,自己起来,自己起来啊……”坚强的爸爸脸上露出鼓励的微笑。懂事的小智浩自己艰难地站了起来,蹒跚地走向小朋友。虽然,智浩和爸爸过年的团聚只是短暂的,过了年,爸爸还要出去打工挣钱,并且要带他到北京去治病。这些,智浩都不懂,但是自从爸爸回家的那一刻,他的笑声就没有停止过。

 

从“留守儿童”到“留守儿童”

 

    本报讯(记者 杨晓谜 通讯员 芹芹)父母在哪,家就在哪。一放寒假,17岁的高一男生苑富光,便急切地从寄居的姥姥家周口市川汇区李埠口乡孙庄,赶到了父母打工所在的山西榆次过春节。对于苑富光来说,从真正的家乡到异乡,倒感觉更像是回家。
    苑富光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种地收入微薄。在亲戚的引领下,2002年,他们到了榆次做废品收购生意。于是,小富光和姐姐就成了留守儿童,被分别送到了两所全封闭寄宿制学校。
    “当时我才上小学二年级,去的是一所武术学校,天天早起晚睡,想想那时真的好苦。每当看到有同学的爸爸妈妈来看他们时,我就好羡慕,但只能一个人默默地回宿舍伤心难过。我当时就想,如果爸爸妈妈也能来看看我,我该有多幸福啊。我不需要多,只要有一次我就满足了,但是这个愿望始终没能实现……”
    幸运的是,两年后,他从留守儿童成了流动儿童。他很珍惜能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因为他知道父母为了让他在榆次上学没少费劲。因为户口在老家,父母为了他的转学证明,在河南、山西两地跑来跑去,没少折腾。
    “对我来说,榆次是一座陌生的城市。因为我的学习成绩在老家不是很好,所以,到了新学校学习明显跟不上。我觉得自己是从小就输给了城里的孩子。我最害怕考试和开家长会,因为成绩考得差,开家长会的时候妈妈就会被老师说得厉害。”苑富光说。
    正当富光感觉在榆次一切适应、陌生感渐渐消失的时候,转眼他也该上初三了。因为户口还在河南,他只得在河南参加中考,以后可能还得在河南参加高考。于是,2011年暑假,他只身一人回到了老家,又被放在了一所全封闭管理的学校。“我又迫不得已成了留守儿童。”苑富光说。庆幸的是,由于基础知识扎实,他在2012年中招中被周口市第二高级中学录取。
    从2004年到2011年,7年时间里,从留守儿童到流动儿童,再重新成为留守儿童,在苑富光和父母团聚离别的过程中,他已从一个顽劣男孩成长为一个近一米八的阳光男生。
    “常看新闻中说,教育在追求公平、均衡,如果全国的异地高考政策能早点出台,我就不会和父母分开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想想小时候没有父母的孤寂日子,感觉就有些害怕,‘留守儿童’那个词在我心里永远也抹不掉。”苑富光说。

 

外面千般妙,
其实还是回家好

 

    本报讯(实习生 马笑宇)2月6日,在沈阳音乐学院上学的大三学生时少恺,从沈阳乘火车回到了郑州的家中。
    沈阳与郑州相距1500多公里,即使是放假,少恺也很少回家。少恺的父母由于工作原因,也不能去沈阳看他。所以,在少恺上大学期间,也只有等到春节的时候,才能回家与父母团聚。
    据了解,少恺在1月7日就已经结束了本学期最后一门功课的考试,但是一直想出国留学的他,选择了在学校多留一个月,用来学习托福和练习小提琴。
    回到家中,少恺第一时间就给他的高中好友郭绍广打了一个电话,两人约好先出去玩一会,然后再一起吃个饭。两人的家离得很近,高中时也是同班同学,又都是音乐特长生,所以两人关系很好,但是高中毕业后一个去了沈阳、一个却去了武汉。
    90后大多是独生子女,所以对待友情也是分外珍惜。吃饭的地点,两人选择了一家以前常去的烧烤摊。饭桌上,长时间不见的老友,自然有说不完的故事。从学习说到生活,从感情说到未来。不知不觉中,天就已经很晚了。
    “大学的生活还算习惯,平时做做功课、背背英语,剩下来的时间也算很多,在寝室上上网、玩玩游戏,一天就过去了。也没时间想家什么的。”少恺一边说,一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一件薄棉服里面只穿了一件衬衫,沈阳的冬天相比起郑州来说要冷许多,一回到家少恺还有些不适应。
    少恺的妈妈站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儿子,伸出手去,帮少恺整理衬衫上的扣子。在妈妈眼里,少恺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还是那个自己把扣子系错了都不知道的大男孩。“年轻人一出去,就不想回来了。外面的世界什么都是新鲜的,对什么都好奇。在家里待得时间一长就坐不住。”少恺的妈妈说,“这一次,2月16号就开学了,满打满算在家也就12天。哦!不对!是11天。11天之后又要回去了,回来也就是过个春节。”
    少恺说:“还是家里的大床睡着舒服啊,夏天的时候,中午玩得累了,回到家打开空调往床上一躺,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在学校可不一样,外面千般妙,其实还是回家好。”

 

如果以后有机会,
我还要去援疆

 

本报讯(记者 苏江召)“回来就回来吧,行李这么重,还带什么特产,看你累得这一头汗。”近日,孙永利的妻子崔焱终于盼到了丈夫援疆支教归来,她一边接过行李一边爱怜地埋怨道。“快坐下喝点热水,看你皮肤干的。”刚到家,细心的妻子就发现了丈夫身上发生的细微变化。
    孙永利是郑州市回民中学的一名数学教师,去年他作为郑州市第四批援疆支教的教师之一,到新疆哈密市第八中学进行了为期半年的支教。刚到哈密,气候的不适应,工作环境的陌生,让孙永利对远在六千里外的家生出了无边的思念。但办公桌上不时出现的两颗大枣三个核桃、热情好客的哈密人、求知若渴的老师学生、老婆孩子在电话中的鼓励,给了他安慰和信心,使他很快就融入了那个充满温暖、和谐团结的民族大家庭里。
    支教期间,孙永利教的是数学,后来还负责学校青年教师的培训帮扶工作。如何把自己的教学经验融入到当地的教育中,一直是他援疆期间所思考的问题。他发现,那里的老师敬业实干,但教育理念有待更新;学生求知欲强,但学习基础和学习习惯较差。于是,他不断地把先进的教育理念传递给有需要的教师,还有针对性地培养学生形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每次讲公开课,听课的老师都很多,我被他们的求知和实干精神感动着,也庆幸自己能为边疆的教育贡献自己的力量。”孙永利说。
    “孙老师,平安到家了吧?您教的教学方法很好,在实践教学中真有用,感谢您对我们的帮扶,希望您有时间再来。”刚从哈密回到家,孙老师就收到了他帮扶过的青年教师黄超的短信,也勾起了他对哈密的不舍和留恋。
    援疆工作是孙永利第一次出远门。虽然他与家人做了短暂的分别,但他从没后悔过。他说:“和妻子结婚23年了,生活也趋于平淡,但这次分别,我终于知道了家人在我心中的重要性。这次回来,我要更好地对待家人。”
    “如果我不曾援疆,我不会知道祖国之大、之美;如果我不曾援疆,我不会认识哈密八中里那群可爱的老师和学生;如果我不曾援疆,我不会知道家人对我的重要性……如果以后有机会,我还要去援疆。”孙永利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王钦堂老师使尽全身力气抱起了让他日思夜想的孙子。

                                   苑富光和妈妈在一起吃午饭。

                     女儿听见了高金萍的脚步声,飞奔出门,扑进了妈妈的怀里。

                                      时少恺的妈妈亲昵地为儿子整理衣领。

                              小智浩给刚刚到家的父亲一个甜甜的吻。

                           屋里有点热,妻子帮援疆归来的孙永利脱掉外套。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