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新春特刊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村小里的党代表和娘子军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2月0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村小里的党代表和娘子军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楚扬 通讯员 秦海霞/文图    

   

    青春,靓丽,本科生,研究生……满怀憧憬的12名女大学生通过招教考试,喜盈盈来到平顶山这座豫中南繁华的城市,却没想到一头扎进远离城市霓虹的深山里,担当起这里教育战线的“娘子军”来——
    平顶山市卫东区竹园小学,三面环山,不通公交。水是咸的,常停电,周边没商店没饭店。与她们这些娘子军打交道最多的,除了学生,就是“党代表”——这所山村小学的校长兼党支部书记张桂强。他跟她们一样,长年在大山里工作,不同的是,张桂强在霓虹闪烁的山下城区里有一个温馨的家。他是平顶山市卫东区教育战线上从城区调往农村的第一人。
    1月11日晨,天黑着,路灯亮着,记者随乘区里为竹园小学包租的面包车前往采访——

 

 

有限年华,无边事业

 

     竹园小学娘子军中学历最高的是研究生毕业的张瑜。面对记者的采访,文静瘦弱的她说:“父母和姐姐都是教师,我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教师。只要能当老师,在哪里工作都行。”去年暑假,上级分配指标,把部分农村小学教师调整回市区,张瑜毅然把机会让给了一名孩子只有半岁大的老师。
    禹倩倩是姐妹中唯一一个家在平顶山市的城市姑娘,也是姐妹中第一个举手表示要留下来的人。记者问她对学校的最初印象,她说着便要流泪:“我们来的时候,前一批来的十几个人正在收拾东西离开,到处灰灰的,尘土飞扬,那场面看着就心酸……我认为只要努力,就有收获,我就决定留下来好好教!我是独生女,没干过家务,来时扫房子,我个儿最高,我就扫!”校长张桂强有些愧疚地向记者介绍,虽然禹倩倩当时第一个表态留下,却没有重用她,想着她是本市的城里姑娘,不知道她能待多久。“没想到这孩子发着高烧还来给学生上课。一直没给过她一个荣誉,她也毫无怨言,让我感动!”
    记者走访中了解到:邹梦梦腿伤未痊愈就到学校上课,每天奔波从未叫过苦;付芳丽、李翠翠不善言辞,总是一丝不苟地辅导学困生;周丽君、张蕾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家长的认同;宋欣欣一个人教过三个年级的英语课;李亚丽是竹园村人,总是最早到校辅导学生早读;王培娟兼任学校的会计,不论风霜雨雪,常常乘摩托或骑电动车下山去报账送数表;宋欣欣和逯林丽的家分别在焦作和安阳,辗转不便,半年才回家一次;杜静身怀有孕,每天6点多赶到校车乘车地点,没耽误过学生一节课,直到临盆的前一天……
    “有限年华,无边事业”,这8个字记者在教室、办公室和走廊里共看到了三次。这是不是能代表年轻的娘子军老师们的心声呢?

开在墙上的太阳花

 

    在竹园小学里,随便一走一站都是美景——每一间教室里都有五颜六色的板报、手抄报、图书,还有绘画或书法习作展示,整洁干净,有别于平常见过的乡村教室。
    最漂亮的教室是禹倩倩任班主任的六年级教室。倩倩告诉我,她第一次布置教室是“被迫”的——一天,教室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脏兮兮的脚印。作为班主任,她没有批评谁,而是找来彩纸,把脚印变成一朵太阳花。没想到孩子们格外喜欢它,下课就围着看!她以此开班会,引导学生美化环境。记者在她的班里看到,每一张小桌子,一侧挂书包,一侧还有一块差不多一样大小的抹布:“这是我用一条旧的大毛巾剪开分给大家的!”看到记者拍摄“书是生活”的读书角,倩倩说:“‘书是’还有谐音‘舒适’的意思,想引导学生认识‘读书学习是舒适的’,让他们热爱读书。”记者还看到上面有几个本子,分别命名为“幸福”“芬芳”“清呼”“执到宝”等等。她说:“这是我们班的‘手抄书’,老师和同学们一起摘抄,看到好文章就写上来,像是捡到宝贝了一样,所以叫‘执到宝’……”
    竹园小学的每一个教室和办公室,都流露着年轻姑娘们的朝气和奋发精神。空气里满是墨香、书香,眼到之处,是蓬勃的青春的色彩。时光里,渐渐显现出她们才华的屐痕——“六一”、元旦有她们的文艺表演、诗歌朗诵、书法绘画展示;课堂上,是她们清晰流畅的讲解和悦耳的声音……除了硬件不足,孩子们接受的教育跟城市课堂没有更多不同。在六年级的教室里,记者听到学生的英语读音里还有明显的河南口音;而在三年级的教室里,记者听到孩子们是整齐划一的标准英语读音——恍然明白,大学生们来这里也才两三年。记者还看到,学生们的图画展中,有一幅画着一颗心,里边长出一朵太阳花!
    采访中,一双机灵的眼睛冲记者的镜头笑。他随后央求:“请别让这些老师再离开这里!”邹梦梦介绍,这个男孩跟着爸爸过,少吃没喝,现在是学校进步最大的孩子……六年级的李佳乐在作文中这样写:“新年来了,同学们纷纷写下一个相同的心愿:老师,请留下来!让我们做啥都行!”
    年轻的教师们表示,这里有应该尽的责任和义务,在这儿一天,坚守一天,绝不会放松!

校长的执着与坚守

 

    面对记者,领导着这一群娘子军的党代表言语无多,张桂强简单给记者讲述了一些片段——
    2007年9月,我带领五一路小学7位教师到竹园小学支教。
    2009年8月13日我到竹园小学报到任校长,全部的5位教师都在欢迎我。竹园小学是没人来的地方,我来了。
    2009年11月13日,雪,校车一路打滑。只好步行,我默默往前走,回头的时候——10位支教的城市老师全都远远近近地跟在身后。我带动了他们,他们感动了我。
    2010年1月,第一批大学生教师到来,我们有能力开展各项活动。“六一”汇演中,突然,一年级的学困生李鑫峰,请我和他一起唱歌。我很震惊,决定多组织益智活动。
    2011年4月的一天,一位老师没有赶上校车,徒步走到学校来,脸色煞白……
    2012年9月15日,河水漫过堤坝经厕所漫入校园,到处是污秽之物。年轻的女教师们没有慌乱,安顿好学生,都各自拿起水桶、扫把,脱掉鞋袜开始了清理工作……
    张桂强说,太多的片段忘不了。一批批年轻人来了,自己像对待小妹、像对待女儿那样对她们,掏心掏肺地培养。有的又走了,也希望她们有更好的人生。
    课间,大家一起谈论新年里的心愿,他们倚着身后的“教师誓言”,表达着共同的心愿——希望新年能有一趟公共汽车从学校经过,两小时一班就可以;不停水不停电,有个商店,不用再往山上拎菜;不要总搬家,有个稳定的房子住,就算是租的也好啊!
    午后,在察看校院墙外他们整治的河道时,张桂强得意地竖起三根手指:“年前总算争取到三个男子汉来学校报到了!来了,我们几个爷们就整理河道,免得雪化的时候再淹校园。”此时,他已然忘记那累、那泪、那百感交集。
    早晨天不亮,校车就要出发,在满天星辰的时候才能返回市内。看着姑娘们的身影三三两两走进她们租住的房子里,消失在夜色中,记者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崎岖山路上她们青春的脸。

去年12月21日,冬至,下雪了。娘子军和新来的三名男教师徒步上山去上课。

4个姑娘租的房要拆了,张桂强拿来新揭下的租房信息,帮姑娘们出谋划策。

冬日里,孩子们围炉上课。

开始吃饭了,付芳丽还在端水给学生泡面。

中午,老师们在学校做饭吃。之前不会做饭的,现在也都学会了。

没有雨雪的时候,老师们可以乘着区里为竹园小学包租的面包车去上课。

课间操,付芳丽带着孩子一起跳绳。

张桂强周末去租住屋看望老师们,为她们修电灯。

张桂强和他的娘子军在共同创造的荣誉前合影留念。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