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中国好人”徐云玲和她的13个孩子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2月2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国好人”徐云玲和她的13个孩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下课了,徐云玲教孩子们做课间操。

 

 

□ 本报记者 靳建辉/文图

 

    2012年,她荣登“中国好人榜”;2012年,她是唯一一位被党中央、国务院邀请到北戴河度假的乡村基层教师;她也是2012年河南省“感动中原”十大年度人物提名奖获得者……她叫徐云玲,是泌阳县马谷田镇孙庄村小学马庄教学点的一位普通的女教师,也是这里唯一的教师。

 

    这是一处四面环山的地方,虽然是冬天,山上山下却生长着大片的竹林,一眼望去郁郁葱葱。记者透过那露出院子一角的五星红旗找到了这所隐蔽在大山深处的教学点,见到了在这里辛勤耕耘了26年的徐云玲老师。
    似家似校,是家是校
    这是一所学校,也是徐云玲一家人生活的地方。新学校是上海的一家公司捐资盖起来的,房子盖得跟邻居们的差不多,除了粉刷在外面墙壁上的白漆还很新外,远远望去,这就是一户很平常的乡下人家。门外是她和丈夫从山上一块石头一根木头扛下来修建的老教室,现在作为杂物间使用。
    每天,徐云玲和丈夫孙荣合都会起得很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院子打扫一遍,放学后再打扫一遍,为孩子们创造卫生舒适的环境。
    1月23日,天渐渐擦亮,外面还是大雾弥漫。徐云玲开始担心上学路远的金武和金星,他们住在距离教学点2公里外的孙庄村,上学必须沿着那条曲曲弯弯、高高低低的山路走上差不多50分钟。 
    孙荣合吃完早饭就出门了,接这两个孩子的任务一般由他完成。
    徐云玲把新教室的门打开,把教室里打扫一遍,把空调调成供暖,坐在黑板前的讲桌旁,一边备课一边等待孩子们的到来。
    8点半,孩子们都到齐了,正式开始上课了。没有上课铃声,也没有吵闹声,一切都如这个清晨的山村一样安静、祥和。
    她每年能学会一个字,我每年就教给她一个字
    课堂上,记者注意到了这样一个孩子:她的个子很高,留着短发,嘴上脏兮兮的。她叫孙月,今年13岁,是徐云玲班上一年级的学生。“她的母亲有精神疾病,她也患有先天性的精神障碍,接受事物的能力很弱,一年级都读4年了,还是这样。平常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教,效果也不是很明显。”徐云玲说。孙月6岁的妹妹孙玉凡也在徐云玲的班上,她是个正常的孩子,平常也很知道照顾姐姐。
    记者问:教这个孩子作难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放弃。徐云玲说:“不敢想,因为作难的时候太多了,我不能给自己打退堂鼓。家人把孩子给我送来了,她每年能学会一个字,我每年就教她一个字。”
    在徐云玲的班上还有一对姐妹,姐姐叫孙随心,妹妹叫孙改莲。这两个孩子的母亲在改莲刚满月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父亲为了生活,不得不常年在外面打工,家里只有爷爷奶奶。两个孩子缺人照顾,有时候,一个月还不洗一次头发。徐云玲得知这个情况后,经常利用课余时间烧热水为两个孩子梳洗。看到记者,小改莲怯怯地走到记者面前说:“徐老师是个大好人。”“徐老师怎么好?”“她给我发面包吃。”一旁的徐云玲忍不住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头,笑着说:“你个小馋猫!”
    13个孩子,是她的世界
    2012年秋季是马庄教学点这几年报名孩子最多的一次,来了8个,现在徐云玲的班上总共有13个孩子。
    这13个孩子分别属于4个年级:三年级1个、二年级2个、一年级3个、学前班8个。这些孩子大多是留守儿童,有的是家庭极度困难,有的因父母患有疾病无力送到外面去读书,就送到教学点来交给徐云玲教。
    为了教学方便,教室前后的两块黑板都派上了用途。一上课,学前班的孩子和一、二、三年级的孩子是背对背地坐着。徐云玲在前面为三年级的孩子讲课,剩下各年级的孩子都会很自觉地做习题,学前班的孩子则在孙荣合的带领下学写生字。
    对于这样一群正值玩闹年龄的孩子来说,这小小的院子根本拦不住他们的好奇心,课间,总会有孩子跑到院子外面去。院子外面就是大山,山坡上是梯田,山脚下则是一条很深的水沟,虽然水不多,还是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为孩子们的安全考虑,一下课,孙荣合就会站在大门口看着,如果有孩子出去玩,他就会紧紧盯着,绝不允许孩子逃出他的视线。
    在孩子们“疯”得差不多的时候,徐云玲会把他们召集到一起,说:“来来来,老师教你们做广播体操。”于是,就会出现一个老小孩带着一群小小孩蹦蹦跳跳的场景。其实,徐云玲对做操也不是很在行,有时候做着做着就忘了动作。这时,她的脸会不自觉地红起来,孩子般羞涩地笑笑:“哎呀,你看看,老师做错了,咱们再重来一遍,好不好?”
    在徐云玲面前,这13个小不点都是乖孩子;可是徐云玲只要一不在,他们就会把顽劣的本性露出来。1月23日下午,徐云玲的儿子回来了,徐云玲要陪儿子到镇里办点事,所以教室里的一切事务就交给孙荣合和记者一块打理了。一上课,孙荣合看着前面三个年级的孩子,记者照看着后面学前班的孩子。任凭我们两个使出浑身解数,一下午也没能让他们安静下来。而徐云玲回来后,一走进大门,教室瞬间就变得鸦雀无声了,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孙荣合说:“13个孩子,是她的世界,也只有她能够经营好。”

 

记者手记:
   
近年来,大规模的村小撤并后,农村学校日益凋敝,小学教育出现了“城挤、乡弱、村空”的危局,过多学校的撤并导致了部分学生“上学远、上学贵、上学难”。
    在农村,特别是相对边远的农村地区来说,能有一所书声琅琅、国旗飘飘、国歌嘹亮的学校,能有一批有知识、有修养的文化人,本身就是一个知识与文明传播的重要窗口,对精神文明建设和现代文化传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采访中,记者深切感受到,在偏僻的农村地区和山区,能给孩子们一个可以接受教育的教学点,这也是教育的最大幸福所在。

 

 

泌阳县马谷田镇孙庄村小学马庄教学点——如果不是露出墙头的五星红旗,不少人会错以为这只是一座普通的农家小院。

就要期末考试了,徐云玲在帮孩子们复习功课。

徐云玲到留守儿童家中家访。

徐云玲送两个路远的孩子回家。

中午,徐云玲开始为家人和不回家的孩子做午饭。

中午,有4个孩子要在学校吃饭,徐云玲端着碗在一旁照看着他们。

儿子回来了,只能暂时住在图书室里。

徐云玲在上面讲课,丈夫孙荣合就在下面辅导。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