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新关注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雷夫在为本报题词
教育没有捷径,不能放弃
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成为优秀教师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4月1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育没有捷径,不能放弃
——专访雷夫·艾斯奎斯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雷夫在指导学生排练莎士比亚戏剧。        图片选自美国霍伯特小学网站

    

 

    编者按:获悉“全美最佳教师”雷夫再度来中国讲学的消息后,本报记者前往“2013年雷夫中国行”的第一站济南,对雷夫的演讲以及他和专家的对话进行了全方位的追踪报道。演讲结束后,雷夫老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 本报记者 黄杰  
    《教育时报·课改导刊》:作为一名编发《班主任》版面的编辑,我经常收到老师们发来的关于为学生犯错而大发脾气的稿子。发火大概是每位班主任都会遇到的事情。这些稿子当中,老师们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办法,但是这仍然保证不了他们下次不发脾气。在第56号教室里,您是如何做的?
    雷夫:我的学生天天让我生气,做的事让我难以置信。然而我有一个经验,若希望学生控制情绪,首先我自己要控制情绪,因为我生气也不会让他们变成我希望的人。如果我希望他们做善良的人,可我自己却大吼大叫,那就是言行不一。我从来不提高自己的声音,因为这对学生毫无用处。一开始年轻的时候我确实对他们吼叫,可是他们只学到一点,那就是对我很恐惧。假如我安静,教室也会安静。假如你能很好地调适你的情绪,你会发现奇迹就会发生。
    《教育时报·课改导刊》:每个教室里都会存在着所谓的好学生和后进生。班主任们在后进生身上花费的精力很大,但收获的很少。我想您的班上也一定有让您头疼的后进生,那么您是怎么做的?
    雷夫:在我眼里,学生分三种,我称为孩子一、孩子二、孩子三。孩子一是天才——聪明、爱上学、爱老师、出身好,有他们在我的班级里真的很幸福。孩子二即普通的孩子。孩子三,不喜欢上学,每次考试都不及格,非常憎恨老师,家长也恨老师。说句玩笑话,如果你敢骂他的孩子,家长就会来杀掉你。我们大部分老师都把时间花在孩子一和孩子三身上,因为孩子一聪明,学得快,我们不要花很多时间就能教会。孩子三我们如果不花时间,他就会毁了你的生活,给你带来很多的麻烦。而我呢,就把时间花在普通的孩子二身上,他们平凡,什么都一般般,但是他们不捣乱,老师不会在他们身上花太多精力。我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做得更好。我看到一个小女孩,就会告诉她:“你的声音很好听,我最幸运的一件事就是有你在我的班级,我迫不及待等着你的成功。”孩子听了就会非常兴奋,从而就会转化成孩子一的行为。当孩子三在那里找麻烦的时候,他们就会找不到捣乱的伴。让孩子二来影响班级,就会形成良好的班风——安静、和谐。对于所谓的孩子三,老师的任何办法一般都不会奏效,我们只有为他们创造更有趣的课程,让他们产生兴趣,才能改变他们。
    《教育时报·课改导刊》:网络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但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在学生管理方面,这种问题,较为突出。那么,在您的班里,是否有“网瘾孩子”?您是如何做的?
    雷夫:我认为电脑本身是个好东西,但是它仅仅是一个玩具,它可能会给孩子们打开更宽的视野,但它不会使孩子们变得更好一些。有两个房间,可以把孩子们放到其中任何一个房间:有可能一个房间里面装满各式各样的电脑,有最先进的电子设备,另一个房间有一个非常好的老师,他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我更希望把我的孩子放到那个空房间里面和伟大的思想家待在一起。如果电脑产品很好的话,你会知道有了电脑孩子们就不会成为一个很好的阅读者。我使用电脑,但是电脑并不是唯一解决问题的方式。孔子他没有电脑,但是他依然是非常聪慧的,我们应该记住这一点。对人们来说电脑仅仅是一个机器。我们要用阅读和艺术等战胜电脑。
    《教育时报·课改导刊》:提到阅读,现在很多中国的学校在做“经典阅读”“书香校园”。整齐划一的读书方式有一定效果,但是如果孩子没有好的阅读习惯,估计很难持续下去。关于孩子们阅读习惯的培养,您是如何做的?
    雷夫:美国的教科书实在太差劲、太差劲了,用语言难以表达的差。周一,学生们要对一篇无聊的故事齐读3个小时,周二又是齐读3小时,周三还是。到了周四、周五,他们还要提一些乏味的问题。正因如此,我30年前任教时,就让学生扔掉教科书,转而带着他们进入兴趣阅读。因为有些书涉及性、暴力、脏话和成年人的东西,美国禁止孩子们看。可我就让他们读这些书,孩子们简直爱死了。一学期下来,我们班的阅读成绩高出了其他班50分。读书是一件让人有机会和世界产生关联的事情,不能禁止孩子去读。有些老师不敢尝试,担心让孩子读禁书会带来麻烦。我不怕。我担心的是,我的学生不会读书的话,他们的人生会有麻烦。我不理政府怎么要求,我在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由于我常年在霍伯特小学任教,附近的居民对我都非常信任。因此,读禁书以及看被禁电影的事情并没有在家长中引起抗议。电影一般在放学后放。我让孩子们带信给家长,告诉他们电影有涉禁的内容,他们可以把孩子领回家,但是从来没有。他们知道,那样的话,孩子们会疯掉的。每天放学后几个小时,孩子们都不愿离开。那里是他们真正的乐园。
    《教育时报·课改导刊》:您是一位全科老师,平时备课等的任务会有很多,虽然您的班里只有三十几个孩子,但全部关注到估计也是一个问题。在中国,很多班主任采取的措施是抓两头、带中间。那么您是如何关注到每一个孩子的?
    雷夫:艺术!艺术!艺术!艺术课是可以让每个孩子都展示出自己闪光点的学科。我们每年都会举办莎士比亚戏剧节,每名学生都有属于自己的、非常重要的角色。学生们表演水准之高每每能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明星现场观看。这也给了学生们成功的体验和信心。学生们也相信,这样的信心和能力自然能让他们学好其他学科。开个玩笑,假如我是世界教育部长,我会要求全世界的孩子每天至少抽出一小时来学习音乐。这是让每个孩子闪光的途径。我不需要去关注每个孩子,因为他们已经体验到了成功,找到了自信。
    《教育时报·课改导刊》:在很多课堂上,除了小学生,整体上能够主动回答老师提问的学生不多,更别提主动向老师提问。能够主动提问是一个人获得思辨能力的一个重要途径。那么,在您的课堂上,您是如何激发学生的主动提问意识的?
    雷夫:大部分孩子是很害羞的,他们不敢提问。但是我会告诉他们,同一个问题,如果他们问我100遍,我会回答100遍,而且我也让他们知道,老师也有不懂的问题,也要向别人请教。如果真有学生反复回答同一个问题,切记不要表现出不耐烦,要有足够耐心。曾经有一个学生同一个问题问了我几百遍,我回答了几百遍。
    教室应该是学生的舞台,而不是老师提供答案的地方。在我的课堂上,我的学生自己索求答案,他们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不用拿标准答案讨好我。我的学生非常有好奇心,因为他们很独立。独立是让他们永远保持好奇心的秘诀。
    《教育时报·课改导刊》:《教育时报》是中国河南的权威教育媒体,关注教育改革,关注教师专业发展,关注学生健康成长。您能否为我们报纸写上一句话?
    雷夫:好的,没问题。这句话就是:教育没有捷径,没有退路,不能放弃,把最美好的祝福送给贵报!

 

■ 记者手记

雷夫只是在普及教育常识

 

□ 本报记者 黄杰  
    雷夫两次来华讲学,均引起了较大关注。从读《第56号教室里的奇迹》到现场听雷夫的报告,再到采访雷夫,一路下来,雷夫的形象在记者的脑海中渐渐清晰。很多人把雷夫的故事描述成“神话”和“奇迹”,然而,在记者看来,雷夫只是在普及教育常识、坚守教育常识。教育常识,本应就是像饿了吃饭、渴了喝水一样的东西,却摇身一变,在全球范围内受到关注甚至追捧,这足见教育的异化程度。用“神话”和“奇迹”这样的字眼来形容教育,这本身就透着功利化的尴尬。雷夫的可贵之处大概就在于,一路护持教育常识的清白,使其免受教育功利的裹胁,且行且歌,给教育留下点颜面。
    我们且看一下雷夫的教育常识:“我必须让他们感觉到自豪,教会他们爱周围的事情。”“我们的老师们总是会惩罚学生。学生写作业、排队、安静听讲都是为了不惹麻烦。实际上,孩子们有良好行为表现的根本原因,是相信这么做是对的,而不是因为害怕惩罚。”“我告诉学生,当你演奏音乐的时候,表演本身就是对自己的赞美,而不是结束之后的表扬。我们应该让孩子们知道,行为适宜是应该的,不需要只是为了奖赏。”“我告诉学生没有必要去遵循一些规则,因为好好学习本身就是应该做的,而不是因为规定必须好好学习。”“我让学生学会帮助自己周围困难的、需要自己帮助的人,这样,孩子的世界就是一个非常快乐的世界。”“如果孩子说我必须学数学,因为老师告诉我必须学数学,我会给孩子说,如果学了数学,生活会变得更好。”“要想帮助孩子们让他们更伟大,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我们要先慢下来,一定要对我们的孩子们耐心。”“让孩子有教养,我们首先得做出有教养的行为。”……
    在这些只言片语中,一些信息透露了出来:教育只是为了使孩子更快乐地成长,学会爱人,学会负责。这不就是教育的本义吗?只是,为了这个目的,表扬、惩罚、成绩等这些本来是辅助性的手段,却喧宾夺主,成了教育的主要内容。而雷夫只是在还原,只是在“笨笨”地做。
    中国古语中有“大道至简”,也有近代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讲的“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这些都在指向一个刻度:教育需要撇去浮华,静守人类的精神之根。教育不是谁的花瓶,不需要刻意修饰与包装,只需要清新淡雅。教育繁荣与一切喧哗都抵不过时间的淘洗,最终沉淀下来的只是那些外表不光鲜、不引人注意的常识。当教育最为本质的诉求异化为名与利的渴望,异化为庸俗哲学的附属品的时候,当需要一个外国人来给我们讲教育常识的时候,我们也许需要反思些什么了,或许我们已忘记或者被迫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让人欣慰的是,仅就记者所了解的,我们的身边像雷夫一样追寻教育本真、追寻教育常识的教育者正如星星之火亮耀在大家面前。他们在改良着教育的行走方式,给孩子带去更有教养的生活方式。期盼这样的光亮,照亮更多的教育现实。

雷夫(左)与本报记者合影。                             杨几 摄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