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专题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我发誓要做一名好老师
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成为优秀教师
齐聚济源 共话班会 碰撞思想 生成智慧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4月10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发誓要做一名好老师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雷夫再度来华讲学,第一站在山东济南。本报记者亲历了雷夫济南讲学的所有环节。会上,除了雷夫本人的演讲,国内几位著名教育专家也与雷夫进行了现场对话。现场听众也纷纷向雷夫提问,雷夫一一进行了回答。本期本版全景呈现对话细节,以飨读者。
                                                               ——编者

 

我发誓要做一名好老师
——“2013雷夫中国行·济南站”国内教育名家与雷夫对话

 

与会专家与雷夫现场对话。        本报记者 黄杰 摄

 

    王品木(山东省济南市教育局副局长、山东省实验中学校长):雷夫先生是第二次来到中国,时隔一年,相信对中国的基础教育有了更深的了解。通过中美基础教育的比较,您对中国基础教育的印象和评价如何?
    雷夫:每次来到中国,我都为我的国家感到难过。这里的教师比我们国家的教师更专业,问的问题也非常专业。据我观察,中国的老师确实理解教育是非常困难的事业,没有打算找一条捷径。中美老师之间其实有个很大的不同。在美国演讲或碰到老师的时候,他们会说:“雷夫,你很伟大,但我不想像你这样做。”然而中国的老师却想做得更好。人们通常有个印象,认为美国人非常有创造力,但我觉得中国的教师比美国的更有创造力。
    王品木:您无论身处何处,无论有什么样的学生,都能不抱怨,有信念。那么如果老师们想做一个像您一样有信念的老师,他们要做些什么?
    雷夫:其实我成功的部分原因,来自于我先前的学生。我现在的学生,他们住在一个非常差的社区里,晚上入睡的时候会经常听到警报声和枪击声;他们的父母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所以他们不可能想象出他们能够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不是孩子们的过错。每天下午大概3点的时候,我的孩子们通常在表演莎士比亚戏剧,这个时候有很多我过去的学生会打开门走进来。他们有的读中学,有的读大学,他们告诉孩子们要听雷夫的话,他们现在的生活之所以变得很好,是因为倾听了雷夫的指导。我建议在座的老师们,一定要和以前的学生保持联系,发电子邮件、打电话、给孩子们发生日贺卡……我教室里这些10岁的孩子们,理解了他们可以有什么样的人生,因为我先前的孩子们向他们展示了自己的成功。所以我想说,有个很好的武器大家要会用,那就是已经毕业的学生能协助你来帮助现在的孩子们。
    王品木:您的人生成长经历对您如此热爱教师这个职业和如此热爱您的学生有没有影响?如果有的话,是哪些成长经历影响您成为今天的雷夫?
    雷夫:我9岁的时候父亲去世。我父亲是个非常好的人,总是在帮助别人。我母亲也非常好。我母亲每天晚上都在哭泣,因为她思念我的父亲。我尝试很多夜晚都和母亲在一起,试图让她好过一些。这让我非常理解我的学生。还有,我是个很好的学生,但我不喜欢上学,因为上学太无聊。有很多时候,我根本不到班里去,我去图书馆找书看,因为老师上课很无聊。
因为对那些岁月记忆犹新,所以我深刻理解当老师使课堂无趣的时候学生的感受。就是这些刻骨铭心的经历,让我发誓要做一名好老师。我特别盼望我的学生每天睁开眼睛的时候会高兴地说:“呀!我又要上学了。”
    程红兵(上海市浦东新区教育局副局长、浦东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雷夫老师是全科教师。作为全科教师是十分不容易的。学生天天看到的就是这个教师,如果老师没有点水平的话,孩子们会腻味的。一届学生,雷夫老师只教一年,您 的教育有没有保鲜期?如果有,关键在哪里?保鲜期的时间有多长?
    雷夫:我从教的早期岁月,经历了严重的失败,那时候我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因为学生做得非常好,以至于我有一个错觉——我是一个好老师。其实我错了。很多我的学生到中学以后,有一些居然吸毒了,或者犯罪了。我感到很痛心,那时候我的妻子想出了非常好的主意,每个周六让已毕业的学生回来56号教室一起学习,每个周六来帮助他们变得坚强。事实上美国的一些媒体在报道这些事情上报道错了,他们只报道孩子们回来和雷夫在一起。其实孩子们不是想和雷夫在一起,他们是想和孩子们在一起,一起成长。尽管我只教孩子们一年,但孩子们毕业后,会有更长时间和我呆在一起。
    窦桂梅(清华大学附属小学校长、全国著名语文特级教师):清华附小一直在提倡阅读改变人生。您列出的书单里面,我个人觉得更成人化一些,是不是因为您的个人爱好?或者因为您是个男性?清华附小推荐了《阁楼上的灯光》《失落的一角》《爱心树》《夏洛的网》《吹小号的天鹅》……您为什么没有推荐这些书呢?
    雷夫:我和孩子们一起读的书,很多人认为过于成人化,但我不这样认为。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莎士比亚写那些伟大作品是给所有人写的。大概100多年前,人们认为只有读大学的人才读莎士比亚,实际上莎士比亚的那些作品,小孩子们都可以背诵。我教孩子们读这么难的作品,我有个秘密武器。可能我说的会与中国老师有关系。我发现中国老师有个特点,就是在学科知识上很强,这比美国老师好很多。事实上我在教孩子们读那些比较难懂的书时,我对那些书的知识掌握得也是非常全面的,所以我才教孩子读。我和孩子们一起读书,由于我对我们正在读的著作的丰富知识,我会很细致地给孩子解释他们不懂的地方。比如今年我们表演《亨利四世》,即使对很多成年人来说,这也是比较难懂的。事实上这本书的主题是关于一个年轻人,在没有荣誉感的世界里去寻找荣誉感的故事。我的孩子们也一样,他们也在一个没有荣誉感的社区里寻找荣誉。莎士比亚就是给我的孩子们写的。
    作为老师,我所做的就是在孩子们的生活和几百年前的人的身上建立联系。和孩子们一起读莎士比亚这项工作并不轻松,但是每一次让孩子们把书本合上时,孩子们都不高兴,他们想继续读下去。他们的家长有时候很生我的气,因为家长让孩子们睡觉的时候,孩子们在偷偷读这些书,甚至在被窝里用手电筒看书。家长很恼火,但我很高兴。

 

 

 

我要帮我的国家
更好地履行他的承诺
——“2013雷夫中国行·济南站”雷夫答现场听众提问

 

在中国执教的一位美国老师向雷夫提问。      本报记者 黄杰 摄

 

    问题1:您是一位极有魅力的老师,我了解到我们中国也有这样极有魅力的老师。如今这些老师很多都当了官,他们用他们的方式影响了一个地区,甚至整个中国。您对当官和到大学当老师,是怎么想的?
    雷夫:这个问题很重要。实际上我有很多机会离开教室去干别的。有些人给我提供很多钱让我办一所自己的学校,曾经也有好莱坞的著名导演想拍一部表现我自己的电影,但我从没想过拍电影或开办学校。30年来我只持续关注我的孩子们,他们非常重要。我告诉他们在教室里所做的一切都非常重要,如果我离开教室的话,我就是一个撒谎者,这意味着我以前告诉他们的都不是真的。
    当然,有时挣很多钱很好,也许我妻子喜欢这样,但是我不会选择离开56号教室,因为这个教室对孩子们太重要了,我还要打算至少再教12年。我的孩子们知道我哪里也不会去,我就在这里激励他们努力工作。在美国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孩子们会发现他们的教师经常换来换去。当老师们随时可能离开的话,孩子们会感觉老师并不是真的关心他们。孩子们就会想,老师对学校都不关心,我为什么会关心呢?我真切地对我的工作关心,我的孩子们知道这一点。老师是最好的工作,再也不会有比这个更好的工作了。
    问题2:您退休之后如何规划?56号教室的奇迹会不会继续下去?
    雷夫:我还没有退休的计划,也许我会死在56号教室。我不觉得当我离开56号教室时,后来者不会像我这样在56号教室这样做。我觉得再来一个教师他会用他的热情创造一个属于他的56号教室。过去我从来没有要求任何一个教师像我这样做。我是一个非常疯狂的人,我从来不会要求别的老师像我一样疯狂。虽然不要老师像我一样,但我认为我们在一起共处的时候,大家可以分享我的思想和做法。我的思想和做法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下去。56号教室只是一个空间,而我过去的很多学生都已以他们自己的方式为世界做出了贡献。
    当我离开56号教室后,它怎么存在下去并不重要,因为我所做的这一切,会以各种方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我很高兴我过去的学生以很多方式帮助我。我有个很好的网站,实际上我不知道怎么样开办网站,我的两个工程师的学生帮我运作这个网站。我有充足的自信,在56号教室创造的一切永远不会消失,将以各种方式存在。
    问题3:您有您的教育理念和教育主张。在最初的时候,校长支持您吗?您是怎么处理的?在中国,您这样的教师应该做师傅带徒弟,您怎么带青年教师呢?
    雷夫:实际上在最初,校长并不支持我。他人很好,但他并不理解我。他也不懂莎士比亚,他从来没有读过莎士比亚的作品。我在中国见过很多位校长,这些校长都有很好的学术背景。在美国也有一些校长是有良好的学术背景的,可我的第一个校长不是这样。因此当我想放学以后留下来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校长说不行;当我想和孩子们一起去旅行的时候,校长说不行;当我想和孩子们一起去打棒球的时候,校长说不行……校长唯一关心的是在学期末孩子们的成绩是多少。当然考试成绩很重要。但我不和人打架,即使我想揍他,即使他确实不对,我还是微笑,我说谢谢,然后我就该干啥就干啥。所以在早些年,我惹了不少麻烦。我带孩子们到华盛顿特区,我想教孩子们关于美国的历史。我的校长非常生气。当我和孩子们旅行结束回到学校的时候,我被叫到校长办公室。校长几乎要揍我,大吼大叫的。他问我到底是不是理解他的话了,我说我理解,但我能问个问题吗?我问:明年我们去的时候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很幸运,我知道我很幸运。两年前我得到了美国的一项大奖,我被选为全美国最好的教师。从那时开始,校长不跟我吵了。我想问大家的是:当人们不支持你的时候,你该怎么办?我教学的第一年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孩子们几乎从没到过任何一个地方。有一次我想带孩子们去听一场戏剧,我们计划周六的晚上去,我为孩子们买了票。去剧场之前,孩子们就学了有关的音乐,他们非常兴奋。然后校长就找我了,他说你不能去,你只是个新教师,孩子们有可能受伤,你不要做那种带孩子们离开学校的事情。我告诉校长,这是周六的晚上,孩子们不上学。校长说不管什么时候反正不能去。我说好吧。但这时候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我有一个学生过生日,他决定办一个生日晚会,生日晚会就在剧场,这个孩子邀请全班所有同学跟他一起去。他也邀请了我,所以我并没有违反校长的命令,我只是去参加了一个生日聚会。
    作为教师,我们经常会面对各种困难,有时候我觉得不要直接和人们冲突,要迂回,安静地去做,而不是用暴力。当他们看到你做的事情有成果的时候,就会让你去做,他们就会再找另外一个人去规范他。现在的我能得到非常多的支持和帮助。实际上达到像我现在的状态需要很长时间,所以老师们需要耐心。经常有年轻教师访问我的教室,他们所有的人都说他们想要马上创造一个像56号教室这样的地方。我告诉他们这是不可能的,事实上要创造一个伟大的教室需要很长时间,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没有人会来打扰你。
    问题5:我的孩子很难对一件事情保持持久的兴趣和关注,怎么办?
    雷夫:我有4个孩子,所以我说的可能会对家长有启发。孩子们不能专注的问题在世界各地都会发生。我的第一个建议是进行音乐教育。一个人学习音乐的时候不仅仅要专注于自己的乐器,还要关注乐队中其他人的弹奏,学会倾听。家长不要期望将来孩子会成为钢琴家,或者音乐家。我的第二个建议就是关掉电视。我们全家人晚上会聚在一起阅读,或者做运动。当孩子们沉迷于电视时,他们就不会专注思考一个问题。看电视会伤害孩子们的注意力和孩子们的身体。所以,家长关掉电视,让孩子学习音乐,这是我的建议。
    问题6:您30年来不知疲倦地投入教学,支持您这样工作的内在精神动力是什么?强大的精神力量是什么?
    雷夫:内在动力是因为我非常愤怒。我在美国长大,我对我的国家感到自豪,但我的国家做出了他没有履行的承诺。美国告诉所有的公民他们是平等的,但实际上并不是。我9岁时,父亲去世了,父亲告诉我要做事情让世界更好。我班上的孩子没有和别人一样的机会,因为他们贫穷,这并不是他们的过错。我之所以拥有这样的动力,是因为我很想帮我的国家履行他的承诺,让孩子们获得平等的机会。政府没有履行承诺,但老师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帮他实现。在这个承诺变成现实之前,我会一直努力工作。
                          (雷夫与专家、听众对话由本报记者黄杰整理)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