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撤掉那张椅子
“微”观人生
■品味2013之清明时节
采春
今天,你是老师
写诗的晓勇
仙逝的大坝
小说背后的故事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4月12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仙逝的大坝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陈士营  
    出生于“大跃进”时期的村头的大坝,干涸了。风风雨雨几十年来,滋润着几百亩田,呵护着从几百口人到几千口人的生计,还养活着一泓脸盆大小的清澈见底的泉眼,一条供大人孩子洗衣淘菜、鸡鸭猪牛等家禽家畜饮水的净肠河,从来没有断过流。今年,都死了,大坝,泉眼,净肠河!随着满山枣树的倒下,荆条之类被连根拔起,进入锅台,升起一团团刺鼻的浓烟,又汇合着百里煤海耸起的无数烟囱冒出的黑雾,使大气污染,降雨逐年减少。终于,大坝流干了自己的最后一滴眼泪,无奈地闭上了明亮、慈爱、智慧的双眼!
    我没有看见大坝的出生,但我目睹了大坝的死亡。水越来越少,大鱼没了,小鱼也跟着没了,连依附在淤泥上的牛钟和泥鳅,也被淘气的孩子收拾得一干二净!坝底干裂了,起皮了,于是,垫宅子的大小挖掘机吼叫着在前开路,后面跟着一长串或大或小的拉土三轮车,狐假虎威,浩浩荡荡,钻进坝底,掏心挖肺,龇牙咧嘴,面目狰狞,先吃坝床,后拆坝堤……我仿佛听见大坝说:“这是怎么了?这是我养育的子孙吗?”
    在最后的日子里,大坝多么想再见一见自己孕育的鲤鱼、草鱼、白鲢和停靠在坝上的各式小车、钓鱼者聚精会神的眼神以及游泳爱好者的矫健身姿……可这都是梦。
    大坝哭干了最后一滴泪,诉说着自己的身世:“我是赤脚的农民的儿子,是他们勒紧裤带用镐头、箩筐、土牛,披星戴月,挥汗如雨,用粗糙得不能再粗糙的布满老茧的手建造的我啊!怎么,我过时了,就像先后入土的牛耕时代的事物一样?”
    仙逝的大坝,没有遗言。他要给子孙们说些什么呢,是铭记,是遗忘,还是反省……
                                       (作者单位:汝州市小屯镇季营小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