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成长力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我没有给您丢脸
教学中能静待花开
“木匠眼光”看教师
先于教法改革的是什么
  恐惧,是羁绊还是动力(上)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5月22日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恐惧,是羁绊还是动力(上)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帕克·帕尔默在《教学勇气》一书中说:“我总会有恐惧,但我不必置身心于我的恐惧之中——因为在我内心世界景观中还有我表达和行动的天地。”在您的教育活动当中,在您的专业成长过程中,您是不是经常受到教育教学恐惧的侵扰,您是如何面对这些客观存在的恐惧,并采取了怎样的行动?
  
  用意义消除恐惧的影响

 

    甘肃省岷县第一中学李鑫:在阿德勒看来,人生而存在自卑。教室成了师生最恐惧的地方,着实让人无奈。这也意味着我们需要对“教室”的意义进行一下梳理。在教室里感到恐惧的,不仅仅是学生,还有教师,尤其是那些对教育怀着梦想的优秀教师。站在讲台上,你喋喋不休地说了很多,学生的回应却只是一个沉默的眼神。你不清楚他们到底是认可你的说法,还是从内心里表示对你的不屑。你尽力地想把一个知识点说透彻、说明白,突然发现某一位同学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而这位同学是公认的“优秀学生”,你不清楚你是否说明白了,你的语言表达中是否存在着漏洞,你更不明白此刻学生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来评价你——小丑?学者?那一刻,教室就成了噩梦之源。
  
  阿德勒认为,人类生活在意义的领域之中。要打破教室里的恐惧,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要找寻教育生活的意义。面对这一问题,更多的人想到的是教师的专业发展。如果老师拥有了渊博的知识、丰富的智慧、卓著的能力,面对问题时能够游刃有余,恐惧感自然会消除的。诚然,专业能力的提升有助于增强教师教育教学的信心,可是这并非根本之策。一方面,知识、能力的更新与要求是无止境的,另一方面,教育活动是人的活动,是人与人的交流活动。因此仅仅局限于技艺层面,职业的倦怠感是无法避免的,要用人生的意义消除恐惧的影响。
  
  有恐惧表明在成长

 

    驻马店市第七中学王国伟:初当老师的那几年,我几乎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姿态,凭着满腔的激情去上课,跟学生打成一片。然而,不知从哪一年开始,走进课堂,面对学生,我渐渐地产生出莫名的怯意。直至今日,我仍然被较强的教育教学恐惧感所纠缠,以至于上每一节课时,都会如履薄冰。不是担心教不好,而是对能否再有新意、提高教学质量而耿耿于怀;面对个性越来越强的学生,生怕教育不当而误人子弟;时时还会扪心自问,是否在简单地重唱着“同一首老歌”,是否还在吃老本,面对改变自我,为何是如此之痛苦,提升自我是一种何等的煎熬……有人说,知识越深厚,越认识到自己的浅薄。我有时也这样自我安慰,以求得片刻的情绪安逸。但很快又否定这样的“自我表扬”,因为自己真的还不是“深厚”之人。就这样,在自我否定中,我还要不断地肯定自己,免得自卑。后来,我终于给自己的成长状态找到了相对妥当的定位: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教育教学的恐惧感只是证明,我一直在成长,总是在进步!
  
  “教人求真”的教育勇气

 

    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胜浦实验小学龚永兴:作为一名语文老师,我经常遇到“求真”与“求分”的纠结。如果“教人求真”,就要对学生提出的质疑积极回应,而对课文进行刨根问底,显然和时下的考试内容不沾边。更为突出的是,作文教学如果强调“求真”,学生往往写出的事例没有多少“意义”,只是他们自己觉得好玩而已,所以最后的得分不会很高。我曾经屈从于学校领导和家长的压力,让课堂教学尽量和考试内容接轨,还美其名曰“有效教学”。后来,我遇到一件事,开始颠覆原来的教学模式。在上《晚上的太阳》一课时,有些学生提出来:镜子可以反光,但不可以聚光,拿几面镜子来,就可以达到做手术的光亮了吗?我一查资料,发现爱迪生7岁时,医学上还未开展阑尾炎手术。现在,我每堂课都设置了一个质疑环节,引导学生提出和课文、老师、同学不同的意见。
  
  在“求真”与“求分”之间做抉择,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我觉得,如果这两者之间有明显的冲突,作为一名教师,应该把做人放在第一位,哪怕暂时牺牲一点分数、利益,也会在学生的成长中获得更大的补偿。当然这种收获,可能只是精神上的。而不这样做,才是真正的误人子弟,才会在良心上内疚一生。
  
  停下来,审视自己鹤壁市淇县西坛中心小学罗湘豫:当孩子们对我的课堂无动于衷时,我的内心充满不安:是不是我讲得太无趣了,我是不是在误人子弟、浪费孩子们宝贵的童年时光?
  
  当孩子们兴奋得无法安静时,我仍会不安:如果放任他们,他们会无休止地热闹下去,不知疲倦地透支自己的情绪,他们还会思考吗?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不会教学了。处理班级学生矛盾,我的内心充满了不安,由于我不当的处理和学生没有一点怨言的表现,让我充满不安。我想一个孩子要忍受你不明事理的不公平处理,他的内心会受到多大的冲击。一个内心充满热情、充满阳光的孩子,因为我的不当处理,很可能不再热心,对老师不再信任;很可能内心封闭,不再阳光,变得忧郁。因为他是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的孩子。当有不公平事件出现时,不喜欢或者说不敢为自己辩解,憋在心里自我消化,当他的困难超出了他的自我消化力量时,他的内心真的让我很担心。我以前是不是很多时候因为自身的原因,伤过很多孩子的心?想到此,我的内心惴惴不安。我越来越小心翼翼。我想,我需要停下来,审视自己。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