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特教妈妈”的梦想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5月2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特教妈妈”的梦想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陈弘毅/文图

 

  23年前,刘文婷只是个17岁的小姑娘。她来到洛阳市老城区培智学校,担起了智障儿童特殊教育的重任。那时的孩子们叫她“姐姐”。
  
  23年过去了,现在的孩子们叫她“妈妈”。这种称谓的转变,并非只因年龄增长,更多的是刘文婷长期播撒的爱和对教学不懈的钻研换来的尊敬和认可。

 

  特殊的学生,特别的爱

 

    5月14日,在洛阳市老城区的胡同深处一阵寻觅之后,记者终于看到一个300多平方米的普通小院,院门口挂着“洛阳市老城区培智学校”的牌子。这所学校共有近50名学生,根据年龄和智力程度,分为3个班。
  
  1990年,17岁的刘文婷从河南省特殊教育学校毕业后,走上培智学校的讲台。刘文婷回忆说:“刚工作时,心里也有不甘,我的音乐素养还是不错的。很多人问我,你怎么在这样的学校,为啥不去‘正常’学校?”年轻的她还要处对象,有时候羞于提起自己是在这样的学校。后来她发现,好多人其实是不理解,不知道培智学校在做什么。
  
  初期的不适应和质疑很快有了答案。和这里的孩子们相处久了,刘文婷渐渐生出一份说不出的感情。语速较快、笑容甜美的她,常把自己阳光开朗的性格归功于孩子们——“是学生的单纯快乐感染了我”。她同时表示,和普通学校的升学压力、攀比分数相比,“我们这儿简单”。其他学校老师来参观,常会感慨自己的学生缺少单纯和童真,而这里却有着世外桃源般的淳朴。
  
  是不是真这么简单,了解培智学校的人心里都有数。正如刘文婷的描述,智障儿童是一群难以沟通的特殊群体:要么易哭,要么憨笑;要么呆坐,要么乱跑;这个吮指自言自语,那个摸脚丫儿唱唱跳跳。他们在生活和学习上有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和障碍,迫切希望能在学校里得到更多的关爱、尊重、温暖、培养。这就需要特教老师付出更多的心血去关心、教育和帮助他们。
  
  23年来,刘文婷早已习惯了去爱。这种爱如阳光雨露,润物无声。她教他们发音、说话、握笔、写字,教他们走路、上下楼梯、唱歌、跳舞;为他们洗衣、叠被、换洗尿湿的床单和衣裤,给困难的学生捐衣送被。学生有病了,她会放下手中的事情,立即将学生送往医院;学生出现其他异常了,不论白昼黑夜、晴天雨天,她都会第一时间到场。
  
  和每个孩子都有一段故事

 

    5月14日下午4点,在培智学校一间挂着洛阳市河洛阳光家园启智服务中心牌子的教室里,记者见到了23岁的大龄学生海冬。因有些学生已经过了毕业的年龄,但出了学校没处去,学校专门开设了这间服务中心,主要是对他们进行美术培训。
  
  海冬正在和其他十来名孩子一起作画,线条运用已经相当纯熟。从外表看,他和这个年龄的男孩一样阳光,但和他简单交流几句,就能发现问题所在:近一米八身高的外表下,依然是一颗“幼儿”的心灵。“如果按照规定,我们只接收7到16岁的,像他这样的年龄早该毕业了。但真让他毕业,他能去哪儿?”刘文婷眉头微皱,缓了缓继续说,“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就业机会,社会需要把责任承担起来,比如像我们这样成立阳光家园、就业中心。他们可以做流水线的被罩床单,或者做一些陶艺,做好义卖拍卖,这个钱给孩子做生活费。”
  
  同样在这里,记者见到了这所学校里的小明星——刚满18岁的启升。从小时候起,他就经常出现在和刘文婷的合影里。刘文婷教他打乒乓球,带着他去参加各种省级、国家级的比赛。2010年,在福建省福州市举行的全国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国际特奥会主席蒂姆·施莱佛亲自给他颁奖,和他同台打乒乓球。2011年,他参加雅典世界特奥会前和姚明拥抱合影。之后,刘文婷又教他军鼓,他和同学们组成军鼓队,登上了洛阳电视台的舞台。刘文婷教孩子们打架子鼓,启升是其中打得最好的,几乎逢演出必轰动——因为观众惊诧,智障少年竟然可以做到这样。
  
  在随后的采访中,记者数次和启升打照面。每相逢,他必向记者伸出大拇指示意,还主动跟记者握手、要名片。刘文婷似已对此见怪不怪,既不阻拦也不鼓励,只是像母亲一样忙前忙后。
  
  刘文婷说起自己的工作,总觉得没什么特别的,“上班了,搂搂抱抱,上上课;下课了照顾好他们”。下午放学,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一个先天愚型的小姑娘在校园里见到刘文婷,扑上来就抱住她的腿,依偎着撒娇。这时记者才感受到,在这里,“搂搂抱抱”是什么含义,“亲如母子”又是什么含义。
  
  生存之上,还有梦想

 

    在23年的教学中,刘文婷从没有放弃对智障儿童音乐教学的探索与追求,因为她深切地感受到智障儿童虽然思维迟钝、身心残障,但他们依然保持着对音乐、对美的追求与欲望。刘文婷在教学中潜心钻研教材,设计了许多巧妙新颖的教学方法。几年前,她采用最多的是游戏法。游戏活动能使智障儿童在听听、唱唱、玩玩中增强节奏感,促进动作的协调性,逐步发展想象力、创造力,获得愉快情绪。可随着孩子们慢慢长大,游戏法不再适用,她便更加注意教学设计。“他们感觉自己长大了,喜欢唱电视上的歌了,我就选一些他们喜欢的歌,介绍歌曲的内涵、意境,同时让他们进行正规的发声、体态练习。幼儿园模式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了。”同一节课,她给每个孩子的教学目标定位都不同。
  
  虽然两次被评为洛阳市教育系统业务标兵,还被评为河南省音乐骨干教师、河南省师德先进个人,但身为特殊教育工作者,“桃李满天下”的梦对刘文婷并不适用。刘文婷有她自己的梦:“创造特殊教育事业的辉煌是几辈特教人的美好期望,而培养好每一名智障儿童,让他们像普通人一样成功地融入社会,更是我的梦想。”
  
  谈及送走的学生,刘文婷言语之间还是充满了暖意。“我那时上班早,有些学生跟我差不多年纪,我还没结婚,他们有的就结婚了。有的出路比较好,在银行门口当保安,或当社区巡防队员,或在医院门口卖茶鸡蛋。这都是智商比较高的孩子,还能就业。”她说,有时在街上碰见,他们大老远就喊“老师!老师!”还有个孩子逢年过节都来看她,要不然就打电话,只说一句“新年快乐”之类的祝福语,因为他不会表达。
  
  “只要情况不是太严重,社会上有人帮助,他们还是可以生存的。这些在培智学校上过课的孩子,和那些在农村被称作‘傻子'’憨子‘、没上过学的孩子比,将来的生活肯定是不一样的!”刘文婷肯定地说。

 

记者手记:
  
  
在记者和刘文婷谈话过程中,有个孩子忽然走进办公室,好奇地打量着我。刘文婷挥挥手,说:“快回去,打铃了。”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听话地出去了。还有个孩子站在窗外,看着我不说话,打铃时终于对我指指他的教室,说:“一会儿记得来找我啊,记得来找我!”他们的单纯一次次打动着我,也让我切身体会到刘文婷能焕发出母爱的缘由。可以说,孩子们的妈妈能做的,她做了;孩子们的妈妈没有做的,她也做了。这正彰显了刘文婷的信念:每种色彩,都应该盛开;每个梦想,都值得灌溉。
  
  然而,培智学校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专业的特教老师不仅难以吸引来,还容易流失。智障儿童的教育和生存问题,只靠一个个“刘文婷”是难以支撑的,还需要更多的社会力量共同参与。

 

刘文婷和学校师生一起在校园里做操。

孩子们在刘文婷办公室窗外好奇地盯着记者。

简陋的校门旁,是新加坡一所慈善学校来进行爱心活动时画的壁画。

音乐课上,配合着刘文婷的伴奏,启升(着黄色背心者)、海冬(着白色T恤者)和同学们一起高歌小虎队的《爱》。

刘文婷教学生们手语。

音乐教室里的鼓已破旧,但孩子们依然打得起劲。

在校园里,年龄较小的孩子们见到刘文婷,都会上来搂搂抱抱,亲昵一番。

吃饭时刘文婷像照顾幼儿园小朋友一样照顾着学生。

 午休后,刘文婷在学生寝室为孩子们整理床铺。整理床铺看似简单,也是有些孩子力所不能及的。

刘文婷常和老师们一起,带领孩子们到附近的公园游玩。这会让孩子们提前一天就兴奋不已。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