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成长力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呼唤“讲”的理性回归
教书19年,我开始学习笑
教育研究之“用”
构建校本教研“反思生态”
在共同体中的成长(一)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6月19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书19年,我开始学习笑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王木春 

 

    几天前,朋友问我:“如果为刚入小学的孩子选择教师,该侧重教师哪方面素质?”我毫不犹豫告诉他:“首先,看教师的脸;其次,听教师说话的语气。孩子年龄越小的时候,教师的脸和说话语气越重要。”“难道教师的专业素养不重要吗?”朋友又问。“当然重要,也正因为重要,才做出这种选择。因为,一个教师的专业素养,会写在他的脸上,流露在他的话语间。”我回答。
  
  女儿上托儿所时,我接送孩子,总远远地就听到一位女教师极高且尖锐的喊叫声,近乎歇斯底里。而站在园门口的那位园长,则每天一副冷若冰霜的长脸,其任务似乎只是向家长告状这告状那,以及无休止地推销各色儿童用品,包括保健品。有一阵子,女儿突然哭闹着不想上学了,我猜,年幼的她大概本能地受不了既冷又粗暴的环境,换成我,也要逃了吧。可是,我们夫妻要上班,家里又无爷爷奶奶帮忙,只得狠狠心一次次连哄带骗把她往托儿所里推,穿过冰冷的目光,走向高而尖锐的吼叫声……如今,女儿已是高一的大姑娘。最近我问她,我们找时间去托儿所拍下照片纪念,好吗?女儿竟爽快答应。——她已经忘掉当年的恐惧和泪水了。可我无法遗忘。有时,路过那园子,一些可怕的声音和脸孔,依然隐约袭击着我。这段伤心记忆对我影响至深,如今倘若有人无端地朝我大吼大叫,我的排斥心理往往依然会格外强烈,会目瞪口呆地盯着他看,要么干脆一走了之——这是我表达极度蔑视的举动。
  
  其实,我不该一味指责别人顶一张凶巴巴的“猪头脸”。我在课堂里真正畅怀笑过几回呢?从教的第一年,学生黄冠能递给我小纸条:“王老师,你的笑,对我们很重要。”这张纸条,我终生铭记。那时,我一个毛头教师,刚踏出大学的象牙塔,跌跌撞撞拐进另一个非常现实的校园,挣扎在繁重的生存压力与工作压力之间,整天战战兢兢又晕晕乎乎,脸上哪能挤出一丝半缕的笑容?
  
  笑,不单纯是一种表情。笑,本质上呈现一种心情,甚至一种感情、一种情怀、一种内在修养。当我太年轻时,我的生活陷在极度艰难阴暗的泥淖中,笑的花朵,失去了必要的滋润,是绽放不出来的。
  
  而今天,不再年轻的我,脸又改变几许呢?除了多出一叠叠或浅或深的皱纹沟沟,还多出些什么?不久前,我的新学生邱钇泽在周记中写道:“老师,你笑一笑,我们才会不怕。”我的悲哀无以言喻。我为自己十几年教育生涯的失败而悲哀,为缺失美丽笑容陪衬的满脸皱纹而悲哀——它一定干瘪至极点、丑陋到极致,令一部分学生害怕到难以忍受。也许我的语文课曾经有过精彩,可是,我没给学生带去充足的快乐,带去师者应有的职业欢愉与荣光,并且用我的快乐去撞击他们的快乐,孕育更多的快乐。没有欢容的教师,犹如没有爱情的女人,其职业尊严令人怀疑。我由此认识到,哪怕我有无数的理由为自己的“不笑”开脱,所有的理由全是苍白的、可耻的。说到底,我与那位托儿所园长有何差别?我和那些在台上咬牙切齿说话者有什么不同?
  
  我的笑,是献给自己的礼物,也是献给我的学生的礼物。青春需要笑颜来点缀。为什么我要吝啬呢?难道我肩上的苦难、我四周的凄风苦雨有那么重吗?重得十多年来,把心底和脸上的一朵朵笑——都压死吗?
  
  我终于悟出教师的笑的意义了。我决定要笑了。但我必须先学习笑。
  
  我开始对镜自笑,痛苦的笑、好笑的笑。后来,背着镜子笑,想由心底先笑起,一点点地增加笑的容量,一寸寸往上涨起来,直至涨过胸膛、漫上脖子,自然而然地溢出脸庞。最后,我才靠近教室,走进课堂,用笑脸迎接学生的目光。
  
  当我决定这样行动时,我已经是一个拥有19年教龄、年逾40岁的老教师了。
  
  (作者单位:福建省漳州市东山县第一中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