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孤拐人生的教育坚守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6月2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孤拐人生的教育坚守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陈如陵/文图

 

  6月6日,记者前往汝阳县王坪乡孤石小学,近距离接触久已闻名的孙克会老师,但是所乘县际班车在路上延误了时间。快到王坪乡的时候,乡中心校驾车来接的张红杰老师指着迎面一辆手摇三轮车上的人说:“快看,这就是孙老师!”
  
  当下看看时间:13时01分。
  
  就这样,对孙克会的采访,便由这途中邂逅开始了。

 

  感受:重心不曾偏移的固守

 

    “地面很硬,孙老师的拐杖每敲一下,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这是我们学校独一无二的声响,是跳跃的音符,是最动听的旋律。因为,孙老师就在我们身边。”——这是一个名叫郭幸月的六年级学生,在作文中对孙克会的描写。
  
  下午第一节课,孙克会在给四年级的学生讲数学课“位置与方向”。走进教室,眼前的孙克会从一侧看去,与常人无异,但偶一转身,传说中他那撑拐执教的形象就一下子清晰起来。
  
  今年55岁的孙克会,是汝阳县优秀教师、洛阳市优秀教师,在孤石小学担任班主任36年。少年时,孙克会上山砍柴,不慎摔断左腿,因耽误了救治时间,左腿被高位截肢。高中毕业后的1976年8月,他在孤石小学开始了从教生涯。
  
  王坪乡地处深山区,四望皆山。全乡有13个行政村,可人口只有1万多。孤石小学一至五年级共有130多个学生。山下的老师不愿来,本地的老师又不时外流,小学也已有过两次搬迁。但在这3个阵地上,36年来,孙克会都执着地以一根拐杖丈量着往返于孤石小学的里程,不言放弃,更没有退缩。
  
  当年,妻子生病,多次到县城住院治疗,欠下了不少债务,家里的农活儿全落在他一个人身上。白天,他要撑着孤拐渡过两条没桥的河,走五六里路到学校给学生上课;晚上,他要批改作业、备课至深夜。有时星期天还要给学生补课,自家的事只好排在深夜。担任毕业班班主任那些年,麦收季节正好处于毕业考试的关键时期,每年都是妻子在家把麦子割倒,他抽空回家帮忙搬运、脱粒;也难以统计多少年因不能及时抢收,他家的麦子在地里发霉生芽。36年来,撑着孤拐在雨雪天、在河道里摔倒过多少次,摇着手摇三轮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陡坡处翻过多少次,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走近:不庇残障寒士的屋庐

 

    孙克会的家在孤石村蒿坪组,现在借住在村口县水电站职工宿舍楼的3间屋子里,与公路只隔着一条河。原来的房子是建于26年前的两间平房,由于质量不好、年久失修,一遇雨天,房子四处漏雨,床、衣物被淋湿,雨大的时候连粮食都被淋湿了。前几年,在房顶上晒粮食,走在上面就有脚下发虚的感觉。当时也不是没有建新房的想法,只是孩子看病要花钱、工作上走不开,以及和邻居伙用一堵山墙这些原因,使得新房之梦一再乍醒。
  
  晚饭前,记者随着孙克会来到在老宅地基上尚未完工的两层小楼前。孙克会说:“今年3月,邻居开始建新房,我也下了决心把新房子盖起来。这就把原来的平房拆了,可这一拆,还真是后怕,预制板里的钢筋都已经断了六七根,还有好多钢筋也锈得稀薄!”
  
  然后几个月,两层小楼的雏形初现。可“楼梯帽”还没建齐,连借的钱都花完了,安装门窗和内外粉刷也就遥遥无期了。
  
  看着眼前的“烂尾工程”,孙克会没有再多说什么。
  
  目睹:始于拐下的万里之行

 

    在这36年里,孙克会日复一日撑着拐或摇着三轮车往返在山路上。由于拐底磨损得厉害,他就割了汽车轮胎上的橡胶钉在拐底。即使这样,橡胶也是两三个月就要更换一次。好在如今换上了楸木拐,材质既硬又轻便,可单拐前前后后还是用坏了7根。在婚后的20多年里,给孙克会做右脚的鞋,成了他爱人史苗云的一门功课。可就是这样,鞋也穿不到3个月,因为孙克会身体的重心在右脚上,走路时右脚要使劲儿,所以鞋后跟儿没多久就会磨得很薄。
  
  6月7日,孙克会早早就起来了。对面的山上雾蒙蒙的,看样子是要有场雨了。
  
  早饭是糁子汤、馒头,以及包菜、豆角、洋葱合炒的“三合一”。匆匆吃过饭,因为会下雨,孙克会换上了解放鞋,史苗云又拿了把伞给孙克会。到他下楼的时候,天已经出奇灰暗,完全不像早上7点多的样子,公路上过往的车辆已经开了大灯,并且已经开始落雨点儿了,但他还是摇着三轮车朝学校去了。
  
  这辆一年就得换一次轮胎的高磨损手摇三轮车,是汝阳县残联2000年赠给孙克会的,这让以前步行近40分钟的行程时间大为缩短。即便如此,每天放学回家,一上公路,面对那段让人作难的500米长陡坡,孙克会还是得下车,一手撑拐一手推车才能走上去。
  
  看着孙克会又踏上了新一天的征程,记者问史苗云:“孙老师几十年来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放在学校和学生身上,不能更多地为家里分担责任,就没和他红过脸吗?”史苗云一边忙手里的活儿,一边笑着说:“家里活儿是小事,他那活儿老关紧。”
  
  没过一会儿,大雨就闷头下起来了,算算时间,孙老师这会儿应该还在路上!记得昨天他说,遇到雨天,因为要用手上下摇车,雨披遮不住雨,用伞也差不多,反正都得淋湿……学校离家有两公里,孙克会就在这两公里路上走了近37年。王坪乡中心校校长段进军给孙克会算了这样一笔账:“一天两个来回,8公里;一个月按22天算,一年按9个月算,在37年里,孙老师一共走了58608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一周半!对于一个身体健全的人来说,这算不了啥,可对孙老师来说,这是韧性,是毅力!”
  
  上午第一节课后,记者见到孙克会时,摸摸他的衬衣,发现潮乎乎的。雨后天潮,孙克会要暖干身上的衣服,看来还需要些时间。
  
  近11时,乡长一行人匆匆来到学校,召集老师们临时开会,布置防汛安全工作。原来,王坪乡一个水库存在一定安全隐患,包括孤石小学在内下游的3所小学可能随时需要停课、师生迁往高地。孙克会是教导主任,也参加了会议。
  
  11时30分,学生放学了。孙克会照例把孤拐放在三轮车的一侧,出了学校,然后摇车上了孤石桥,驶过了孤石村因其得名的河中那块巨大的孤石,又要开始艰难的爬坡之路。
  
  “如果能有一辆电动三轮车,我就不用上坡下来推车了,就是下大雨,也不会淋湿了。”孙克会不经意地说。

 

记者手记:
 
 
  6月6日下午,孤石小学的会议室里,在孙克会记当天的学校管理日志时,记者看到一本书中有段这样的对话,仿佛就是为孙克会所写——学生:“您都教了30年了,不烦吗?”老师:“可每一年,我教的都是不同的孩子,都是一道有趣的题、一道新鲜的风景。”学生:“您一辈子都待在小学,值吗?”老师:“小学就是我的大学,她让懵懂者觉醒,让稚嫩者聪颖。”
  
  限于篇幅,孙克会的情况只能展示这些了。对于记者,此前去了,然后回来;而对于孙克会,不论你去不去,他都在那里——我们乡村的基础教育正是有了孙克会们的坚守,知识才得以传播,孩子们才得以走出大山,因此,在和平年代里,他们才是最可敬可爱的人!

 

                                                 从这个角度看,孙克会与常人无异。

                                                  而从这个角度看,孙克会与常人有别。

                                                        孩子们都喜欢上孙老师的课。

课间,孙克会和学生聊天。

                                              又一节课的上课铃响了,孙老师走向教室。

                                                           孙老师在为学生分发营养餐。

中午放学,孙克会在路上也不忘再叮嘱学生几句。

                                             为了孩子,大山注定是孙克会坚守的阵地。

                             在孤石村村口,与孤石一般倔强的孙克会推着车撑着拐上坡。

                                                       不知何时才能搬进新家。

                       在曾经的家里,妻子为他做右脚的鞋是闲暇时的功课。资料图片

                                                   在临时的家里,孙克会帮妻子做饭。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