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成长力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教师的“左膀右臂”
别让预设束缚了课堂
校长应精心培育和打造“学力”
美丽的“谎言”教育
在共同体中的成长(二)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7月03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美丽的“谎言”教育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王木春 

    看了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的自传性散文集《为什么孩子要上学》,感觉余味无穷。我曾反复诵读其中若干章节,每读一遍,都引起我无限的遐思。
  
  当孩子问“为什么需要上学”时,我们的家长大概能摆出一大堆理由来,为将来找工作啊,为学知识、学做人啊,等等。不管什么理由,所有的答案都大同小异,且“非常科学”。大江健三郎的母亲和祖母却不这么说。书中,作者回忆小时候自己重病时与母亲的一段对话。
  
  “妈妈,我快要死了吗?”
  
  “我不认为你会死,我希望你不要死掉。”
  
  “我听到医生说‘这个孩子快死了,已经没救了’。他认为我会死吧!”
  
  母亲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就算你真的死了,我还是会再把你生下来,别担心。”
  
  “但是,那个小孩子和现在就要死掉的我,应该是不一样的孩子吧?”
  
  “不,是一样的!我一生下你之后,就会把你过去看到的、听到的、读到的、做过的事全部讲给新的你听,也会教新的你说现在会讲的话,所以,你们两个就会一模一样了哦!”母亲这么回答我。
  
  病愈回学校后,大江健三郎坐在教室里常常发呆:自己以及在教室里、运动场上的这些同伴们,是否都是妈妈们再次生出来的新小孩?因为大家都继承了同样的语言在说话。而每个人就是为了把这些语言变成自己的东西,所以才到学校来一起游戏、一起读书。——读着书,我沉醉在作者的奇思妙想中,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温暖人、更吸引人的“谎言”吗?
  
  大江健三郎的祖母总会把记得的事描述得活灵活现,对于“人为什么要活着”这样的哲学问题,她的回答也“非常浪漫”:为了记录这森林里所有发生的事情才出生的。
  
  祖母还说过:在这个山谷间的每个人都有一棵“自己的树”,生长在森林的高处。人的灵魂从这棵‘自己的树’的根处降落,再进入人的身体里。死的时候,只要身体消失,灵魂就会回归于树。
  
  接着作者和祖母有了一次对话:
  
  我问她:“‘自己的树’在哪里呢?”
  
  她回答:“要死的时候,灵魂的眼睛睁开了就会知道了!”
  
  “可是我急着想要现在知道,该怎么办呢?”
  
  她说:“脑筋聪明的灵魂,就会记得自己是从哪一棵树来的,可是不可以随便说出来哦!如果走进森林里,站在‘自己的树’下,有时会遇见老了之后的自己呢!”
  
  面对喜欢刨根问底的孩子,许多大人,要么一味以“不要胡思乱想”等借口加以打压,要么回答得跟教科书上的标准答案如出一辙,以为科学的答案,便是准确的答案。殊不知,这种答案,往往会压抑孩子身上蓬勃生长的好奇心与想象力。
  
  在我童年时代,淳朴的农村环境,使我受到的教育充满某种古老的诗意。小孩子总爱好奇地问一个普遍的问题:我是从哪里来的?“从地瓜沟里捡到的。”长辈们基本如是回答。这答案给我无尽的想象,各种灰溜溜的地瓜田、金黄的稻田、碧绿的甘蔗林,一时间变得富有灵性与神性起来。
  
  人们曾经批评这种回答问题的方式,认为是敷衍和有意回避,正确的做法是应该给予儿童正面的、科学的解释。且不说儿童是否能理解所谓的“科学的解释”,难道在这个年龄,被灌输一条条准确的科学知识,就是好事吗?不同年龄段的孩子,认识世界的角度不同,需要的“营养”也不同。台湾学者黄武雄教授说,儿童的世界是诗,它没有太多分析性、描述性的语言。大人多以为儿童世界是大人世界的雏形,事实上它们分属不同的向度。当儿童的世界伸向日落的天边、伸向无垠的星空、伸向历史、伸向未来时,大人却局限在灯火通明的摩天大楼里夸耀他眼前高耸光鲜的文明。也许,这就是那些自以为是的成人的可笑之处,他们以为认识了一点点现代知识,就掌握了一把万能钥匙,可以用它打开所有的门,包括生命成长的神秘之门。
  
  生活,需要填饱肚皮的萝卜白菜与治病养生的甘草枸杞,也需要只可养目怡心的夏荷水仙。观照当下纷纷扰扰的教育,缺少的不是实用知识的灌输,而是“无用”诗意的播撒。教育要传播科学,教育也离不开科学的指导,但是,让科学主宰了一切的教育,教育将变得无趣、冰冷、丑陋。过度地膜拜在科学主义的膝下,教育最终将沦为异化人的工具。教育的真正使命,恰恰在于把人导向开放,导向多元与无限,使人发展成完整的人。
  
  祖母的那一席话长久地铭刻在大江健三郎的生命深处。
  
  也许,正是祖母和母亲这些童话般的“荒谬无稽”的教育,给年少的大江健三郎带去种种神秘的快乐以及对未来的幻想,孕育了大江健三郎独特的生命观,最终为他在文学上取得卓越的成就撒下一颗浪漫的种子。
  
  (作者单位:福建省漳州市东山县第一中学)(本版插图:盛凯)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