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读书会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与雷夫相约在暑假
打造一间完美教室靠什么
做教师是否需要天赋
给孩子有益的“棉花糖”
读书会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7月03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做教师是否需要天赋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王晓春 

 

    在过去的1/4世纪里,我几乎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一间教室里。这间教室又小又破。因为有一点点天赋,还有一点幸运,我的工作受到了一些认可,每天我都生活在大家关注的目光里。(《第56号教室的奇迹——让孩子变成爱学习的天使》,自序第11页)

 

    雷夫老师把自己的成绩归因于“努力、天赋、运气”三点,这其中我最感兴趣的是“天赋”一项。我年轻的时候就思考过这个问题,一直没想清楚。当时的流行观点是“党叫干啥就干啥”,不作兴谈什么天赋的。后来,我遇到了顾竟夫老师,他的话给了我很大启发。顾老师是我们地区的数学名师,我是久闻大名,如雷贯耳。20世纪70年代末,老先生在一次培训中发现我儿子有些聪明,竟主动跑到我家来辅导孩子数学(完全是无偿的,我那时也没钱)。我很感动,又乘机向顾老师询问一些教育问题。记得当时顾老师很明确地对我说:“做教师需要天赋。”确实如此。顾老师到了我家,还没进门,就隔着玻璃对我儿子做了一个鬼脸,走进来后爷俩立刻混熟了。这是很多教师一辈子都做不到的。至今想起来,顾先生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我儿子上中学时还写过一篇作文歌颂顾老师。对了,顾先生也是作家刘绍棠的老师。顾老师去世时,我还在报上见过刘绍棠悼念顾老师的文章。顾老师的话坚定了我的一个想法:做教师,也需要天赋。
  
  那么,所谓做教师的天赋,含义是什么?我初步的看法,一个是有孩子缘,见了孩子如鱼得水,一个是特别善于理解孩子的心理,再一个是特别善于用孩子能懂的语言与孩子交流。这些本领,有天赋的成分,有些甚至是学不来的。
  
  我这么一说,肯定会遭到很多人的反对。作为教育者,只要你一谈“先天”,就有“叛徒”的嫌疑,因为教育这件事几乎是专在“后天”做文章的。我其实也不是多么热爱“先天”,只不过我感觉这种东西确实存在,只好承认之。
  
  愚以为,从是否具备做教师的天赋角度,可以把教师分成三类。
  
  第一类,有天赋的教师。你会发现这种人当老师当得很高兴、很洒脱,很少职业倦怠。他们比较容易成为优秀教师,即使当不成优秀教师,也乐在其中。这类教师目前比例不大。
  
  第二类,无天赋,但也无明显障碍。这类教师占大多数,工作很辛苦,很尽责,说不上多么喜欢这个工作,但是经过努力,可以取得成绩,其中有很多人还能成为优秀教师甚至名师。但是可以看得出,学生和他们的关系不是鱼水关系,他们也不大了解学生的心。
  
  第三类,有明显障碍。这种人的个性,其实不适合与孩子打交道。和孩子在一起,他们很累心,孩子也痛苦。打个不大恰当的比方,就好像性格不合的夫妻在维持勉强的婚姻,大家都不自在。这类教师并不少,他们走错门了。
  
  我希望第三类教师逐渐离开教育岗位,他们应该到更适合自己的职业中去实现自我。我还希望以后尽可能把有做教师天赋的人吸引到教师岗位上来。至于第二种人,会永远存在的,比例也不会小。他们是合格的教师,甚至是优秀的教师,但不是天生适合做教师,他们的教育生活质量注定要比第一类教师稍低一些。
  
  (摘编自《第56号教室的玄机——解读雷夫老师的教育艺术》,王晓春著,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