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前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探秘世界领先国内首创的抗艾新药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7月0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探秘世界领先国内首创的抗艾新药
——“阿兹夫定”诞生前后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刘红雨 陈弘毅/文图 

 

    再过几年,一种治疗艾滋病的新药或将广泛应用于临床。这种名为阿兹夫定(Azvudine)的新药是由郑州大学常俊标教授率领团队研制成功的,并于今年4月30日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进入临床试验。阿兹夫定是中国首创的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抗艾滋病新药,在国内独一无二,同时也是河南第一个用于临床试验的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一类新药。
  
  6月22日,记者走进郑州大学副校长常俊标教授的实验室,探访阿兹夫定这一新药诞生的前前后后。
  
  阿兹夫定=更廉价、更高效,世界领先

 

    据介绍,阿兹夫定是一种艾滋病病毒逆转录酶(RT)抑制剂,属世界领先、国内首创的新一代治疗艾滋病药物。阿兹夫定目前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它的活性比已上市的抗艾滋病药物(如3TC等)要好得多,而且毒性也小很多。
  
  在实验室里,记者见到了“阿兹夫定之父”——长期致力于研究开发抗病毒药物合成(乙肝、艾滋病)的常俊标教授。与一些电影里化学家常常蓄着长发、不修边幅,在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复杂仪器中做实验的形象截然相反,常教授衣着整洁,为人低调,态度谦和。
  
  在带领记者参观实验室时,他指着工作台上一排排整齐的瓶瓶罐罐谦虚地说:“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复杂的仪器,化学实验就是在这些简单的瓶瓶罐罐中做的。科研也没有什么神秘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奇思妙想加上找到解决问题的合适方法。”
  
  常俊标一连说了两个简单,但随着了解的深入,记者却在这简单中发现了许许多多的不简单。
  
  据他介绍,目前治疗艾滋病的药物主要存在不能彻底根除体内的艾滋病病毒(HIV)、需要长时间服用并产生耐药性、毒副作用较大和药价过高等不足。采用国外目前最先进的治疗艾滋病药物,每位患者年均治疗费用都在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以上,药价的昂贵使得绝大多数艾滋病患者都无法得到有效治疗。
  
  阿兹夫定与目前临床用的治疗艾滋病药物3TC相比,其药物活性要强1000~2000倍,同时毒性要低很多。而且临床前研究表明,阿兹夫定能更有效地针对变异的HIV发挥阻断作用。在用量方面,治疗艾滋病的药物一般每天需要用100~200毫克,而阿兹夫定每天只需1毫克。
  
  阿兹夫定另一大优势是价格较低廉。因为药品研制成本相比国外较低,阿兹夫定的价格远低于国外进口药物。如果艾滋病患者每年的治疗费用大幅度降低,尤其对于较为贫困的中国艾滋病患者来说,他们就有了一线治愈的曙光。常教授的新药为全球近4000万艾滋病患者送上了一个巨大的福音。
  
  研制初衷=科学家悲天悯人的情怀

 

    “是什么促使您开始研制抗艾滋病新药的?”面对这一“常规问题”,常俊标介绍说,一直以来,艾滋病病毒被称作“史后世纪的瘟疫”,被誉为全世界“头号传染病杀手”。目前,全世界艾滋病感染者累计人数近4000万,已有2000多万艾滋病患者死亡,每年还有200万人走向死亡。在我国,艾滋病患者也在逐年增长。在这个谈“艾”色变的年代,预防和治疗艾滋病已成为我国公共卫生系统需要长期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常俊标和他的团队力图通过自己的努力,为艾滋病的治疗提供一种强有效的药物,使长期受病毒困扰的患者重拾生活的勇气和信心。
  
  “我们从2000年左右就开始了这一课题的研究工作,最初的动因是由于我国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艾滋病,但我国并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抗艾滋病药物,而进口药物又非常昂贵。因此我们决定开发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抗艾滋病新药,并降低药物的使用成本,让普通患者也能用得起。”常俊标说。
  
  目前,常俊标所带领的科研团队共有六七十人。有的在北京,有的在河南,分布在不同机构中,分工也不同。而这个科研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有着相似的追求和情怀。
  
  于文全是天津大学的博士生,之前在美国做研究,去年回国到郑州大学工作。无论是留在国外还是去一线城市,他都会有更高的收入。当问及此事,于文全腼腆地笑笑说,回来是肯定要回来的,毕竟家在国内。至于为什么选择郑大,他严肃地说:“国内一般都是单打独斗,很少有这么一个高水准的科研团队。大公司主要是从谋求利益出发,哪个赚钱做哪个。来学校做科研,可以不着眼短期利益,反而可以为人类造福。”
  
  新药诞生=上千次筛选+上万次实验

 

    “高投入、高收益、高风险、周期长。”谈到新药研制的特点,常俊标这样总结。据他介绍,即便在国外,也要10年左右才能出一种新药,所以全世界每年也只有三四十种新药问世,其中大部分都是西方国家研制的。
  
  为什么新药这么难研制呢?科研团队中的一员、几年前从英国回来的宋传君博士介绍说:“研制一种新药通常要筛选上万种化合物,做几万次实验,才能从中筛选出一种用于新药的化合物,再加上动物实验、临床试验阶段,这个周期一般是10年左右,甚至更长。”
  
  常俊标和他的团队,在10多年时间里,经历了无数个通宵达旦的工作,几乎放弃了所有的节假日,最终才筛选出了阿兹夫定这一活性好、毒性又小的化合物。回想起10多年来在实验室做研究的经历,常教授感慨地说:“我们都很喜欢这项工作,当时做实验的确很痴迷,常常大年三十和初一都是在实验室度过的。”的确,身为一个科研工作者,他深知自己肩负着重任,一刻也不能停息。一路走来,他十分感谢家人所给予的理解和支持。
  
  “除此之外,新药研制过程中的曲折经历实在是太多了,有实验本身方面的,也有经费方面的,还有不同部门研究人员的沟通、协调等方面的。”常俊标挥挥手,仿佛在挥散那些艰辛过往,不愿多谈。
  
  科研=经费+后勤保障

 

    国外研制一种新药,通常要花费上亿美元的研究经费。一般情况下,搞科研首先要解决的是科研经费问题。而常俊标和他的团队此次研制新药仅花费了2000多万元,资金来源于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国家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以及河南省科技攻关项目等资金的资助。
  
  常俊标身为副校长,对行政工作自然要予以充分的重视与时间保证。每周从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时间,他都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学校的行政、管理等工作中,而晚上、周末和节假日时间,则从事科研工作,指导学生。每周六上午,他会召开课题组的组会,让大家汇报自己的研究工作、科研进展,一起讨论、解决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每年的寒暑假是我能够有较集中的时间从事科研工作的黄金时段,除去参加国内外学术会议的时间,我会一直在实验室在第一线从事科研工作。”常俊标说。
  
  目前,阿兹夫定已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进入临床试验,是河南省第一个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一类新药用于临床试验。常教授10多年的辛苦终于喜结硕果:“在经过3期临床试验之后,如果各方面的结果都比较理想的话,阿兹夫定是可以上市的。我们的产品在国内申请专利的同时还申请了世界专利,将来效益应该非常可观,但我们更看重的是能给国家、社会做点贡献,希望如果将来该药上市了,能从根本上改变我国艾滋病患者的治疗现状。”
  
  常俊标透露,目前他和他的团队还在积极从事新型抗艾滋病药物的研发,同时也在研发其他抗病毒以及抗心脑血管等疾病的药物。“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针对这些重大疾病,还能够推出新的活性好、副作用低的候选药物用于临床,为我国新药的自主研发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相关链接——  

 

    由于艾滋病病毒能够较快地变异并且容易产生耐药性,全世界尚未研发出彻底消除艾滋病毒的药物,现有的药物主要是延长艾滋病病人的生命。
  
  艾滋病病毒为RNA病毒,其在患者体内复制的过程为:病毒进攻细胞,通过细胞膜进入细胞,然后在一列酶的作用下发生逆转录(由病毒RNA合成DNA)、转录(DNA合成新的病毒RNA)、翻译(RNA合成蛋白质)、(病毒RNA与蛋白质)组装,生成新的病毒并释放出细胞外,进一步感染其他细胞。
  
  目前的抗艾滋病药物当中很大一类为逆转录酶抑制剂,即抑制由病毒RNA到DNA的合成过程。当病毒使用了药物核苷分子,将其接到新合成的DNA链上时,DNA链的进一步延长就会终止,从而整个病毒复制的过程就会被抑制。目前已有的核苷药物由于其结构较为特殊很容易被病毒识别,一旦被病毒识别后,病毒在复制时就不会再使用这种药物分子,该药物对病毒的抑制作用就会大大降低,即产生了耐药性。而常俊标教授和他的团队设计合成的新药阿兹夫定其结构与天然的核苷分子有很高的相似性,不容易被病毒识别,因此不易产生耐药性。同时,常俊标教授和他的团队通过引入氟、叠氮等官能团增强了化合物在体内的稳定性、提高了其抗病毒活性与生物利用度。

 

密密麻麻的实验用品。

常俊标教授在给记者讲解如何做实验。

于文全博士在萃取分离样品。

杨庆华博士在使用旋转蒸发仪。

在常俊标的科研团队里,研究生每天都会做大量实验。

常俊标教授和他的学生以及部分研究团队成员。

实验室一角。

研究生们在专心地进行实验。

一种全新的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就这样在郑州大学诞生了。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