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又到毕业季
少年强
无为之师
微观人生
迟 到
教育新闻摄影大赛
再见了,我的学生们
不要放弃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7月16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又到毕业季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冯敏生 

 

    七月到了,又到毕业的季节。我看见将要毕业的学子们,一个个青春飞扬,不由使人想起毕业时那难忘的青葱岁月。
  
  我们这群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学生,大都来自偏远深山区,毕业时年龄偏大,大多数是十七八岁。记忆犹新的是,我的音乐老师蔡老师,教我们学唱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毕业歌》。就在我们即将毕业的一天下午音乐课上,只见蔡老师大步流星走上讲台,朗声说道:“同学们,你们即将毕业,今天老师为你们上最后一节音乐课,我教大家学唱《毕业歌》,也算是老师送给你们的毕业礼物!”
  
  记得蔡老师讲到,这首歌再现了“九·一八”事变后,中国青年学生坎坷的生活道路,曾激励许多爱国青年走上抗日救亡战场。当时,教室里格外宁静。在以前,我们班的音乐课,课堂总是乱糟糟的,有的交头接耳,有的读课外书,还有的在做作业。那其中,也包括我自己。我平时对音乐课总不感兴趣,尤其对五线谱那些蝌蚪似的乐谱符号感到厌烦至极。奇怪,这节音乐课,我和同学们都听得很认真,教室里静悄悄的。
  
  蔡老师讲完《毕业歌》的创作背景之后,就带领同学们练习唱这首歌。大家情绪十分振奋,纷纷扯起嗓子引吭高歌:“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年年国土的沦丧!……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弦歌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我毕业已经20多年了,但《毕业歌》那激越昂扬的旋律,至今仍不时地在我耳边回响。
  
  我的同桌红,是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她全家是城市户口,父母都在镇上工作。她在我们班家庭条件相当优越,是我们班唯一穿白色连衣裙的女生,曾担任过我们班的学习委员。我与红在上初一、初二时是同桌。记得在当时,我们学校流行一种不良风气,男女生在一起不能说话交谈,如若说话,就会被同学们当作讽刺挖苦的笑柄。我与红虽然是同桌,但也不能在同学们面前大胆说话。如果遇到我俩值日,或有其他的事情,只能点头、打手势,或者写字条。上初二时,我与红有时趁同学们不注意偶尔说上一两句话。直到初三下半期我们快要毕业了,班内男女同学才可以公开说话,我与红才敢在一起大胆谈话交流。
  
  在当时,我的作文写得好,老师经常在班上把我的作文当作范文读给同学们听。每当老师在向大家读我的作文时,红总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那一刻我的心美滋滋的。红也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在那时,我家庭困难,生活很拮据,红有时趁同学不注意,在我的桌兜里放些烧饼、饼干,或者放一些饭票之类的东西。我如果写字条拒绝她,她就板着一副冷脸孔故意不理睬我。就在我们毕业前的一天傍晚,红送我一个红色塑料皮日记本,里面还夹着她的一张照片。我也赠送给她我在参加全市作文比赛时,学校奖励给我的一本作文选,并在扉页上郑重写下:“祝你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做生活的强者!”毕业后,我们班的同学纷纷走向四面八方,我与红至少有十多年没有见面。
  
  后来,我在镇里当上了一名“孩子王”,红在市里一家银行工作。这些年来,我仍笔耕不辍,许多文字纷纷见诸报端。有一次在市里一位同学儿子的婚宴上,恰好也遇见了红。据一位同学讲,红每当从报刊上发现有我发表的文章,就剪贴下来,制成剪贴本,当作宝贝似的珍藏起来。那位同学曾经亲眼看见,红收藏的有关我文章的剪贴本有厚厚几本。
  
  是啊,年年岁岁人不同,但岁岁年年情相似。就在这个毕业季,我非常怀念我们的青春时光,我非常想念我的1984届二班的同学们,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也许他们在一天天变老,但在我的记忆中,他们永远是当时那青春的模样。
  
  (作者单位:灵宝市朱阳镇中心学校)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