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希望,在菌棚中升腾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7月23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希望,在菌棚中升腾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赵鑫 通讯员 黄炎军/文图

 

    大学毕业后,来到这所学校已经35年了,年过五旬的王德芝从没想过要离开。王德芝说,尽管校名由当初的信阳农业专科学校改为信阳农林学院,但校名中的“农”字始终没有变,她研究食用菌的痴心也没有变。如今她能做的,就是在教室里、实验室里、菌棚里播撒希望、经营希望、收获希望。

 

  放假前,带学生深入山区实训

 

    “快放暑假了,要采访王德芝,你得快点来。平时除了上课,她不是泡在实验室,就是在实训基地或菌农的大棚里。要是放了假,王教授还有‘科技下乡’的任务,要找她恐怕更难了。”6月14日,记者在预约采访王德芝时,信阳农林学院宣传部的老师这样说。
  
  6月18日上午,记者赶到信阳农林学院,在实验室里找到了王德芝。听说王老师要带食用菌协会的学生到实训基地,记者便想跟着去看看。
  
  高速路,乡间路,一路辗转,40分钟后,王德芝带着5名学生和记者来到了罗山县灵山镇莲塘村。
  
  再往里走,山太陡,路太狭。“看来我们只有徒步进山了。”王德芝笑着说,“不过这么热的天,得考验一下我们的身体素质了。”
  
  山间溪水潺潺,林间鸟儿鸣。这里真是一处人间难得的好风景。
  
  “我们的实训基地有好几处。来这里早在计划之中,这里是离市区最近的一处。”随行的学生卢文举告诉记者,“快放假了,王教授早就计划带我们来这里,好让我们在离校前再熟悉一遍香菇的栽培流程和关键技术。”
  
  越往里边走,山路越是崎岖难行。不大一会儿,两名女孩子已经迈不开步子了。可王德芝依然步伐轻盈,只是稍稍出了些汗。“我们能和王教授比吗?这条路她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了,早已锻炼出来了。”同行的女学生说。
  
  一个小时后,大家来到了一处农家小院。一位年轻小伙子迎了出来,热情地打好洗脸水,招呼大家坐下来休息。这位小伙子叫门海程,是王德芝的学生,也是食用菌协会的会员,今年毕业,4个月前来到实训基地实习,在这里主要负责技术。
  
  记者注意到,这里6间平房呈U字状分布,右首是办公室,对面是厨房,左首的屋子里整齐地码放着菌袋。“为什么大老远把基地建在这里?”记者不解地问。“这些房屋是灵山景区开发时的工程用房子,工程结束后废弃了。我们在这里设基地,主要是搞返季节香菇栽培试验。”门海程说,“选这里做基地,是因为这里环境好、生态比较稳定、污染少,有利于我们生产无公害食用菌。”“这里比山外边海拔高了不到500米,温度却比外边低了3℃,有利于菌种接种。”王德芝补充道。
  
  “目前基地香菇生产的经济效益怎么样?”记者关切地问。“基地目前有菌袋2万袋,如果顺利,三四个月后每袋可生产成品菇4斤左右,就依目前灵山镇市价每市斤七八元算……”门海程给记者粗略地算了一笔账,“除去原材料、人工等费用,利润有三到四成吧。”
  
  洗去脸上的汗渍,稍事休息后,王德芝马上带领学生钻进菌棚,指导学生查看香菇的接种、转色情况,同时她还亲自示范操作用油桶制成的简易常压力灭菌灶,讲解技术要领。不知不觉间两个小时过去了,汗水已浸透了大家的衣衫。可在闷热的菌棚中,王德芝好像在欣赏家藏的珍品一样,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直到山下的司机几次电话催促,王德芝才不舍地离开了菌棚。
  
  食用菌协会在学校最火

 

    “我很幸运来到信阳农林学院,跟王教授学习食用菌技术。同时,我也很幸运参加王教授创办的食用菌协会,增长了组织才干。”门海程回忆在学校学习的经历时,一连用了两个“幸运”。
  
  据门海程介绍,早在1997年,王德芝就利用课余时间开拓第二课堂,在学校创办了食用菌协会,一直坚持利用双休日和寒暑假为会员义务授课,向同学们传授食用菌制种、栽培、产品加工等实用技术。
  
  和门海程一样,与记者同行的5名学生都是学校食用菌协会的成员。他们来自不同的班级。
  
  “食用菌协会自成立以来不断发展壮大,最近几年在校会员一直稳定在200人左右。”说起协会,食用菌协会会长赵银龙一脸的自豪,“协会目前已成为全校最大、最火的协会,曾被评为河南省教育系统优秀社团,还多次获得校级五星级优秀社团。”
  
  “我创办协会的目的,就是想让学生系统学习掌握食用菌的制种、栽培、加工、营销等技能,拓宽知识面,提高动手能力,为以后就业、创业打下坚实基础。”王德芝说,“协会目前的发展让我很欣慰。不少会员走上社会后,都成了食用菌生产方面的行家里手。”
  
  王德芝不仅关心学生学习,还关心学生的就业。有许多学生在她的帮助下顺利就业,找到了自己如意的工作。去年7月,学生陈顺东刚毕业就被潢川九龙农业科技开发公司录用了,专门从事珍稀菌杏鲍菇工厂化生产。张国彪、钟炫通、郭云威、宋世朝、王学春、梁栋、田战辉等学生分别被北京、上海、山东、陕西、海南等地的食用菌大公司聘为技术骨干。
  
  “网上称今年是史上最难就业的一年,其实就业真的很难吗?我的感觉是,只要有真才实学,就业就不难。农村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食用菌栽培原料,如棉籽壳、秸秆、木屑、麸皮等。我们大多来自农村,回乡发展食用菌大有可为。”门海程信心十足地说。他介绍道:中国已成为世界上食用菌生产大国和出口大国,年生产量达到1000万吨,占世界总产量的70%。未来居民的饮食发展潮流是一荤一素一菌,这就是说未来食用菌的需求量会越来越大,市场前景也会越来越广阔。这给我们的就业、创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手机号成了菌农们的热线

 

    在豫南,王德芝是知名度很高的食用菌专家。有人曾做过这样一个估算,在豫南有一半菌农选用王德芝培育的菌种。也就是说,当地菌农每生产两斤食用菌,其中有一斤是王德芝培育的菌种生产的。
  
  王德芝传授食用菌技术,热心“三农”远近闻名。不少菌农在生产中遇到技术难题,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王德芝。
  
  在王德芝的办公室,电话响个不停,记者的采访多次因此而中断。王德芝告诉记者,这都是菌农打给她的咨询电话。
  
  “王老师的手机可值钱,都成热线电话了,打进来的大多是菌农的咨询电话,她每次都耐心解答。只有在上课或做实验时她才关机。”食用菌协会副会长张金金告诉记者,“去年3月,山东潍坊、淄博有些菌农的金针菇染病腐烂,通过熟人找到了王老师。王老师根据发来的病菇图片找到染病原因。菌农根据王老师提供的方法,很快遏制住了金针菇染病腐烂的态势,挽回了不少经济损失。”
  
  目前,王德芝又在豫南地区推广代料黑木耳地栽技术、板栗苞代料栽培食用菌技术;去年她在信阳谭家河乡推广豫南地区代料黑木耳地栽技术已获得成功并夺取高产;她指导农民利用板栗废料栽培白灵菇、杏鲍菇、猴头菇、茶薪菇、蟹味菇等食用菌的技术通过河南省科技成果鉴定,经过近几年的推广已产生了显著的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
  
  如今,王德芝担任多家食用菌合作社的技术顾问,技术指导辐射到息县、罗山、商城等地,并被西平、鲁山、灵宝等地聘为技术指导顾问。她的足迹遍布信阳市浉河区及平桥区五里店乡、游河乡、五星乡、吴家店乡、南湾乡、兰店乡、谭家河乡等地;远至西平、民权、镇平等地进行技术培训或指导。她还多次深入食用菌栽培户,免费发放培训资料,进行技术指导,帮助农民解决实际生产中遇到的技术难题。
  
  有人说,凭王德芝掌握的技术,自己成立个食用菌育种公司,早就成了大富翁了。可王德芝却淡然地说:“作为农业院校的教师,就要发挥自己的技术优势,积极开展科技服务,帮助学生成才,帮助农民致富解决难题,这是我的本分。”

灵芝盆景栽培制作,市场前景非常看好。

王德芝在向学生讲授经济价值极高的蛹虫草的栽培技术。

大棚中,王德芝像是在欣赏家藏的珍品。

 下乡指导春栽香菇越夏管理。(此图由信阳农林学院提供)

 冒着寒风,王德芝下乡指导农户大田栽培黑木耳。(此图由信阳农林学院提供)

在科技支农这条路上,王德芝带着学生一走就是十几年。

大棚中,王德芝仿佛置身于香菇的丛林中。

指导学生观察香菇转色情况。

只要按规范操作,这种简易常压力灭菌灶,并不比专业的锅炉差。

 

  记者手记:


  在实训基地的大棚中,手持相机拍照的记者一圈走下来,早已汗流浃背,汗水也模糊了眼睛。可年过五旬的王德芝却津津有味地看着菌袋,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在这种高温下工作,她已经习惯了。王德芝着实不易。
  
  “在我这里的不容易多了,学生的学业、菌农的生产、学生毕业后创业相对容易了。”王德芝说,“用我的不容易换来这么多人的容易,值!”
  
  “都说今年大学生就业难,这句话不准确。准确地说,应该是看似体面的大城市的好工作难找。其实,好工作就应该是具有发展前景的工作。”采访中,记者对王德芝的这句话印象特别深刻。
  
  而王德芝的学生门海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解释了什么是好工作:农业院校的毕业生,就应该扎根基层、服务三农,在农村的广阔天地中实现自己的抱负。只要有真才实学,就业一点也不难。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