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读书会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寻找自己应有的那份“图像”
“为了人”的教育
不能对教育失望
走出忙和累的误区,做智慧教师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7月2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为了人”的教育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美国哲学家努斯鲍姆在《告别功利——人文教育忧思录》(新华出版社出版)中指出了这样的一个现实:当今大多数国家的教育过于追求功利的目标,将教育视为实现利益目标的工具,“大多数学生自幼受到的教育都使他们认为:找个好工作是教育的首要目的”。这种将眼睛盯在利益和效率上的教育,正日渐给世界带来巨大的危机。身处这样的教育现实中,我们必须弄清楚这样一个迫切需要弄清楚的问题: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这个问题如果不弄清楚的话,我们当下所做的一切努力也就意义不大。
  
  努斯鲍姆十分推崇泰戈尔在《人的宗教》中关于人文教育的论述:“人类只有培养更具包容性的同情能力,才能进步,而这种能力只有依靠一种教育才能得到培养,那种教育重视综合学习,重视艺术,重视苏格拉底式的自我批判。”让她痛心的是,在泰戈尔的故国印度“人文学科的内容正在衰落……死记硬背的教学方法在印度已成了主宰……忽视通过提问质疑、审核证据和想象地表达来增强学生的能力……”。她说:“如果想到死记硬背的教学方法在印度的殖民地时代就是主宰,我们就更容易理解这种结果了。”
  
  读到这样的文字,我思考的是,同为文明古国的中国,教育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面对当今教育普遍存在的人文性缺失的现实,努斯鲍姆呼吁:“世界上的学校、学院和大学便有了一项重要而紧迫的任务:培养学生的一种能力,那就是能将自己看作由多元文化构成的国家(一切现代国家都是如此)的成员,进一步地说,能将自己看作由多元文化构成的世界的成员,且能大致地了解世界上各种人群的历史与特点。”要明白,“教育能培养从事各种职业的人员,重要的是,教育能培养出使自己的生活有意义的人”。
  
  在努斯鲍姆看来,“教育是为了人”,是为了让人变得相互尊重与民主平等,是为了培养有智慧的世界公民。然而,“学生拿起书本,却毫无求知渴望,毫无警醒之心,毫无质疑态度,这会造成一种可悲的普遍结果:对书本的可怜依赖削弱、损坏了思想和探询的活力。这种顺从态度,不但对人生极为不利,更是对民主的致命威胁,因为没有警醒的、积极主动的公民,民主制度就不能生存”。
  
  努斯鲍姆认为,儿童不应一味地听讲,而应始终做到:“理解事物,思考事物,提出疑问。这样的教育至少应培养三种能力:第一,批判性地检讨自己、检讨自己所在传统的能力;第二,接纳并关心他人的能力;第三,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想象力。”
  
  努斯鲍姆特别强调这样的教育:“必须从人文学科的、批判思维的角度,结合宗教研究和正义理论的研究,去教授世界历史和经济学知识,才能使它们发挥最起码的作用。”
  
  要实现“为了人”的教育,我们必须“将中小学教室变成实践苏格拉底教育思想的课堂”,让教育和教学成为对话的过程,成为启发心灵和思想的过程,成为一种自我实现的过程。
  
  这样的教育不是提供一种既定的、权威性的标准看法,而是通过有序论证的方式,给人们以挑战,进而帮助个人实现自主、有序、深入的分析与反省,以此构建个体健全的人格,培育出更多的有反思精神的人。这个过程在于“加强个人责任感,加强将他人看作明确个体的倾向,使人更愿意发出批评的声音”。
  
  这样的教育“也许不能造就坚决反对一切操纵的人,但能造就一种社会文化,它本身就是一种强有力的、主导的‘情境’,它能加强一些心理倾向,它反对诬蔑和主宰他人”。
  
  然而,当我们面对教育现实时,不得不思考这样的问题:“苏格拉底教育思想的课堂”离我们究竟有多远呢?
  
  目标走偏的教育已经导致学生所学课程范围相对狭窄,自我培养的意识相对淡薄,人文和艺术教育所追求的那样高贵的理想与境界已显得苍白无力了。
  
  (作者系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二甲中学校长)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