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新关注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我的中国梦 最美在校园”教育新闻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从“坐中学”到“做中学” “错中学”
  办今天的教育还是未来的教育
热议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7月3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从“坐中学”到“做中学” “错中学”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编者按:前不久,“全国现代学校教育发展联合会第二届辩课活动暨校长论坛”在栾川县潭头镇交通希望小学举行。该校在国家级课题“适合教育”的理念下,开展了“快乐星期三”实践活动,即每周三下午学校只上一节文化课,其余时间全校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特长选取自己的活动课程。截至目前,学校共开设了32项校本课程,内容涉及戏曲、舞蹈、书法、武术、琴法、手工、绘画、表演、经典诵读、趣味英语、篮球、乒乓球、棋艺、鼓号、园艺、十字绣、国画等。此外,为了引导农村学校爱上阅读,邵新锋校长带领全校老师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编撰了一套体裁多样的校本教材《天添悦读》,并且学校每周四、周五还专门开设阅读课,将校本教材和语文教科书配合使用,把文本还原为生活,让学生获得知识、分享智慧、丰富思维。
  
  在这次会议上,结合栾川县潭头镇交通希望小学的实践,围绕着“特色学校的成长之路”这一话题,本报特约请台北教育大学的张世宗教授和山东省泰安市附属中学的孙明霞老师谈一谈自己的看法和见解。

    张世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教育博士、艺术硕士,纽约普列特设计学院建筑硕士。曾任台北教育大学造型设计系系主任、玩具与游戏设计研究所所长,现为该校艺术与造型设计系教授。

  ★ 教育必须改变,必須把“背不动的书包”换成“能带走的能力”。
  
  ★ 对成人而言,玩与工作、学习是分开的,甚至是对立的;而对孩子而言,玩就是工作与学习。

 

 

□ 张世宗 

 

    “请告诉我,现在该走哪条路?” 爱丽丝问道。
  
  “这要看你的目的在哪里。” 猫回答。
  
  这是《爱丽丝漫游仙境》里面的对白。许多老师努力地教学,却很少反思过教育的目的在哪里,即给学生的是“知识”“能力”还是“信念” (Know-Why)。
  
  目前学校教育的一个问题是“应试教学”。有人统计过,一个人出生后从第一次入学到离开学校走入社会,一生要经历的各种考试有上万次,而几乎所有的考试都有所谓的“标准答案”。但出了校门后,面对社会上的种种问题,哪一个有标准答案?因为“标准答案”的影响,如用“先……再……”造句,有儿童写出了“先生,你好,再见”的句子,想法很特別,但肯定不得分。于是,学生慢慢形成了很多考试后遗症和“应试潜规则”:“你不该写你认为对的答案,你该写你认为老师会认为对的答案。”然而,出了校门后,面对没有“标准答案”的社会怎么办?这可就不是目前学校教育的功能和意义了。
  
  新世纪,学校不再是获取知识的主要殿堂,网络信息丰沛易得,加上“少子化”的人口发展趋势,带来了学校教育之功能和市场的双重萎缩。数字媒体网络市场的兴起,给我们的教育也带来了严峻挑战——因为没有生活经验,学生的学习脱离生活;因为学习是被动的,学生缺乏自主的学习动机;因为应试教育的评价制度,学生的学习变成有知识无能力的学习;因为教育制度僵化等,导致教育资源分配不公……随着时代飞速发展与信息时代的到来,教师有了学历就“一劳永逸”的时代已经结束,必须具有“永续成长”的能力……所以,教育必须改变,必须把“背不动的书包”换成“能带走的能力”。这就要求教师从教学执教者转变为教育的研究者(通过行动研究,创造性地教学)、教学的设计者(建设特色化课程)、教材的开发者(教材的“本地化”处理)、学生学习的促进者(让学生由被动学习变成主动学习,成为“乐学”者);这就要求教育必须从“封闭”走向“开放”,开放学习途径,开放学习经验,开放学习资源,开放学习内容,开放学习空间,开放学习时间,开放学习成果,开放学习评价……相对于学校和网络二者提供的视听信息、虚拟间接之学习经验,“玩”(或“游戏”)是一种主动性、多感官的学习体验。这是一种结合提升个人能力成长的“教育”和内在主动力驱使的“娱乐”两大功能,达成自我主动学习的“乐育”(Edutainment)新理念。于是,“有目的的玩”(Play with purpose)和“有意义的玩” (Meaningful play)是当今乐育学习功能和主动学习策略发展的新走向,也是我们要着力去达成的新目标。
  
  我很高兴地看到,在应试教育大环境下,邵新锋校长和他的同事们做了那么多的探索。每周拿出一个下午的时间让孩子们“玩”,让儿童在体验中学习,这是促进儿童生命成长的教育。
  
  自成人的角度视之,自古有“勤有功,嬉无益”(学排斥玩)的看法,在“玩物丧志”的价值观下,“玩”常被认为是影响学生学习的罪恶行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中,“玩”只是一种消遣、娱乐或工作之余的调剂活动,那不是学习。还有人认为:真正有效的学习是能说出、写出或透过“纸笔测验”重述出学过记住的信息。但事实上,这只是“坐中学”,学生是被动地坐在讲台下受教的学习者。然而,真正的知识是个体将具体经验内化后,自我重新建构而得的。古谚“我听,我忘记了;我看,我知道了;我做,我了解了”说的正是此道理。所以,我主张除了“坐中学”,还需要“做中学”“玩中学”甚至“错中学”,因为“玩”在人类行为与身心发展上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儿童阶段的生活中,玩占有极高的频率及极长的时段。
  
  值得注意的是——儿童对“玩”的态度与成人会有一些根本上的差异。对成人而言,玩与工作、学习是分开的,甚至是对立的;而对孩子而言,玩就是工作与学习。透过生活中实际的活动“玩”,孩子们可以从和外界接触、互动而得的多感官经验中,自行吸收、自我建构、主动学习。借着“玩”,孩子们获得了“知识”和“能力”;借着“玩”,孩子们也将自己本身已有的心像与动力投射到外界环境,并且创造出不同形式的“作品”——这也就是“做中学”教育的真义。
  
  我希望更多学校,都能去探索、尝试让学生“做中学”“玩中学”,因为玩或游戏都可以是有效的主动学习和非正式学习的手段,这对于现今逐渐被重视的“终身教育”,以及“全人教育”等理想的实现具有更深远的意义。由此,笔者认为将“玩物丧志”改成“玩物尚智”的时机已经来临。学校要让学生在“玩”和“做”中,乃至在“错误”中乐学,把“背不动的书包”换成“能带走的能力”。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