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成长力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避免中小学讲授教学的危害(下)
还是先谈“有效”为宜
课堂上不妨前后照应
“我自己在看”
也说教师“现场学习力”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7月3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自己在看”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王木春 

 

    学年终,学校分配给行政组一个县师德标兵的名额,我首推德育处干事L老师。L老师年逾50岁,长年默默从事行政事务。与他同处一室5年,我几次推荐他参评优秀,均被其拒绝。但这回,我是铁了心。因为今年德育处接受的上级检查特别多,他非常辛苦;也因为我即将告别行政职务,想利用“最后的权力”了却一桩心愿。他似乎有所预感,特意打来电话,申明不愿意被推荐,希望将名额让给其他人。我假装答应,待到集体研究时,“违心”地推荐了他。
  
  木已成舟,L老师只好填写表格。我看他在“个人表现”一栏里写的尽是德育处集体如何如何,不谈及自己。问他怎么不写自己的情况,他说:“一个人,自说自好顶什么用?众人评价他好,才是真正的好。”我说表格里的“个人表现”何必写得那么认真,没人会看的。他答道:“我自己在看啊,还有,天在看。”我顿时肃然。
  
  我忆起一位去世多年的退休教师孙老师。在尚未普及电脑的20世纪八九十年代,学校几乎全部的行政档案以及大部分学生练习和试卷,都是由孙老师一人在钢板上一笔一画刻写的。他一生刻写了多少张蜡纸,用坏多少铁笔、钢板,无人统计。他常孤身一人日夜伏案,写啊写啊。孙老师退休后,还一度被学校返聘。最后离开学校时,已年近80岁。也许,他这一生从未获得一个县级以上的荣誉。
  
  在孙老师搬离简陋的宿舍后,有一次我偶然走进那间屋子,里面废纸成堆。我转身出门,抬头猛然见门边墙上贴一小块白纸,上面工工整整写着两个毛笔字:“慎独。”在字条前,我伫立良久,内心涌起无尽的感慨。孙老师回老家后,没几年便无疾而终。今天,他住过的旧楼早被夷为平地,植上的树木已成荫,他刻写的文档、考卷与练习卷已灰飞烟灭,而记住他的教师也越来越少了。我保留着他刻写的几张学生成绩总表,那些渐次模糊的手写字体,似乎向我诉说着什么。而“慎独”二字,近年来则愈加频繁地跳动在我的脑海里。
  
  世易时移,曾几何时,原本清静的校园沉沦为喧嚣的竞技场。我不止一次目睹有人为谋求芝麻般大小的职务而明争暗斗,乃至撕破温情面纱,破口谩骂。有的人,为争得某项荣誉,不惜诽谤他人落井下石。更不用说,为了博取“成绩”,有人铤而走险,暗中指使学生作弊。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人性中的种种阴暗与卑劣,在校园里一再赤裸裸地上演。
  
  不过,我没资格去蔑视“这些人和事”。朋霍费尔说:“我们所轻蔑的别人身上的缺点,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常常也是我们自己的缺点。”我得坦白,从教20年来,我的屁股也不比某些人干净多少。对教育,我曾怀着那么多的功利企图,做过不少明知错误却为了私利(自己的、公家的,但归根到底都是为自己的)而伤害学生的事。有一段日子,大概四五年前,我有过醒悟,曾滋生过逃离教育的念头。“再也不能这样生活下去了!”就像契诃夫笔下的那位兽医伊凡·伊凡内奇说的,我的心一次次发出绝叫。可是,逃往哪里呢?多年的教师生涯,我的“双翅”变得软塌塌,手无缚鸡之力,脑无经商之智,我拿什么做稻粱谋呢?
  
  我不想把自己的错与罪推给“恶的环境”。迄今,我还没勇气去评价自己当年这些可笑可鄙的行径,但我也不会永远隐瞒它们,因为我自己在看,天在看。过20年,或许30年,当我彻底老了,老得忘记了怯懦,我将傍着夕阳余晖,细数往事,忏悔人生。
  
  我终于懂得了,教育是一种讲究良心、不容亵渎的职业。当我的行为背离良知,获得的一定是双倍的“惩罚”。当然,我无意扮演道德上的完人、圣徒。我只希望,能像L老师和孙老师那样,努力做一个“我自己在看”的人,做一个“慎独”的人,做一个精神干净明亮的人。这样,一颗心才能在暗夜里免于自我折磨,灵魂才能因有所救赎而安宁。
  
  (作者单位:福建省漳州市东山县第一中学)(本版插图:盛凯)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