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成长力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三次备课三种负责
教育叙事为谁而写
谁偷走了我们的幸福
但愿成为她的老师
  “发展人”是学校教育的核心
做顺应学生天性的教育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8月1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但愿成为她的老师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王木春 

 

    教书近20年,总有些人和事让我惦记。
  
  比如,第一次如此念念不忘一个未曾谋面的孩子。她不认识我,可我早“认识”了她——一遍遍地,从我女儿的口中得知。今年,女孩即将升高中,刚巧我任教这个年级,但愿我有幸做她的语文老师。
  
  她叫小珍(化名),很大众化的名字,与女儿同校、同年级而不同班。有一次评讲试题,学科老师在女儿的班上(快班)讲解几道高难度题目,在小珍的班级(慢班)却不敢多讲,担心学生理解不了。小珍知道了,放学后一直追着女儿不放,非要了解这些题目的解法不可。从此女儿“狠狠”地认识了她——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关于小珍的故事,同时暗自感叹:这样主动求学的学生越来越少了。
  
  半月前某个傍晚,我们父女在学校操场慢跑。女儿告诉我刚才她又碰见小珍了,两人在操场散步,聊了半个多小时呢。我突然对这女孩好奇起来,便斗胆打听她们谈话的内容。女儿慷慨相告。
  
  她们互报各自中考分数后,小珍告诉女儿,她暑假已经在县城某书店打工了,周一至周五,工作时间从早上10点到晚上9点。中午休息一小时。具体工作是看店、整理书籍。干了一阶段后,小珍打算每周安排一下午去补习数学、英语,书店老板同意将这两个时间段调整到周六。这样,小珍几乎没有空闲时间了。
  
  我说,那个老板真是个好人,小珍也很能吃苦。我又问女儿:“小珍为什么要去书店打工?”女儿说,她需要钱,一个月可赚700元,小珍都计划好这笔钱的开支了——200元买MP3,200元买自行车,300元缴学费。“小珍家穷吗?”我问。“小珍没有父母,爸爸去世了,妈妈改嫁,她从小跟姑姑生活在一起。”女儿回答。
  
  我嘘唏不已,为这懂事而不幸的孩子。女儿见我这么感兴趣,又继续“汇报”。后来她们谈起各自的将来,小珍说,她喜欢当教师(小珍平时在班级里,就经常帮助其他学习差的同学补功课)。女儿则说自己一心做香港大学梦,希望读经济学。小珍说,她最大的理想是去台湾念大学。女儿问,为什么一定要到台湾?小珍说,因为妈妈改嫁到台湾了。女儿问,你认得你妈妈吗?小珍说,不认识。
  
  女儿毫无平仄地叙述着,宛然讲着一个遥远的故事。我却瞬间被击中似的:“太感动人了!”我不由喊出来。女儿有点不解。
  
  我说:“小珍去台湾,却不认识妈妈,有可能找到妈妈吗?当然通过某种路径也许能找到妈妈,但是,按照小珍的现状,有机会去台湾上大学吗?太难了。毕竟只有凤毛麟角的大陆学生可以到台湾去啊。现实与理想的差距这么巨大,这不令人难过吗?”——我一口气讲了很多。本来我还想说,即使见了面,妈妈未必愿意认她,因为我觉得这里面很复杂。但我还是忍住不提,何必把事情预想得那么灰暗呢?
  
  女儿陷入沉默。莫非她也隐约发现小珍梦想背后的某种凄凉,并且这凄凉,竟然发生在自己熟悉的同学身上?
  
  夕阳收回它最后的光线。我们父女在渐渐黯淡的操场漫步着。草坪上,几对父母带着孩子在打球或嬉戏。我不时侧过脸看看身旁的女儿。与此同时,小珍的面容却在暮色中一点点明亮起来。我没见过小珍,但我又分明见过。我还看到此时的她,正站在高高的书架下,踮起脚尖、举手把一本本书插好……我向来不认为学校是块净土,也不认为社会上的所有“坏人”,都是进了社会大染缸后才被染黑的。但像小珍这样,年少懂事又自强不息的学生实在不多见。只是人们早已熟视无睹,或者视为一种理所当然而已。
  
  可是,对小珍,我却涌动着一股说不尽的爱怜和欢喜。我对女儿说:“要是新学期小珍能到我的班级就好了。”“应该会吧。”女儿道,随即不忘趁机拿我开涮,“不过,老爸,不知人家小珍愿不愿意呢。”
  
  “当然了,强扭的瓜不甜……再说,还看学校怎么编班……但我依然祈祷小珍能成为我的学生。我喜欢这样的学生。”我说,怀着向往。
  
  (作者单位:福建省漳州市东山县第一中学)编后:《木春有话说》栏目至本期全部刊发完毕,从中您看到了怎样的一位教师和他怎样的教育情怀?请您来信告诉我们,与更多的教师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